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卧室窗户向东,并不昏暗。
在看到一模成绩后,我拉上了窗帘。此时,卧室暗了一点,没有曾经那么亮。
当我深知没有成功,就没有人能看到你背后的汗水。无论你多么努力,失败之后,你就是一个loser时,我在窗帘上挂了两层布,使我的卧室更加昏暗。
最初我并不适应,可两个小时后,我倒是更加喜欢这种昏暗。只有你一个人,品着茶,看着书。即使昏暗的环境下看书会加深我的近视,但那又如何?
我打开通讯录,没有一个人能听到在我内心响起的声音,我无力倾诉,我只能把它咽在心里。这种感觉很不爽,即使在梦里我都会醒。
不甘心,却又灰心。我在这个只看成绩给脸色的地方受够了,若不是内心的不甘,我早就远离这个地方。不甘,是因为我要让这些东西知道什么叫“十年河东,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
此时此刻,已经是凌晨深夜,我睡不着,打开手机,写下这些,只是为了提醒自己,你的卧室很黑,要么呆着,用自己的努力走出去;要么砸了这个囚笼一样的生活,即使付出所有的代价。
很显然,一个胆小的我选择了前者。
卧室很黑。无论是白天还是黑夜,没有灯光,它就很黑。



姜辰
2015.02.03 01:35
全文完 [ 喜欢本文,打赏作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