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幻境

分类名称: 小说幻境别名: NOVEL

一篇篇来自心灵的小说,慢慢的汇聚到了这里。我们的小说,我们的故事,欢迎您的到来。

领导家的孩子

作者: 慕 若 曦分类: 小说幻境 20210905
领导家的孩子 领导家的孩子最近有些焦虑。 要说是别的原因,或许还有个解决方法,但掉头发这件事儿,倒还真的不好办。 赶忙找了个理发师来咨询一下专业人士的意见,理发师看了看说:脱发问题不大,我看你挺面熟,你是不是以前来过我店里? 领导家的孩子摇了摇头,以前都是在家洗头,还有段时间干脆自己买个推子练手,理发...
Tags: 此文7人评 

精神病人的故事(3)不写就会死

作者: 姜辰分类: 小说幻境 20210817
精神病人的故事(3)不写就会死 不知道为什么,我成了精神病人。 其实这个世界上,谁没有点精神病呢?在每一个笑容的背后,不知道真正的是什么表情。在人格和面容撕裂的刹那,其实大家都是病人。只不过,他们撕开了,我没有。最重要的是,我关在这孟尘精神病院。而他们,都在所谓的正常世界。 ——摘自《精神病人的故事(序)》 孟...
Tags: 此文12人评 

精神病人的故事(二)借刀

作者: 姜辰分类: 小说幻境 20210709
精神病人的故事(二)借刀 不知道为什么,我成了精神病人。 其实这个世界上,谁没有点精神病呢?在每一个笑容的背后,不知道真正的是什么表情。在人格和面容撕裂的刹那,其实大家都是病人。只不过,他们撕开了,我没有。最重要的是,我关在这孟尘精神病院。而他们,都在所谓的正常世界。 ——摘自《精神病人的故事(序)》 护...
Tags: 此文14人评 

精神病人的故事

作者: 姜辰分类: 小说幻境 20210613
精神病人的故事 不知道为什么,我成了精神病人。 其实这个世界上,谁没有点精神病呢?在每一个笑容的背后,不知道真正的是什么表情。在人格和面容撕裂的刹那,其实大家都是病人。只不过,他们撕开了,我没有。最重要的是,我关在这孟尘精神病院。而他们,都在所谓的正常世界。 ——摘自《精神病人的故事(序)》 “...
Tags: 此文8人评 

向阳举觞,敬死而生

作者: 戴眼镜的肥驴分类: 小说幻境 20210428
向阳举觞,敬死而生 酒水从瓶中慢慢倒出,一点一点落在杯中。一只手攥紧了杯子,将所有的酒水,一口闷在了自己口中。感受着一种来自灵魂的辛辣,如火一般,从小腹窜上喉咙。下意识要用一杯凉水来压压酒,却又忍住了,继续感受着这莫名的滋味。在那一瞬间,有一点反胃的冲动。 他叫姜辰,我看着他,自斟自酌。 “姜辰,没必要这么拼着...
Tags: 此文32人评 

忘川

作者: 咖 菲 猫分类: 小说幻境 20210121
忘川 “女施主,前面就是河流,再往前走,你就会掉下去了。”一个小和尚背着两个空桶,站在远处的桥对岸向这边喊到。 那位姑娘似乎像是听见了,又似乎像是没听见,呆呆地站在那里,一动也不动。 小和尚吓坏了,赶紧背着空桶过桥,来到这位姑娘身后:“阿弥陀佛,这位女施主,你怎么样了?” 姑娘轻叹了一口气,转...
Tags: 此文8人评 

最后的围城(上)

作者: 姜辰分类: 小说幻境 20200912
最后的围城(上) 这是一个冗长的故事,在我的脑海里,沉淀了许久许久。 而今晚,我将慢慢讲给你听。 所有的故事,均为虚构,基于《1984》开展。 一、人生百态 是夜,韩如雪在窗前伫立,双手做出怀抱着孩子的状态,而怀中,空空如也。窗外,星光点点,明月早已经被掩埋进了浓云之中,星辉灿烂,点点洒在韩如雪...
Tags: 此文10人评 

七月十五烧纸人

作者: 姜辰分类: 小说幻境 20200902
七月十五烧纸人 农历七月十五,夜。 十字路口,红灯齐亮。 这,禁止通行。 而他,蹲坐在中央,手在颤抖着,颤抖着烧纸。 额头上,冷汗淋漓。风吹过,直感觉洗了一个冷水澡一般。他偷偷向前看看,寂静,无人。低下眉毛,继续烧纸。 一张,一张。火颤抖着,如同要被黑夜吞噬。冷风吹过,火摇曳着,似灭将灭,他急忙续上纸,有挪动两步,...
Tags: 此文23人评 

一个山野老师与学生的那些事(一)

作者: 姜辰分类: 小说幻境 20200612
一个山野老师与学生的那些事(一) 缘起: 在2020年4月21日,我发布了一篇《大山深处的日子(13)》,在梦幻辰风的评论区里,@猫腻 评论说:“ 和我们多分享下熊孩子的有(挨)趣(打)事(过)迹(程)” 作为一个人民教师,对于学生这样是不合时宜的。在以前带六年级时,也分享过与孩子们的“斗智斗勇”。而今年匆匆忙忙,却不知道该...
Tags: 此文24人评 

向阳花

作者: 咖 菲 猫分类: 小说幻境 20200611
向阳花 “为救李郎离家园,谁料皇榜中状元,中状元着红袍,帽插宫花好哇好新鲜......” 偏远的院落里断断续续传出咿咿呀呀的唱腔。这唱腔似有无限的哀怨,又似有无限的忏悔。 枣庄,一个被时代所遗弃的村落。这里到处长满了向阳花,红的、黄的遍布在村庄的每一个角落,将一排排由土块堆砌而成的房屋包围其间。 ...
Tags: 此文8人评 
展开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