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幻境

分类名称: 小说幻境别名: NOVEL

一篇篇来自心灵的小说,慢慢的汇聚到了这里。我们的小说,我们的故事,欢迎您的到来。

致命邻居篇:你的选择

分类: 小说幻境作者: 姜辰 20180212
致命邻居篇:你的选择 最近家里的wifi不知道为什么,总感觉有点卡顿。打电话给运营商,也没有检查出什么。不过前两天倒是接到安全部门的电话,说我的宽带有非法连接到外网,收听收看到了非法信息,在我当天签完保证书后一脸懵逼的回到家,实在是不知道是什么情况。 还好,我邻居毒辰是一个很喜欢折腾的家伙,他好像是语文老师,但是总感觉很...
Tags: 阅读:1044评论:12

伤别离·续

分类: 小说幻境作者: 咖 菲 猫 20180204
伤别离·续 很多人喜欢说再见,认为说了再见,就真的会再次见到。但对有些人来说,说了再见,就是真的再也不见。 我告诉你什么事最可悲, 你遇见一个人 ,犯了一个错 ,你想弥补,想还清 ,到最后才发现, 你根本无力回天, 犯下的罪过,永远无法弥补......
Tags: 阅读:572评论:8

时间尽头的终结者

分类: 小说幻境作者: 姜辰 20180129
时间尽头的终结者 也许,你认为你做的事情是对的,为了你而言,什么都是对的。 可你,或许毁了未来,或许毁了现在。你们为了钱或者权可以放弃底线,不知道,未来的故事是否会让你痛哭流涕? 谨以本文,祝邪典动画的制作者传播者早日被病魔战胜。尤其是国内的搬运工。///今天是我五十岁生日,我打算写一篇小说,最好是像梦幻辰风的姜辰写...
Tags: 阅读:693评论:12

键盘最后的正义

分类: 小说幻境作者: 姜辰 20180124
键盘最后的正义 我始终坚信,在隐秘背后,会无限放大所谓的恶。直到这个恶摧毁了当初并不想摧毁的,它们才会停止。 我看着梦幻辰风中姜辰的一篇文章《键盘最后的正义》的最后一段,不由得发出几分感慨,原来在这个世界上,当我们戴上面具之后,便是一个充满了无限可能的人,无限可能的善,以及,无限可能的恶。 在这篇文章里,...
Tags: 阅读:1161评论:36

旃檀功德,谁人成佛?

分类: 小说幻境作者: 姜辰 20180118
旃檀功德,谁人成佛? 我是你们口中的唐僧,其实我叫玄奘,是一个僧人。因为发呆,我被迫打算去西天取经。事实上历史中的我是偷偷去的,但是吴承恩那个家伙让我光明正大的去,于是我就光明正大的去了。一路上,他给我配了三个徒弟,我想你们比我还清楚,孙悟空,猪悟能,沙悟净。而且,我的形象也有了不同的变化,比如,在杨洁导演的电视剧和原著...
Tags: 阅读:723评论:8

咖啡猫:离

分类: 小说幻境作者: 咖 菲 猫 20180116
咖啡猫:离 给不了你想要的幸福 所以选择退出 因为爱你 所以让你 选一个更好的归宿 我求你别再说我太残酷 谁能甘心认输 把自己的爱丢到了别处 谁能体会这撕心的苦 如果爱情的路还可以再铺 我不会让你再为我哭 如今剩一个没用到不可原谅 弄丢了自己的幸福的猪 当初爱到末路 我选择退出 如今看这份爱丢的糊涂 如果上天能...
Tags: 阅读:504评论:5

咖啡猫:别

分类: 小说幻境作者: 咖 菲 猫 20180114
咖啡猫:别 韩鑫在公司的待遇一天不如一天,最终在工作三个月后被辞退。而雯荷却渐渐的受到报社主编的赏识,逐渐接手一些文稿的编辑、审核工作。 看着雯荷一天天变得更好,韩鑫内心更显得焦灼。 据韩鑫后来回忆说,他那么努力的工作,拼命的想赚钱,也只是想要给他心爱的姑娘一份幸福。 他也渴望和雯荷过着两人三餐四季的生活,给予...
Tags: 阅读:640评论:10

咖啡猫:伤

分类: 小说幻境作者: 咖 菲 猫 20180113
咖啡猫:伤 六月似乎是个离别的月份,就连六月的雨在落向地面的那一瞬间也要使劲的砸出一朵水花,以此来证明它来过,并且来的那么凶猛。 “雯菏,你东西收拾的怎么样了?”说话的这个人是这间宿舍的宿舍长,而她口中的雯荷则是我们今天要讲的女主人公。 雯荷,今年二十四岁,即将毕业的大学生。性格温和,成绩优秀,是众多老师眼里的...
Tags: 阅读:797评论:13

冬日瑰事之最后一人

分类: 小说幻境作者: 姜辰 20180112
冬日瑰事之最后一人 大吉大利,今晚吃鸡!受 @jubi 推荐的电影《贝尔科实验》突然想写的小故事。哈哈,其实安排了许多镜头,但是受于字数缘故,全部删除了。毕竟,一篇博文两千字已经是极致了,怎么能到三千字呢?(又不是没有) 最后,祝我们无论什么时候,都能够保持理智,保持善良。?......
Tags: 阅读:606评论:24

冬天瑰事之幻雪飘零孤独客

分类: 小说幻境作者: 姜辰 20180108
冬天瑰事之幻雪飘零孤独客 我走出房间,在小区里溜达,看着路灯点点,我感觉到一阵寒冷。缩紧我的大衣,裹在里面,几分瑟瑟发抖,从一个暂居点走向另一个暂居点,我如同处处为客的人一样,走在同样的路,住在同样的地方,但是却没有一处是自己的地方。 “喵~” 一声猫叫从一处楼旁传出,我寻着声音的来源,那是一种遍体几乎黑色的猫,眼神却是炯炯...
Tags: 阅读:941评论:4
展开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