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含标签 【姜辰】 的文章
#2019北京电信校园卡#12元/月:30G全国流量+超出1元800M+500分钟+主流软件定向免流

忙里偷闲不忘大白兔

作者: 姜辰分类: 随想随笔 20191020
忙里偷闲不忘大白兔 工作总是很忙,忙到没有周末。今年似乎是基层减负年,不过咱不好问,也不好说。 在一篇不知道是什么的文章《干涩的墨,无韵的音,蹉跎凡尘梦》中,@牵尘评论说,“迷茫正常了。只要不迷航就行。PS:到东部来!是祖国东部,不是新疆东部。先旅游也可以。” 在2019年10月15日时,我半开玩笑的说,“能否...
Tags: 此文0人评 

干涩的墨,无韵的音,蹉跎凡尘梦

作者: 姜辰分类: 随想随笔 20191016
干涩的墨,无韵的音,蹉跎凡尘梦 天冷了。 我裹紧军大衣,从宿舍到食堂,从食堂到办公室,从办公室到班级,从班级到办公室,从办公室到食堂,再从食堂到宿舍。 一条直线,一个圆。 几日里,看着各项工作慢慢堆积,看着生活日渐重复,在不知不觉间,我感觉浑身的肌体渐渐的麻木,似乎每一日,都将成为了自己灵魂的祭奠。 我翻出了自己离...
Tags: 此文14人评 

读《曾国藩》随写(1)静心

作者: 姜辰分类: 分享成长 20191013
读《曾国藩》随写(1)静心 前两天读完了《曾国藩》(作者:唐浩明)三册,不论其办湘军如何,亦不问其做官、做事如何,只问他一件事:静心。 一炷香的时间,冥想。这对于现在的我来说,一直没有做到过。今天用“潮汐”APP试了试25分钟的冥想,可几分钟后,就没有了继续的动力。而我的头脑,在这几分钟的冥想之中,觉得“耳清目明”。 ...
Tags: 此文12人评 

大护法:我们究竟是谁?

作者: 姜辰分类: 随想随笔 20191009
大护法:我们究竟是谁? 我在腾讯视频里缓存《大护法》已经一个多月了,而今天午休的时候,趁着有时间也终于看完了。在看完之后,我在想:我,究竟是谁。 以下,涉及剧透。 在整部电影里,便就那么几类人: 醉心于自由的太子和一个从太子的爷爷的爷爷就开始保护奕卫国的大护法,他们属于外来者。 花生镇的老神仙,一个奴隶主,...
Tags: 此文18人评 

生活时常无味,无味方是人生

作者: 姜辰分类: 随想随笔 20190916
生活时常无味,无味方是人生 我总以为人生就应该有着起起伏伏,在波涛汹涌之间,经历大风大浪。我也曾以为,拼搏的才是自己,在不断的思考、阅读,用眼睛观察世间,用耳朵聆听音韵,用嘴巴高谈阔论,用手写意人生。 而进入教师这一行业一年后,我渐渐发现,人生似乎逐渐平淡无味。若非两三本书,三两车程,可能我的人生将如同白纸,在两点一线里,...
Tags: 此文49人评 

一笔描摹便是半卷明月

作者: 姜辰分类: 随想随笔 20190914
一笔描摹便是半卷明月 十五夜,一皎月;对月共饮,花好月圆。轻风拂,梦飞扬;谁人云端舞,倩影迷人?皓月当空,万里亦咫尺,心中人相伴,皎月舞轻风。 ——姜辰,写于2014年9月8日,中秋。 在中秋节拿到了kindle的保护套,封面是梵高的星空。在这星空之下,我也渐渐将马伯庸的《显微镜下的大明》读完。随着看这些历史小...
Tags: 此文18人评 

大山里的韵律

作者: 姜辰分类: 随想随笔 20190909
大山里的韵律 想写些什么,便在电脑前打开Typora,而灵魂里,却慢慢干涸。 曾言,提笔写流年,挥毫描韶华。却不知,在韶华流年里,将自己的灵魂磨平到日渐平庸。圆润的自己,在人生的峰峦里自由起伏。不论是非对错,前行的动力日渐消失,而自己的斗志,也日渐消逝。 本以为会逐渐成长为一个不同的斜杠青年,却发现自己原...
Tags: 此文24人评 

大山深处的日子(9)

作者: 姜辰分类: 随想随笔 20190901
大山深处的日子(9) 从8月13日写了《孤独的诗人(4):远去的江湖》后便停笔至今。在这近期的日子里,有许多可以写的,但却因为许许多多的原因,搁浅,以至于忘记。 在天亮之后,又将是新的开始,新的生活。在迎接70周年生日的日子里,总是会将弦紧绷着,让人感觉到十足的安全感及成就感。只可惜,生长于田野的韭菜,心向太阳,不问...
Tags: 此文30人评 

孤独的诗人(4):远去的江湖

作者: 姜辰分类: 诗词如梦 20190813
孤独的诗人(4):远去的江湖 在天亮之后即将去培训十天的我,入夜时分,想写点什么,翻了翻梦幻辰风的文章,发现,原来此时此刻,一个人在电脑前的我,那一颗没有人真正了解过的心,在这一次,是孤独,但却不是真正的孤独。 这是一位吟游诗人关于江湖的吟唱。 毕竟,所谓的江湖,早已经变味,甚至于,消失。 1 提刀策马 却...
Tags: 此文32人评 

随笔:悠然岁月,谁人静好?

作者: 姜辰分类: 随想随笔 20190808
随笔:悠然岁月,谁人静好? 有一只蝴蝶在海边扇了扇翅膀,却不知在海的另一岸,刮起了飓风。当雪崩的时候,没有一朵雪花是无辜的;同样,在整个世界被黑暗笼罩时,任何一个沉默的人,也不是无辜的。 默然许久,从沙发上爬起来的我,打开电脑,想写点什么东西。梦幻辰风的变化,在《梦幻喃语·消失的日子》已然说明。虽是春秋笔法,但却根据相关...
Tags: 此文20人评 
展开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