骄阳在天上散发着炙热的光芒,我的影子也许因为热,缩到我的脚下。
我是蒙古族,属于土尔扈特部落的一个普通蒙古男人。我背着弓箭,腰间的大刀还滴着沙俄的血液。他们,还要继续奴役我们,妄想!我快步向前,看到前面的王,我问道:“王,我们,究竟要往哪里走?”
王回过头,他腥红的双眼瞬间流露出一丝激动,多少次血腥的战斗他都面若平常,可是,这一次,他很激动。他轻轻的说道:“回家……”
家?伏尔加河已经被那群沙俄人占领了,回去,难道继续被奴役?
我看向王,王看了看我,他似乎看出了我的疑惑,王毫无生息的笑着,说道:“伏尔加河,那里,又怎么是我们的家?我们的家,很繁荣,很强大。回到了家,那沙俄人,就不敢欺负我们了……”
难道,真的有那么一个家?我望了望天,只有蓝色的天空和炙热的骄阳,前方,空空阔阔……哪里,有家的影子?王说的家,在哪里?
王叹了口气,说道:“在我们的家,有五十六个民族,我们蒙古族,也是其中之一,他们,是我们的兄弟,我们,也是他们的兄弟!各民族,都是一家人……”
我点点头,却不知道王究竟要说什么。
“纵然各民族没有血缘关系,纵然各民族没有共同的生活习俗,但是,我们都流着中华民族的血液!我们,是一家人,那里,就是我们的家!咳咳……”
王很激动,说完这句话,他居然开始咳嗽几声。我正想问王,家究竟是哪里时,前方,出现了一群沙俄人。他们拿着大刀冲了过来,很凶猛。可是在我眼里,不过如此!
只听王大喊一声“杀!”,所有蒙古男子拔出大刀往上冲,我扯下弓箭,弯弓如月,一箭犹如流星一般飞向前方,我似乎看到,它穿过一个沙俄人的心脏……谁叫他,挡住我们回家的步伐?
王的身先士卒,带起了勇士的勇猛,我拔出大刀,冲向前方,沙俄的血在我脸上流淌,我看见了王,王正在苦战。然而,一个不小心,王中了一刀,倒在地上。在倒地之时,王的刀,杀了那个沙俄人。
“王!”我喊出这句话,眼泪瞬间流下。没有他,我们的家,在哪里?谁带我们走?
王微弱的说道:“带他们回家,如果我死了,你,是土尔扈特部落新的王。我们的家,是中国。我们的家,在中国新疆……新疆,各民族都是一家人,他们,不论是汉族、维吾尔族,都是我们的家人,兄弟……带他们回家……”
泪水从我脸颊流下,我暗中发誓,王,我一定会将蒙古土尔扈特部落带回中国!我们,要回家!回到那个有五十六个兄弟的家,回到那个兄弟都很团结的家。
回家……
后记:清乾隆三十六年,迁移于伏尔加河下游的蒙古土尔扈特部落反抗沙俄,回归中华,这一迁移花费三年时间,死伤无数。其部落人员大部分居住在和静县。
(姜辰并不是蒙古族,是汉族,然而这篇文章主题是"民族团结",并且,为了切合主题和故事主干,所以姜辰这样写的,另外,王并未死去)
全文完 [ 喜欢本文,打赏作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