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个不断继续但是没有什么逻辑的故事,我最初开始写也只是想玩。

而现在,我觉得挺有意思的,所以就一直写了过来。你可以从第一篇开始看,也可以从现在开始看,也可以不看,没有什么影响和区别的。因为故事之间,没有什么直接的联系和逻辑,就是为了:好玩。

——姜辰,2021年9月27日。

精神病人的故事 封面 作者:姜辰


“谢谢你还在。”姜辰看着你,眼里几分感动。在这一瞬间,他知道你看到这些文字,对于他来说,作为一个倾诉者,他内心满满感动,甚至想伸出手来捏一把你的脸蛋,然后告诉你:“谢谢你还在。”

你肯定在想,姜辰这货疯了吧?我不过是路过的,为什么要捏我?更何况,你丫怎么从屏幕里伸出手来?

唔,请你不要奇怪,很正常。现在我也很奇怪,为什么你会来看这一篇毫无意义的文字?如果你是为了看题目的话,那么现在你应该看过题目了。那我们走吧,不看了。我去敷面膜了,你呢?不如考虑下关闭了你前面的屏幕吧。然后闭上眼睛,滴两滴眼药水,告诉自己:该洗洗眼了。


你好,我是姜辰。

2021年6月13日,我在梦幻辰风发布了《精神病人的故事》。当时,我只是想调戏下生活,在没有互联网的时代里,生活很慢,车马很慢,我们可以从容去面对和知晓一切。如果在大山深处,甚至可以无忧无虑一生一世。可在互联网的现在,一切白驹过隙,让人反应不及,在信息爆炸的时代里,我懵逼不知所措,尤其是看着一个个奇葩的新闻。于是,我想调戏下生活。

可在2021年7月9日在梦幻辰风出现《精神病人的故事(二)借刀》后,我发现故事有点失控了。

因为我发现我没办法控制丰慕容了。他好像可以自由出入在故事之中任何一个地方,不受任何限制。那一瞬间,我有了一丝丝恐惧。在文章里,他说是我没有给他解释怎么出去,是我编不出来,而他想出去就可以出去……

他妈的,我就没打算让这家伙出去啊!

随后,在8月17日的《精神病人的故事(三)不写就会死》出现后,我有点压力了。因为张小小不受控制地做了一个交易,换了丰慕容的自由。那一刻,我觉得整个故事有了一丝丝诡异。你别笑,我真的有点害怕了,因为我是作者,但是我写的东西不再受我控制。甚至于,这个故事开始慢慢有点逻辑了,但问题是,一个精神病人讲什么逻辑呢?

最主要的是,我原本给自己画的形象是“英俊潇洒玉树临风风度翩翩”,可是在精神病人的第三个故事里,成了“头发渐渐有‘凸’这个发型的趋势,在24岁的年龄渐渐开始了脱发。习惯性留着长发,眼镜泛着光,从边角看向眼镜的厚度,可以感受到近视之深,嘴角一个痘痘格外亮眼,胡茬满嘴,穿着一件黄格相间的短裤,深卡其色的短袖”。

他妈的,这剧本不对!

我骂骂咧咧关了电脑,却莫名听到一句:“九月底了, 该写第四篇了。”

我转过头,空空如也。

睡觉!我拖到十月也不写!


程林有点累了,想回房子休息了。

作为一名精神病人,他觉得自己是唯一一个清醒的人了。比起丰慕容,比如张小小,比起姜辰,他清醒多了。甚至于,比这个精神病院现在唯一的保安张志远都清醒。

可是自己是为什么来的呢?他忘记了。似乎经历了一个个冗长的梦,在醒过来之后这个世界便有了自己了。

“怪事,我的房门怎么是开的?”程林嘟囔着,走进自己的房间,在这一刻,他感觉自己到了伊拉克。

房子里打架的痕迹,流淌在地面的鲜血,他看着慢慢站起来的一个身穿保安服的人,不用质疑,那就是张志远。而张志远前面,还躺着一个人,流淌着满地的鲜血。

他转过头来看,满脸惊疑,程林一看着情况,转身赶紧跑。

从病房跑出来,程林下意识顺着跑着,却发现张志远拿着刀紧紧跟着自己。在这一刻,程林都想转过身骂一句“阿弥陀佛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程林的脚步声在整个精神病院里响着,但是出人意外却在于没有一个人出来看看。似乎对于这个世界来说,多管闲事成了最致命的伤害。在跑到走廊尽头时程林发现有一间房子门开着,推门而入正要反锁却被一种强大的冲击力冲开,原来是张志远也过来了。

张志远似乎念叨着什么,程林没有听清,下意识去夺刀,却发现张志远的手并没有抓紧这把刀。

而下一刻,程林下意识刺进了张志远的胸膛。

鲜血如同喷泉般喷涌,染红了程林的面容。那一刻,他感受到的是来自人类本源的炙热,他的双瞳变得呆滞,耳边传来的是,是这个寂静的世界里,唯一的心跳。

“我杀人了……”程林喃喃自语,抬起头看着监控,他突然想起,可以用监控证明自己没有杀人,证明自己是自卫反击,证明自己是无辜的……

程林拿着刀,一步一步,走向监控室……


姜辰抱着电脑,双手在键盘上写着东西,似乎对于他来说,存在便意味着书写,而书写的,将会是自己内心里的故事。他很纠结,也很迷茫。在一切未知数之中,他想看透所有迷雾去寻找点什么……

姜辰抬起头,看着你,嘴角却是一个微笑,而他的眼镜上,映着屏幕蓝光。

“一切都在掌握之中,还好。”

……


我看着岁月静好,方才发觉时代的尘埃又一次落在里塞外江南。我看着天空渐渐阴沉,打开手机才知道明天似乎又是阴天,甚至有可能来点雨雪。我坐在车里,盯着门口的牌子,叹了口气,时间还长,太阳却被遮住,明亮的天空里,却没有一丝丝的炙热。

新岛,孟尘精神病院。

丰慕容在练习着五禽戏,24岁的他已经开始研究如何长寿了。精神病院的另一房间里,张小小蜷缩在床上,毕竟十月的现在,没有供暖实在是有点点难熬了。蜷缩在床上,一天都没有什么动静,生命就在这一刻停滞了一般。而在精神病院的最东边,一个老旧的房间里,姜辰依旧在键盘上敲击着,一边书写一边喃喃自语:“不写就会死……”

我透过监控,看着这一切,倘若没有那一场命案,没有那一个死循环般的故事,我感觉一切都挺美好。而此时此刻,我转过头看着另一个探头,却看到程林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了一把刀,刺入了一个保安胸口。随后,他抬起头,那喷溅出来的血液染红了那一个狰狞的面容。他盯着探头,仿佛能看到我。我惊愕之中,却见他又低下头看了看,又跑了出来。而他的轨迹,似乎正在来到我这。

我有点慌乱了,监控室有两个门,一个在东,一个在西。我赶忙去将他要冲过来的门反锁扣紧。“咚”的一声,他撞上门,我心脏仿佛从嗓子里跳出来一般。透过门唯一的玻璃窗,我看着他满脸的惊疑与狰狞,就在这一刻,他用从玻璃窗刺了过来。我急忙躲开,门便在这一刻被他推开,我赶忙从另一个门跑出去。

他在嘶喊着,他拿着刀张牙舞爪着,我赶忙跑着,慌不择路,但是我下意识往丰慕容那里跑了过去,因为在我眼里,他是一个神奇的人,似乎一切都在他的世界里可以随心所欲。

“丰慕容开门!”我喊着。

我的脚如同蒲扇一般在地面上扇着,疼,痛!但是死亡的追随让我失去了一切理智。而此时丰慕容大喊了一句:“开尼玛!长寿的最高秘诀是少管闲事!况且哪个精神病院是病人开门的?……”

我听到少管闲事就赶忙转弯跑了,在三转两转之间,我不小心跑入了一个房间,却发现没有新的逃生之路了。而在这一刻,他也冲了进来。我转身与他扭打起来。

不由得不说,人到了绝境,往往有了不一样的力量。刀从我手上划过,那一瞬间疼痛似乎没了,惊恐也没了,但是自己却出奇愤怒,我将刀一扭砍在墙上,张口咬住他的手,而他在一刻手松了的同时又用膝盖向我两腿之中踢去。我他妈!那一瞬间的疼痛让我下意识拿住刀对着他的脑袋就是一下!随着“𪠽”的一声,他两眼瞪着我,看着墙直挺挺坐下,而疼痛在这一刻在我神经上游走,我手松的刹那,两手捂住关键位置,也慢慢两腿如同X一般跪下……

不知道多久,我终于缓了过来,双腿还有几分颤抖,我看着前面的程林,双眼无神,血流如注……我下意识摸了摸被踢的位置,似乎一切还好。

当我慢慢站了起来,转过头却发现程林目瞪口呆看着我,而此时此刻,我前面还躺着一个程林,但是血流如注却又让人看不清楚……


姜辰惊愕地看着键盘,每一个按键在发出莫名的声音,在屏幕上,所有的故事再一次变动。

而最后,在姜辰油腻的脸上架着的眼镜,泛着光,映出的却只是几个字:

死循环。

故事结束。


注:本故事来自《爱、死亡、机器人》第一集第三集《目击者》。

全文完 [ 喜欢本文,打赏作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