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乎很久没写生活了,于是很多人,包括我,都淡忘了自己生活的旋律一直在继续。既然尚未停止,那么我的笔,也应该继续。

可怜天下父母心

突然想起上次在学校时,接到父亲的电话,说要在伊宁市为我买一套房。

我家不是什么土豪家族,地地道道的农民,在哥哥结婚之后,爸妈觉得担子已经结束一半。哥哥的房与车都是他自己买的,爸妈或许觉得亏欠几分于他,但是补偿于我,我又怎么能要?辛苦了大半辈子,我还有两年就可以走上工作岗位,又怎么愿意用他们的血汗,为自己谋求这么一点私利?

都说女孩要有房有车,哥哥用自己的工资买齐了车和房,难道我不能?必须依靠着父母?我在无数次拒绝之后,也不知道他们究竟怎样干的。但是,我希望他们能安逸的休息,毕竟苦了大半辈子,也真的需要休息了。就像曾经我写的:

钱,都是血汗钱,每一分都来之不易。那是夏天里承受着高温忍下来的钱,他怕,怕钱没了,钱不归自己了。钱可以是儿子的,但是不能那么平白无故的落到外人手里。 万吧块钱,挣得不容易,花的却很容易,因为该,养着羊,羊要啃草,而他自己就是草。啃着,啃着,已经失去了曾经年轻的他不知道还会被啃多久。陪伴他的女人 身体已经不算太好,过了半百的年龄却还要干活,被一直小羊啃着,害怕有一天小羊啃干净了饿死而努力发着芽生长着,不断的用血汗浇灌出新的草地供小羊啃着。 那个人笑了笑,几分皱纹浮现,他曾说到市里买一块好的草地来喂羊。因为他觉得市里好,哪里好?反正市里好。
大羊上山了,大羊会种草了,大羊有自己地盘了。而小羊还在圈里,然而门开了,等着小羊跑。而那个人不怕的,因为小羊脖子上还是有绳子的。绳子的另一头,就 定在地上,深埋在大地里,埋到深不可测的黑暗的大地里,那里有芳香的污泥,有恶臭的胭脂。那就是大地,流淌着红色的血液却标榜着最纯净的水源。

这就是写实。只可怜天下父母心,只为孩儿操劳半生难得清福。

生活中感动常在

有人在问我说姜辰是不是铁石心肠没有感动之心。

其实,不在其位不谋其政,不在其位不知其苦,如果一味的平和,我想,终究要从自己的位置上下来。所以,不得已之后,戴上自己的面具。真真假假,谁知道我心中的苦闷?就像扫雪时一个人没有到我通知后来的三分之二的同学,都让我很感动,至少,在你需要时,还有人愿意来。

强硬与柔和,不可调和的矛盾,但是,我相信我必须要掌握这些所谓的“度”,否则,在一味的感动之后,恐怕只有受伤。

如果有一天你见我如此冷漠,请不要忘记给我一个微笑,唯有你,知我心中那分冷暖......

姜辰

2015.12.14

全文完 [ 喜欢本文,打赏作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