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关上房门,紧闭双眼,心中泛起一片感动。背后一凉,发觉都是冷汗。嘴角浮起微笑,躺在床上,眼角流出两行泪水……
--序
爱之舞,一舞一生苦,不为人母不曾舞!
爱之舞,一舞一红尘,不做孩儿不曾哭!
那是去年的一天,天色较为昏暗。不听话的死狗老是乱叫,让我心烦!况且那天又与母亲闹了别扭,又听犬吠,心中别提多腻歪。心中充斥着不满情绪的我,连那丰盛的晚餐都感觉味同嚼蜡,全然不顾母后大人的感受。甚至于都没陪同她一起看《非诚勿扰》这个节目就回屋了。
天空完全昏暗,静谧的可怕!一会传来犬吠,似乎疯了一般,只在主人家的怒斥之下,才勉强住口。不一会,又重归平静。
午夜之后,天地间风云聚变。似乎在苍穹之上,有一人拿着鞭子,抽打这大地。直逼的大地瑟瑟发抖……恐怖,开始了……
我只记得当时的我似乎魂游天外,却迷糊听到急促、狂暴、疯狂的敲门。似乎门是一道分离生死的线条,一边是生,一边是死。在生的那一面,有一个人,急促、狂暴、疯狂的敲门,似乎要破开门,拉一个人进入生的地方。
是谁,如此疯狂?
是谁,如此急促?
沉迷梦幻的我,忽然苏醒,只感觉危险来临!
我的身体瞬间行动起来,一手拉开被子,一手撑起自己,一跃而起,犹如鲤跃龙门。两音落地声,我穿起拖鞋,三步并做两步,拉开门,敲门声戛然而止。
在我面前,是一张惊讶、焦急的面容。凝神一看,原来是妈妈。
“妈,什么事?”我故做镇定的问道。“哦,没什么,刚刚地震了。现在过去了,过去了……没事,没事……”妈妈迟疑的说完,踱着缓慢的脚步走回房间。
原来刚刚发生地震,我睡在墙角处,即使房屋坍塌,我那里也会形成一个三角空间,我是安全的。然而在门口的妈妈呢?
我关上房门,紧闭双眼,心中泛起一片感动。背后一凉,发觉都是冷汗。嘴角浮起微笑,躺在床上,眼角流出两行泪水。口中痴痴低语道:
“爱之舞,一舞一生苦……
一舞一生苦!
一生苦!
一生……苦……”
全文完 [ 喜欢本文,打赏作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