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天了,如刀的冷风,在我面颊上划过,没有血痕,只有发自内心的悲与凉。
刚出校门,只恨自己没有买一副手套,只把双手缩着,冷。在从牛肉面馆出来时,才感觉自己变成了人类,没那么冷。
有人说我最近的文字,都是萧瑟,都是悲情。我也不知道最近自己怎么了,甚至控制不住自己的暴躁。张岩说是不是情感问题,我苦笑道,自己的情,早就冷了。尤其是,在感觉到一种施舍、玩弄,自己像一个小丑之后,我就再没有了这些被称之为“情愫”的东西。
待我功成名就,许卿嫁衣红霞。
却换得,流水有意落花无情。
本来不想写这些,可是又莫名的在键盘上敲出这些。

走在大街上,顺手拍了几张照片。

2014-12-14-254.jpg

冬天,一条流浪狗,冰冷的大街,
离开了家,自己只能瑟瑟的缩在角落。可又有多少人。希望离开家?
我想回家,却又不喜欢回家。家,温暖,但是我不喜欢父母把我当做一个小孩。我想有一片自己的天空。

就像风筝,在天空中翱翔,可若是没了牵挂,没有来自家的牵挂, 等待的,也许只有犹如流浪狗一样,躲在角落里,期待能熬过寒冬。

2014-12-14-256.jpg

大街上,来来往往尽是车辆,没有了人气,似乎曾经的感觉,像流水一样离我们而去,想去追寻,想去挽留,却只能看着远去。
多少美好不放手?却只有任凭它在指间流逝······握紧,流失的更快······
树,在岁月面前,只能慢慢落下自己的叶子,只有等到春天,才能焕发生机。人亦如此?可若是在冬天就已经死亡了呢?
······
十年之后,我是否还能想起今天写下的文字?是否还能想起今天拍下的照片?在时光面前,一切都是难以预言的。
全文完 [ 喜欢本文,打赏作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