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含标签 【姜辰】 的文章

写在十一月初的文字

作者: 姜辰分类: 随想随笔 20211106
写在十一月初的文字 打开电脑,发现已经11月了。时间真快,快到一天猝不及防成为了过去。我关注着微博,因为舆情,因为与我现实相关。倘若不是触及到自己与周边,又有谁会关心到那舆情中的柴米油盐?高高在上总是可以祈盼诗和远方,但是不可否认我们还是要步行走向油烟氤氲的明日。 我躺在副驾驶,看着日出日落,天气好的时候,还可以在...
Tags: 此文17人评 

十月的第一场雪与月末的随写

作者: 姜辰分类: 随想随笔 20211027
十月的第一场雪与月末的随写 2021年,10月2日,新疆的大山深处下雪了。上一次这大山深处下雪,是4月22日。而去年这大山深处下雪,是10月6日。2018年起,我沉入大山深处,至此,所有的文字,便成为了山的氤氲。 我依然记得去年的这个时候,我在校园里一个人扫着落叶,感受着秋意最后的萧瑟。在一夜之间,我裹紧了棉衣,依靠军大衣...
Tags: 此文17人评 

你好,梦幻辰风的小程序上线啦

作者: 姜辰分类: 分享成长 20211015
你好,梦幻辰风的小程序上线啦 2019年12月,重新注册了公众号“梦幻辰风”。 2021年10月,注册了微信小程序“梦幻辰风”。 很开心,到现在梦幻辰风还在,我也还在。更开心的是,还有Deed、羽忆江南等几位朋友愿意帮忙让梦幻辰风以新的形式继续存在下去。 10月12日,找到“张子恒的网络日志”开源的作品“emlog小...
Tags: 此文20人评 

死循环 - 精神病人的故事(4)

作者: 姜辰分类: 小说幻境 20211011
死循环 - 精神病人的故事(4) 这是一个不断继续但是没有什么逻辑的故事,我最初开始写也只是想玩。 而现在,我觉得挺有意思的,所以就一直写了过来。你可以从第一篇开始看,也可以从现在开始看,也可以不看,没有什么影响和区别的。因为故事之间,没有什么直接的联系和逻辑,就是为了:好玩。 ——姜辰,2021年9月27日。 ...
Tags: 此文1人评 

空落落的月底,才发觉又过了一个月

作者: 姜辰分类: 随想随笔 20210927
空落落的月底,才发觉又过了一个月 许久没有写过什么了,便将近两日的文字整理一二,放在这里。 9月26日,星期日。 梦幻辰风停笔20天了,没有什么可以发布的。主要是我的好朋友@慕若曦一直没有写点稿子出来。上次给我的半成品,还在我的草稿箱放着。我本想去续写点什么,但是才发觉自己的想象力居然慢慢干枯了。或者说,我一直觉得没有什么...
Tags: 此文22人评 

永远的少年,永远的热泪盈眶

作者: 姜辰分类: 随想随笔 20210906
永远的少年,永远的热泪盈眶 2018年,21岁,初入职场。在9月12日写的《上班随写》里,我哥评论说:“你可以享受我9年前,烟为友酒为伴,白日望高山,夜晚看月亮的高端豪华生活啦!” 那个时候起,我明白耐住寂寞的人生修炼的必经之路。伶牙俐嘴在那一刻学会了沉默是金,一语中的。 2018年11月20日,开始写《大山深处的日子...
Tags: 此文32人评 

一个人的狂欢,一个人的寂寞

作者: 姜辰分类: 随想随笔 20210902
一个人的狂欢,一个人的寂寞 今天是九月二号,而我突然写这个话题,主要是想起来在8月20日,看到 @灰猫 在《精神病人的故事(3)不写就会死》中评论说: 这么久了,博客居然还在 久?我想了想,是挺久的。对于一个网站来说,运行了七年多,没什么盈利,还依然继续,的确是有点不可思议的。梦幻辰风曾经有广告,比如百度联盟的,后...
Tags: 此文26人评 

九月,开始

作者: 姜辰分类: 随想随笔 20210901
九月,开始 时间很快,一个月总是弹指一挥而过,期盼已久的九月到了。在生活的长河之中,我一个人慢慢苦渡。而渡至何处,没有人告诉我。我们总是说着生活向前,但是前方在哪,却从来没人给我们说。我坐在办公室里,在键盘上凭着感觉触摸而撰写着自己所谓灵魂的字符,看着窗外的山,看着窗外的云,听着车流车往的喧嚣,方才发觉,一切又...
Tags: 此文6人评 

七月与八月,改变与成长

作者: 姜辰分类: 随想随笔 20210827
七月与八月,改变与成长 很久没有为自己的生活写点什么了,七月里,写过的文字,是精神病人的故事,是夏天的雨,是文字的火焰在渐渐平息。八月里,除了这一篇莫名的文字,也只有两篇,一个大山深处的日子,一个精神病人的故事。从六月起,似乎每个月都写了一篇精神病人的故事。写这个故事的初衷,是想跨过屏幕的壁垒去调戏看到这里的你,可惜,我现...
Tags: 此文20人评 

精神病人的故事(3)不写就会死

作者: 姜辰分类: 小说幻境 20210817
精神病人的故事(3)不写就会死 不知道为什么,我成了精神病人。 其实这个世界上,谁没有点精神病呢?在每一个笑容的背后,不知道真正的是什么表情。在人格和面容撕裂的刹那,其实大家都是病人。只不过,他们撕开了,我没有。最重要的是,我关在这孟尘精神病院。而他们,都在所谓的正常世界。 ——摘自《精神病人的故事(序)》 孟...
Tags: 此文12人评 
展开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