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偶然的机会,陆勇从一篇论文里知道了印度有仿制格列卫,价格是瑞士格列卫的二十分之一。服用仿制药3个月之后,陆勇的检查结果是血象稳定。这个结果,算是给了陆勇很大的肯定。

于是他坚定了自己吃印度仿制药的决心,并在百人以上的病友QQ群里推荐。陆勇不像电影里有帮手。他一个人孤军奋战,通过药盒上留下的联系方式和印度制药厂取得联系。谈价格,定数量。他把流程做成模板,分享给群友。很快,群友们纷纷开始购买印度仿制药。很多人都认为,是陆勇救了他们的命。

之后,仿制药不断降价。

到了2013年,如果一次性购买一年用药的话,加上手续和运费每瓶仿制药只需要200元。从两万到二百,这个数字可以救活不知道多少家庭。

因为代购大量药品涉嫌违法。所以陆勇一直都是给群友分享方法,让他们自购。而陆勇帮着他们填写单据、翻译等等。但是这样效率低下的方法让病友和印度公司都很疲惫。于是,仿制药veenat的制药公司 Cyno公司提出:让陆勇个人提供账户,病友们通过陆勇来向印度公司汇款。

于是陆勇在网上购买了3张信用卡。

谁知,这信用卡本身有问题。警方在抓捕网络银行卡贩卖团伙的时候,把曾经购买过信用工卡的陆勇一并抓获。检察院以“妨碍信用卡管理罪和销售假药罪”对陆勇提起公诉......

——摘自网络

我不是药神

在到达伊宁市的第一天,我便和茜儿一起去看了这部电影。这是一部来自现实的电影,评分也高达9.0。在观看过程中,我们为开始的喜剧而捧腹,也在为最后的结局而黯然。

转过头,看着茜儿的泪珠,我拿出纸巾为她擦拭。

这一部电影讲的什么,无需赘述。而让人反思的,却是很多。同时,这一部电影的上映,也让我们看到了需多的希望。

在电影之中,王传君也终于不是关谷神奇了,他终于有了自己。在饰演的病人这一角色中,我看到了王传君“鼓动”程勇去走私药物,这最初,并不是为了什么盈利,也不是为了什么大义,他只是想活着,仅此而已。

而黄毛(章宇饰),抢东西,是为了自己,也是为了救人;刘牧师加入这个假药团队,为了信众;刘思慧,健康的人,为了自己的孩子,成为了钢管舞女郎,也加入了程勇的假药团队。

前半段,嬉笑怒骂之中,恍然一个油腻大叔的逆袭。

没钱?卖药有钱!

没女人?女下属!

没名望?“勇哥!”

一瞬间,逆袭的中年大叔在屏幕上独领风骚。如果电影是这样的,我想也没什么看头。于是后面转变了,程勇被张长林吓到了,或者说,那牢狱之灾让他害怕了,在选无可选的时候,他选择放弃和逃避。

这里有一个笑点,就是张长林举报了他,警察来搜的时候发现了锦旗,而此时此刻,程勇是卖壮阳药的,于是,滑稽的一幕出现了。

你还不是卖假药的?这锦旗是怎么来的?

我这保健品,别人用的效果好,送的。

在之前兜售假药的时候,积累的资本足够他成为一个小老板,一个工厂便应运而生。

此时,王传君饰演的吕受益在病床上即将死亡。或许,吕受益的死,是推动程勇重新开始的原因之一,而另一个,我个人觉得是在印度的那个神像。

我看着整个故事,警察要抓人,因为警察要吃饭,要活着;刘牧师黄毛刘思慧协助贩假药,因为他们自己和他们亲人要活着;买假药的病患不供出药贩程勇,因为他们自己也要活着;格列宁要求打击假药,因为格列宁也要活着,因为研发的成本在那里放着。

全局之中,只有两个人是事外的,程勇,张长林。

张长林靠卖假药为生,因为这个利润高。当他涨价之后,有人买不起的时候,他发现自己被举报了。因为他让人活不下去了,或者说,他把那个人最后的稻草拔了。

——或许,对一个人来说,造成自己这样病痛的原因不重要,让自己倾家荡产的也不重要,但是破碎了自己最后希望的,罪该万死。即使自己玩完了,那就同归于尽吧。

于是,张长林跑路了。

程勇不同,从上千到几百,他从1000%的盈利到亏本,对他而言,可以说是救赎,也可以说是救人。

“最大的病,是穷病。”

而我却不觉得,最大的病,或许是人。在整个故事中,我看着格列宁的天价让病患吃不起,我也看着吕受益这个小人物在其中煽风点火到寻找生路,也看着程勇从油腻大叔一路逆袭......

总体而言,似乎没有一方有错误,但是我在想,为什么研发一个药物要上亿的成本,到最后却转嫁到了人民的头上?资本逐利不假,而这个服务于社会公共事务的好事情,貌似,也不该人民买单。

那么,谁买单?

电影最后给出了答案。

“痛快了!”

黄毛笑着说出这句话,他选择死亡般的活下去了。

没有人有错误,都是想活下去,亦或者,活得更好。

全文完 [ 喜欢本文,打赏作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