雪落几分,曾经的痕迹已经被埋藏于冰冷之后。一个故事,就从这里开始。

月悬高空,无限明亮却不及太阳。在阴冷的月光下,他的影子拖得格外的长。每一步,那踏在雪上的声音,在这个寂静的夜里,无限的清脆。每一脚都深入小腿,可他,也只能不断坚持前行。毕竟苍冷的世界,会化作鞭子,不断的鞭笞,直到让他没有选择。他闭上双眼,曾经的温暖在此刻是那么熟悉,不过可惜,往事如烟,不过而已。睁开双眼,看着一片在黑夜中也充满白色的世界,只有苦笑。他想大声的呐喊,却发现喉咙似乎被人掐住一般,发不出任何声响。放弃了这个念头,他的心中浮现起过往事。那云烟聚起,只为还原曾经那一抹温馨,那一点......传奇。

大好山河 梦幻辰风.png

他是传说的龙族后裔,却已经国破家亡。铁骑征服了大陆,也灭了他曾经的和现在的国家。小皇帝和他的大臣在那处山崖跳海,十万百姓跟随。他羡慕,他流泪,他守护的龙脉在那一刻崩塌,他知道在那之后龙脉的传承更加的艰难。

某山崖 梦幻辰风.png

铁骑的追兵或许还在后方,或许已经放弃追寻他。他怀中还怀揣着一块紫金色的玉玺,以及若隐若现的龙脉。那传说中守护这个民族的龙脉,他不能让它断绝。他承诺过,对着那个九岁的小皇帝他说,他会把这个龙脉保存,并且传承下去。在那一刻,他使用了龙族族人在这个世界唯一能做的化龙秘籍,一刻之间,他到了西域。其实,他在化成金龙的那一刻,他很想去消灭铁骑,但是他不能,规则的约束让他愤怒,龙族不扰人间的规矩让他只能带着希望远遁到了西域。而他的目的,是到龙首昆仑处。在那里,是龙脉的开始。长江与黄河,是否起源于这里?

“今天,是那事之后的整整一周年。这一年里,痛苦无限次的袭上我的心头。如果重来,我就算被抹去,我也想改变这段历史。然而,没有重来。”他低声的,自言自语的说完这句话。抬起头,向着前方飘渺的地方看去,只发现,自己的泪水,已经滴在了雪面上。

寒风如刀割,不见痕来只见血,刀刀心头入梦里,无限悔意!

恨难力挽天倾,恨天阙。却只有怨不得。

此时,他想起了那人。此时,她也许在那昆仑之巅吧。她,一个美丽的倾城绝世美人,是他的红颜,在国灭的最后一刻,那把剑,那一把被她从地上捡起的剑,被她自己,划过了她自己的脖颈。她说:“国破安能苟且?且同天而去。”

恨天地,恨难挽天,恨红颜碎。

于是,在他用了化龙秘籍之后,他的心,也死了。曾经点滴在心头彷徨而过,到头来,却是一场空。“曾经鬓角私语,花前月下,说着生死相随,如今却是你先去,我,待我完成这个民族的希望,就去找你。不要害怕......”他笑了笑,弧形出现在他的嘴角,一闪而过。

他知道,同时已经预见到了,在无限遥远的未来,在那一场战役中,无数的精英阶层已经跳入大海。之后的世界,奸猾慢慢成了明哲保身的主流。不管那么遥远的未来,我只做好这件事,能传承下去,一切都好。

他不知道,这一切或将传承下来了,但是,却不是全部。

昆仑山上,寒雪入骨,当他放下龙脉,将这传承下去之时,他大笑着,在喊出几句话之后,他的身体化作尘埃。泪水,血液,在最后,绽放了美丽。罂粟一样的美丽,完整而不是全部。

而这个世界,依然回荡着他的那句:

不负寒雪冷情,却难见你笑靥如花。

本文说明

这个故事,随心而写。在不完整的时候,就已经慢慢完整。点到为止。

姜辰

2016.01.23

A·shadows 姜辰 (QQ:79229399)

全文完 [ 喜欢本文,打赏作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