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A·Shadows Dream

孔梦回家了,在这个来之不易的小长假回到家中碌碌无为对于他来说是有几分不可原谅的,原来想出去玩的他在这一刻背上背包回到乡村中,那生他养他二十一年的乡村,他早已经对一切了如指掌的地方,至少表面上是这样的。

回到家中,看着已经老了的父母却在为他而操劳,心中不知道是什么感觉,就像,就像每一次出门在大庭广众下被人扇着脸一样,红、痛,而且无力。与家里人沟通永远不会多过那么几句,厌倦了重复的他早已经想离开这个早已经被注定未来的一切。哪怕,用死亡去打破一切。

再次回到家的他,母亲看着他说他又瘦了,然而早已经受够了一切的他顶着母亲说道:难道非要胖成啥样才行?

于是,在所有人眼里他伤了母亲的心。可事实上他想好好的交流,但是每一次与母亲交流永永远远都是被说教说教,母亲一句一句说着她多想听听她母亲的说教,但是不代表此时此刻的孔梦想听,尤其是,从高中一直重复到大学再到现在的说教。

那早已经受够了。

然后呢,母亲说他只敢顶撞她却不敢顶撞父亲,又开始数落着他。孔梦在这一刻已经是处于崩溃的边缘,孔梦的未来早已经被她写好,孔梦就像剧本中的人物一样机械的演绎着未来,哈哈!多么可笑,十二年寒窗苦读到最后连未来都无法选择,一句一句为你好在这一刻让孔梦想直接离开这个世界。

那一刻,他想起母亲为他的投入,给他做饭,不敢过多的打扰他,可是他的哥哥在同样的这一个阶段却一个人在外,按照他母亲的观点,投入这么多一定有回报,没错,有了回报,从此之后孔梦彻彻底底的成了木偶一样的人,他每一次打开电脑都在怀疑自己究竟是谁。

孔梦喜欢网络,就像有的孩子喜欢打游戏一样,在他父母嘲笑着那些打游戏的孩子说他们能打一辈子游戏之后的十五年后,那帮孩子成了国家队的成员,在电竞的世界里遨游。而他呢?一无所有,所学的一切以及喜欢的一切都不是他所喜欢的,就像,一个木偶一样。在午夜惊醒的瞬间,他甚至于怀疑自己究竟还是不是人类。感谢,感谢一路上将他当作风筝一样的人。

孔梦在家的日子,每一天对他而言就像在牢笼中一样,唯一的乐趣就是彻彻底底的离开,或者离开这个世界。死亡的想法在一个不知何时的时刻彻底映入他的脑海,同时,他也在感激着,感激着没有将他送到杨先生处接受电击的拷问。

都说需要交流,可是又怎么交流?每一天平平淡淡的像被演绎的人生一样,孔梦又有什么好说的呢?然而父母的关切在这一刻又强行闯入,砸开了那大门让他手足无措,诡异的他在这一刻只能选择如同刺猬一样,默默的远离,逃避。

就这样,一种黯然的压抑慢慢涌上心头,随着时间,彻彻底底的占领了一些地方,直到那一天……

某处发生了火灾,在大火中隐隐约约看到一个人影,但真真切切的听到了一阵阵凄厉的笑声,那笑中,只有解脱。

关于本文

本文由A·Shadows Dream投稿推荐,如果您有好的作品,欢迎向本站投稿。

本文投稿邮箱:jiangchener@gmail.com

全文完 [ 喜欢本文,打赏作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