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随想随笔

分类名称: 随想随笔别名: LIFE

这里的故事,一切来源于我们的生活,与想象,不知何时开始,也不知道何时停止。

入冬后的二三琐事

作者: 咖 菲 猫分类: 随想随笔 20211115
入冬后的二三琐事 今年冬天来的较往年要早很多,冬装还没备齐,身体就已经要承受来自冬的考验了。 总感觉这个冬天对我没有多少的善意,毕竟才刚一入冬就接二连三地在我身上发生了这么多不好的事情。 无语之际也只能选择将头埋藏于更深的虚拟之中。 偶尔在夜色的遮蔽下,也会抬头窥探一下,窥探一下身处的这片大地上究竟还有些...
Tags: 此文15人评 

写在十一月初的文字

作者: 姜辰分类: 随想随笔 20211106
写在十一月初的文字 打开电脑,发现已经11月了。时间真快,快到一天猝不及防成为了过去。我关注着微博,因为舆情,因为与我现实相关。倘若不是触及到自己与周边,又有谁会关心到那舆情中的柴米油盐?高高在上总是可以祈盼诗和远方,但是不可否认我们还是要步行走向油烟氤氲的明日。 我躺在副驾驶,看着日出日落,天气好的时候,还可以在...
Tags: 此文17人评 

十月的第一场雪与月末的随写

作者: 姜辰分类: 随想随笔 20211027
十月的第一场雪与月末的随写 2021年,10月2日,新疆的大山深处下雪了。上一次这大山深处下雪,是4月22日。而去年这大山深处下雪,是10月6日。2018年起,我沉入大山深处,至此,所有的文字,便成为了山的氤氲。 我依然记得去年的这个时候,我在校园里一个人扫着落叶,感受着秋意最后的萧瑟。在一夜之间,我裹紧了棉衣,依靠军大衣...
Tags: 此文17人评 

断更二三事

作者: 咖 菲 猫分类: 随想随笔 20211022
断更二三事 许久未动笔,开口竟不知该从何说起。 断更了那么久,为何会突然想起来要更新了? 大概是被某姜姓男子一月之内接连催促了两次,而又被我食言一次,内心实在是有所愧疚后,终于打开记事录,决定写点什么。 故事的起因,源于八月份跟某姜姓男子的一次聊天:“从1️之后,再没看你写过故事了”。“8月之前忙着...
Tags: 此文8人评 

你有社交恐惧症吗?

作者: 网友分类: 随想随笔 20211010
你有社交恐惧症吗? 社交已经是一个很困难的事情。最近看到一直有人在说这个问题,你有社交恐惧症吗? 我不知道其他人的想法是什么样的,我也不想去揣测,但是我能明白我自己内心的的想法,我害怕的不是什么社交恐惧,我害怕的,是失去。 “不想登台”,“不想遇见”,“甚至会为了特定的人而绕开”,不是不喜欢,不是不爱,也不是没...
Tags: 此文16人评 

空落落的月底,才发觉又过了一个月

作者: 姜辰分类: 随想随笔 20210927
空落落的月底,才发觉又过了一个月 许久没有写过什么了,便将近两日的文字整理一二,放在这里。 9月26日,星期日。 梦幻辰风停笔20天了,没有什么可以发布的。主要是我的好朋友@慕若曦一直没有写点稿子出来。上次给我的半成品,还在我的草稿箱放着。我本想去续写点什么,但是才发觉自己的想象力居然慢慢干枯了。或者说,我一直觉得没有什么...
Tags: 此文22人评 

永远的少年,永远的热泪盈眶

作者: 姜辰分类: 随想随笔 20210906
永远的少年,永远的热泪盈眶 2018年,21岁,初入职场。在9月12日写的《上班随写》里,我哥评论说:“你可以享受我9年前,烟为友酒为伴,白日望高山,夜晚看月亮的高端豪华生活啦!” 那个时候起,我明白耐住寂寞的人生修炼的必经之路。伶牙俐嘴在那一刻学会了沉默是金,一语中的。 2018年11月20日,开始写《大山深处的日子...
Tags: 此文32人评 

一位老师的暑假小结

作者: 慕 若 曦分类: 随想随笔 20210903
一位老师的暑假小结 前言 我的假期去哪儿了!!! 写作方面 在公众号上发布了五篇教程和一篇随笔 写了两篇读书笔记 写了一首词 写了一篇散文 学习方面 复习考研,写满了两本考研笔记 报了驾校并考了科一??? 跟着 @幽魂乱码老师 学习编曲知识 跟着 @王老师 学习文...
Tags: 此文14人评 

一个人的狂欢,一个人的寂寞

作者: 姜辰分类: 随想随笔 20210902
一个人的狂欢,一个人的寂寞 今天是九月二号,而我突然写这个话题,主要是想起来在8月20日,看到 @灰猫 在《精神病人的故事(3)不写就会死》中评论说: 这么久了,博客居然还在 久?我想了想,是挺久的。对于一个网站来说,运行了七年多,没什么盈利,还依然继续,的确是有点不可思议的。梦幻辰风曾经有广告,比如百度联盟的,后...
Tags: 此文26人评 

九月,开始

作者: 姜辰分类: 随想随笔 20210901
九月,开始 时间很快,一个月总是弹指一挥而过,期盼已久的九月到了。在生活的长河之中,我一个人慢慢苦渡。而渡至何处,没有人告诉我。我们总是说着生活向前,但是前方在哪,却从来没人给我们说。我坐在办公室里,在键盘上凭着感觉触摸而撰写着自己所谓灵魂的字符,看着窗外的山,看着窗外的云,听着车流车往的喧嚣,方才发觉,一切又...
Tags: 此文6人评 
展开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