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最可怕的梦并没有结束。它不像在《可怕的梦(end)》那样:“年华正好,又怎认命?纵然只是凡尘一梦,我也要属于我的精彩。因为梦,一点都不可怕。。而是,在不知不觉中,慢慢重演。

于是,我再次为这个梦,续上一个结尾。


水在静静的在地面上流淌着,没有发出一丝声音,在地板上,却染出了鲜红。黑暗像着潮汐一般涌上,慢慢的将这个躺在地上的人包裹。几声呻吟的痛苦,也掩盖不了归去的凄惨。没有人能逃出它的怀抱,没有人能躲开它的爱抚。当真正的遇到它,却发现红尘万事皆如过眼云烟,曾经的追求是多么的可笑与悲凉。在勾心斗角中不敢说出自己的话语,在暗暗地争斗中迷失的自己。面临审判,只是唯唯诺诺。然而可笑的却是此时此刻只需要从容面对却依然虚伪......

“上帝啊......”依然如故的呼唤,却不知奇迹是否还会如同以往的降临。

没错,这个是我,但也不是我。因为此时此刻,我如同小说里描写的那样,浮在我自己身边。在《可怕的梦》最后一篇里,我选择了真实的自己。却不知道为什么,随着时间的流逝,我又渐渐的重复了曾经。就像那里说的那样:


这只是一个梦,一个庸人自扰的梦。

“我们自以为是救世主,然而事实告诉我们,这只是一个笑话。好在昙花一现,这只是一个梦。因为梦醒的时候,一切都会结束。”

最后一天的故事:

深夜,上帝如愿让我去看看那个真正的世界。事实上,我只看到一片雾。

“为什么?”

“你想知道原因?”

"想。"

“当你看到这个世界所谓的‘恶’时,你选择用文字来调侃。当事件降临到你身上,你会无畏的面对,但是事情与你无关时,你却选择高高挂起。”

“大家不都是这样吗?”

“是的,我看到17岁的你,以为你不会选择随波逐流。然而十年过去了,梦幻辰风也因为十年之约到 期而在2024关闭。从那之后,我觉得你变得陌生,不敢言,不敢语。像是接受了现实一样,不敢奋斗,不敢挑战。因为家,因为你要说是为了家,为了成家立 业,所以要稳定。那个惊涛骇浪的生活让你害怕,因为你用最好的青春去买了那个70年的房几十年的车,以及等待不知道在哪里的婚姻。你害怕明天的失业,所以 你选择铁饭碗。在逼婚的压力,在亲朋好友所谓的关怀中,你选择了顺从。因为你已经无力挣扎了。还记得你曾经在2015年5月8写的诗歌《我想飞翔在天空》和2015年7月29写的《谁能阻止我们飞翔?》中骄傲的告诉世界说你会飞翔在自己的梦想之中,然而此时你已经臣服在现实的鞭笞之下。”

“等等,那些,我怎么想不起来?”

“因为你在逃避,已经不敢面对青春时期的你留下的笔迹,你怕后悔,你怕因为自己的怯懦,胆小而后悔。你怕不能重新开始而后悔。”

“我哪里胆小?”

“当你把想写的话完全的删除时,你就已经害怕现实了。”

“不,你,你在说谎。”

“如果我在说谎你为何而颤抖?你已经不敢面对现实,你害怕这个世界,你害怕自己的内心,害怕面对过去的自己!”

“这...”

“成长,与梦想相伴,然而到了最后却一事无成,只因为你得借口!”

“不!!!”我大喊出这一句,发现此时此刻还在深夜,我爬到镜子面前,看着颓废的自己,那已经像杂草一样的胡须,那深陷的眼窝,我不知道十年前的自己看到现在的我会是什么表情,是失望?还是鄙视?

我会鄙视自己吗?2014年3月4日,写的一个叫《以我之笔,写我之心》的随笔让我知道我想写什么,然而这么多年过去,我却忘记了自己真正想写的......我,真的变成了十年前自己看不惯的自己?

我痛苦的抱住头,若是重来,我能不能改变这一切?

“也许可以,不过失败的几率更大。”

听着这个声音,我抬起头,看到面前这个骚包的身影,我知道他是谁,我看着他,“为什么失败的几率更大?”

“借口、满足、自卑,这三个可以让你无数次摔倒。我不知道你会怎样。或许重来,对你而言并不会更好。就像你小时候写作业,总说‘待会写’,于是寒假作业直到开学最后一晚才写完,那时你一直在祈祷,为什么不多点时间......”

“我...”

“别着急解释, 不要找借口。”

第二天。

“领导,我辞职。”

“ 哦?为什么呢?”

“世界这么大,我想出去转转。”

一处山村,一个人,一棵树下,一支笔,写着自己的故事。

“恭喜你,此时此刻你十七岁。一切,重新开始。”

我拿出手机看向日历,还有16天,身份证就18岁了。恭喜自己。

年华正好,又怎认命?纵然只是凡尘一梦,我也要属于我的精彩。因为梦,一点都不可怕。


原来,我又再次重复了这条道路。即使那时的我成功的重新再来,但是我依然走了这条道路。有人问我,为什么不敢去说去做。我看着他,眼神中慢慢的变得温和,因为问我的那个人,就是曾经的我。

我们永远都在为自己不能重新再来而懊悔,而当一切重新开始时,却又在内心的恐惧之中,选择逃避。当着面的笑容,几分冷意几分寒,许多人说:这才是成长。

可我,却更想回到过去。


“回去,你觉得可能吗?”一个骚包的声音响起,我知道,是他。

“其实,我更希望做的更好。”我看着他,说出这句话。而他愣着,然后笑了说:“现实永远都是无奈的,不过,只要尊重自己的选择,哪怕路在难走,有着梦的追求,一切都不难。”

他顿了顿,继续说:“你是不是想建立一个你自己的屋子?将真实写在那里?梦幻辰风既然已经无法承载真实的过去与未来,那就将那一切加密,留在那个19970926.cn的世界吧!”


鲜红的血液依然在地面流淌,直到慢慢凝固之后,陷入无边的黑暗。当一缕阳光再次升起,我从地面上爬起,看着已经好了的伤口,笑着说:“Hello world!”


姜辰

2015.11.21

全文完 [ 喜欢本文,打赏作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