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天就要搬新校区了。我们这宿舍人,估计过去后,就在也不会住到一起了。毕竟之后,按班级去住。而明天,我六年的兄弟小张也要走了,即将成为武警的他,被分到阿克苏了。本想晚饭时和小张喝一杯,这货却被告知不能喝,毕竟部队,想对于这个世俗社会,更加严格。

但也正是这样,从军营出来的,比起在红尘中摸爬滚打的,更加真实。

……

宿舍的八个兄弟,每人拿出10元,凑了起来,买上两匝啤酒。平均,一人两瓶。

直接,开瓶喝。

酒,肯定是不够的,而引起我提笔的兴趣,却是后面的谈话。

…………

马泽喝了4瓶,也许,醉了。也许,接着酒意,突出压在心底的话。毕竟这个宿舍,不像其他,都是可以相信的。是的,都是一群有还没有被淤泥浸染的、纯洁的心灵。马泽的生涯,我细细分析了下,在他十六七岁时,到“社会”去闯荡了一年,后来,回到了家,重新读书。

也正是听了这段故事,我提笔写了《梦魇·罪恶现实》这个小故事。

我本来打算,在搬校区后,重新分宿舍后,就慢慢淡忘这些,毕竟,人生总有很多过客,没必要一一留着。

但是他说了一个故事,他的故事,却让我放下了这种想法。

我不知道怎么把那一段话写出,但是我知道,他在某一方面,和我很像。纵然在岁月的流逝中我已经把那一面慢慢隐藏,但是,此时此刻,却又被他提起。

对你最亲的,愿意为你付出一切的,永远是自己的父母。

在你走投无路时,环顾四周,只有你亲生兄弟和你父母。

在你有难时,弃你而去的,冷眼相待的,只是你的“朋友”。

在你需要帮助时,能出手的,都是真正的朋友。

父母,用心去爱,岁月正在让他们不断老去,请不要,忽略他们。

亲兄弟,用心去爱。请不要忘记,在你不愿意向父母求助时,他,是你唯一的港湾。

朋友,用心去交。坑我一次,没事,我原谅你。因为我拿你当兄弟。坑我两次,没事,我原谅你。因为我拿你当朋友。坑我三次,没事,我原谅你,因为我拿你当人。坑我四次,没事,我原谅你,因为我们在也不会相见。正如,你当初坑我时一样义无反顾。

…………

这些,仅是醉话。
姜辰
2014.09.03
全文完 [ 喜欢本文,打赏作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