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山深处的日子

许久没有提笔,已经在大山深处里渐渐无声。自己的时间早已经成为了碎片,而曾经所做的一切努力也难以也拾起碎片的流年。若非在今天,将梦幻辰风的源站搬迁到海外,可能还难以打开这个界面,写上一二字符,讲述自己近期的故事。

是的,成了故事。无数的岁月的尽头,都是一个等待讲述的故事,而故事最大的好处,莫过于喜欢就听听,不喜欢就翻页。而不至于说,看不惯。

毕竟,看不惯就可以直接关闭。

在《月初到月末》里,我写过人民教师的无奈,然而在各行各业里,都对着彼此有着误解。

——人民教师有寒暑假,忙就对了。

事实上,并没有。继续教育,亦或者不知名的培训、学习。

——总有老师朋友圈转发教师行业工资低的酸鸡汤,当老师变着法子收各种费用,推卸应有责任,侮辱家长智商,不值得尊重......

然而,乱收费是一票否决,工资低是所有老师的常态,推卸责任?却又有几人看到无数的部门将不应与教育行业相关的责任推到了教师的头上?

比如,会写教案会教课的公务员。

若非相关原因,我还真想写写一二。

——老师是蜡烛,燃烧了自己......

想不通哪来的这么恶毒的比喻。

——教师要写教案,公务员不要写材料?

难道,教师不写材料?

于是,在无数的误解之中,将道德的制高点放上了教育、医疗行业的同仁。

而物质上,却也没有跟上。这才是真正的常态。

在大山的日子里,我沉默着,将一切的草稿碾成了碎片,任其消散于天地之间。

而唯一没有来得及消散的,也许是散落在大山里的野生蘑菇。

因雨而出现的精灵,或会被人摘走,或会被牛羊践踏,或会孤独终老成尘埃,那都是属于那蘑菇的命运。

或许会有蘑菇想着反抗,勇往直前的向前跳去,跳到别人的篮子里,成就千秋万世名。

——但更多的,可能是被煲汤了。在996的大火里,成为了美味的菌汤,被生活好好享受。

蘑菇

四月结束的时候,我搭乘米拉姐的车回了家。在316封路的现在,绕路翻越大阪,原来一个小时的车程,变成了五个多小时。——虽然,仅仅是两个县直接的距离。

到家的当晚,通知五月二到校,上级来检查均衡档案材料。

五月一,坐米拉姐的车一起回。

我的车呢?哥哥开着去贴膜了,本想自己和哥哥一起,没曾想中途转向了单位。

五月二,回家。车牌也到了。

车牌号我很喜欢,0926J。我的生日,我的姓氏。

五月四,我与米拉姐开车,一人一辆,绕路而来。下午五点出发,到的时候已经晚上十点半。夜已深,寂静无声。

校园灯光点点,只是教师宿舍区域有着星光,证明老师已经返校。

五月五,穿迷彩,护校。当然,也要上课。给学生考试,对我来说是欣慰的,从六年级一开始接手这个班的语文到现在,他们有着进步,不明显,但也不大。

毕竟,六年级才开始有的语文,之前的日子里,都是汉语课。

正如,曾经考着小学的英语期末考试,转瞬成了四级考试。

毕竟,他们的母语,并不是汉语。

从全军覆没的成绩,到了终于有一个达到八十分以上,也算是尽力了。

不求其它,只求无愧。

在这大山的日子里,转眼间,一学年都快要结束了。而我接下来的日子,似乎真的该给自己,找一点要做的事情了。

夜
全文完 [ 喜欢本文,打赏作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