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热吗?”
“不热。”
上面是几年前的一段对话。而现在……
“新疆热吗?”
“看到刚刚那个烤全羊没?”
“嗯,怎么了?”
“那个羊觉得热就把自己毛脱了,然后就熟了。”
这就是现在的对话。
曾经冬天那是北风嗖嗖的刮,雪花飘飘洒洒。漫天的白雪铺满了大地,欢声笑语背后是大人铲雪的无奈。
而现在的冬天却是几点雪,几瓣花,未触大地却已化。
那是冬天。但现在是几伏天的夏天。曾经的夏天是无论天有多热,躲进小屋成一统,管你热浪滔天我依然闲意舒适。而现在,跑到哪都一样!不管你天涯与海角,热浪滔天依旧在身旁。
你对酷暑冷目相待,找到凉水来个猛冲。而酷暑却对你不离不弃,生死相随……
这酷暑,怎一个让人愁字了得?

姜辰
2015.07.18
全文完 [ 喜欢本文,打赏作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