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就说了11月要归来,然而却等到现在。说是手头的事多,可是静静看着,只是自己不会安排自己的时间。于是,在蹉跎中损耗,直到忘记……

十一月开始,我就在为哥哥的婚礼准备着,我准备的是自己的假条,以及班级事务。地球离开了我依旧再转,班级离开了我一样运行,而我,仅仅是为离别前添加一点润滑剂。

十月之后我们开始军训,而十一月的前几天,我用最快的速度,完成了所有有关军训的事宜。班级里助学金的表单,也完成上交。我不知道最后的名额是多少,也不知道怎么分配,我想,在我与班主任的商谈中,会有自己一杯羹。我不需要太大,但也不可以太少,毕竟每一分付出,就有着每一分回报。

忙完了所有的事,在星期四上午(2015.11.05)启程回家。哥哥的婚礼,在阴历九月二十六,这一天,也是妈妈的生日。

远在广东和湖南的三姨和满(四)姨夫代表着远亲来了。而说着叔侄还是叔侄的三爷爷,在商量中缓缓而来,毕竟对于他而言,一切都在算计,人生就因为算计而精彩。哪怕最后把自己网罗到黑暗之中。

星期五中午,兔子爷,我哥,以及徐瑞哥,罗群哥,姜玉梅女士(小姑姑),张宣哥在驾驭着如风的车到了蜂场,准备接亲。当然,接亲的队伍里有我。

在结亲的前一天(也就是星期五晚餐时候),我们在蜂场吃着饭,哥哥拎出一瓶白酒,和几位哥一起喝上了。张宣哥说给我倒,我说谁倒我敬谁。因为不知道是谁说我酒量好,于是我便直接摆上了空城计,只要你不怕和我一起喝,那就倒。然而坏处还是有的,毕竟凡事有度,一旦过头了,那可能会反噬一下。比如:我乖乖的喝了那杯酒。

可见当年诸葛亮的度拿捏的是相当给力。

接亲之后,在最快的速度中到达了苏乡。此时,才1135。万幸,在12点之前。

当婚礼开始,当夫妻对拜之后,当宴席已经开始,我这个摄像,就和新郎新娘一起去敬酒了。当然,这里免不了伴郎和伴娘。我不会说伴郎就是张宣。

敬酒敬到苏乡人时,我就在后面来了一句:伴郎伴娘来一个。

于是向山叔到了一杯(纸杯,茶杯)白酒……

于是在结束后,伴郎和伴娘看我的眼神变了,而当他们在哪里得知我酒量大时,我就顺水推舟和他们喝起来了。然而意外的是,伴郎着实不胜酒力。

婚礼的宴席落下帷幕,闹洞房自然别有风味。按照徐哥的说法:债多了不愁。于是对待新郎的问题上,坚决不怕打击报复,反正终有结婚的时候,这次整了新郎,至于他的报复,等我结婚的时候再说吧!

于是,我看着浑身缠满胶带的新郎,默默地开启了摄像机……

第二天,背着电脑和几袋喜物就走了。毕竟请假的这么几天,也应该返校了。而返校第一件事,居然是拿快递。

随后,便把电脑从XP变成了WIN7.以及,上网买了一套鼠标键盘和2G内存条。

一切就这样慢慢度过,事不多但是拖延的长。归来的我,看着过去的事,只能默默的说:往事随风,一切安好。

姜辰

2015.11.09

全文完 [ 喜欢本文,打赏作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