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时光总是那么美好,当假期来临回家,却有了几分麻木,曾经有着作业,而这个假期,除了两个月的休闲,似乎没有其它去处。于是,咬了咬牙说:搬砖去。

回到苏乡,在天亮之时骑着摩托车到了三队。开始了一天的工作。说是搬砖,但是作为一个工地上的小工,更多的是提泥,拣砖。大工手脚熟练,砌砖若飞,只见须臾之间一间房子的一角已然浮现。而作为小工,则憋起一口气用最快的速度捡起砖,码在架子上,一字排开,慢了几分还需要看清楚大工眼色,提起那桶和好的水泥放在架子上。慢了,还要听着大工喊:~”那悠长的语调转过一个轮回消失在长空之中。

一口气吐出来,却发现衣服已经有几分湿了,此时此刻太阳从云中杀出,炙热的光芒是文人墨客吟咏的对象,也是农民工盼望的,阴雨天来临就代表没有活干,没有活就没有钱。那没有钱,又拿什么去养活一家老小?

我低下头,汗水从脸颊划过,留下的痕迹不到几分钟内就被更多的汗水所冲刷。我在想着退缩,因为我不是以此为生。我在想着逃跑,因为我没有必要这样拼。

然后,想了想,我心中涌起了万分的愧疚。在很久很久以前再到现在以及未来的几年,我的父母就是在这样的地方用汗水换来钞票。我心安理得的享受着这一切,而不知道应该如何去回报。我甚至于在想这么热的时刻,在汗流如水时我的父母是怎么支撑下来的。

此时此刻,我抬起头看向远方的父亲,在黑色中的的白色是那么显眼,将我的注意力完完全全的吸引了过去,如果不是大工的那一声~”我恐怕已经怀念到爪哇国了。

父辈在汗水中咬牙,为了孩子的信念让他们把苦往肚子里咽。而我们呢?

姜辰

2016.7.25

全文完 [ 喜欢本文,打赏作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