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花 书面截图 梦幻辰风.jpg
“花开无叶,有叶无花,花叶相错,永生不得相见。”

之后房间里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当中。齐明轩静坐在案前,低头,神情黯然。周围仿佛被一层忧郁包围着。
齐珍知道,四哥恐怕是又想起过去的事了。四哥,你真的打算就这样一辈子不娶亲么?看着齐明轩一人独自承受着痛苦,齐珍心里很难过。

第十二章

回去吧不知过了多久,房间里才又传出低沉的嗓音,只是那声音中有些嘶哑。
四哥,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吧,何必如此纠结呢?
珍珍,你不会理解的。回去吧,让云鹰送你回宫。
“……
好,那我就先回去了,过几天再来找你回应齐珍的只有满屋的寂静。
齐珍走后,齐明轩仍然保持着原来的姿势,一动不动,只有那眼中流露的伤痛,暴露了主人的真实想法。
雪苑的凉亭外,雪嫣一身白衣,静坐在亭中,轻手抚琴,曼妙的琴声在竹林深处飘荡,如一缕絮风,萦绕不绝。
小姐,我们回来都有几日了,霍府那边,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啊?小香一人百无聊赖的坐在台阶上,呆呆地望着。
急什么,他们不来,正和我心意素手清抚,一串音符滑出。
小姐,我听说,本月底是太后的寿辰,他们这个时候叫小姐你回来,会不会有什么阴谋啊?
噗嗤……我的傻丫头,你有时间在这瞎想,不如去给小姐我做点吃的,我都饿得前胸贴后背了
啊?小姐我错了,我马上去给你拿些吃的过来,你忍忍啊说着,不等雪嫣回话,一溜烟的跑出了竹林。
哎,很是个傻丫头雪嫣独自一人坐在凉亭内,暗自发笑。
有一点,小香说的很多,自己都回来这么久了,霍府竟然一点动静都没有,她可不会傻傻的相信,陈桂芳会不知道自己住在哪!
转念一想,这样也好,至少自己不必面对一群虚情假意的人!

第十三章

太后寿宴在众人的期盼中,终于到来。满朝的文武百官,皆奉命携带各自家眷,进宫为太后贺寿。
皇宫门口。哼,这都什么时候了,霍雪嫣怎么还不来?
芯儿,注意你的身份一旁的陈桂芳提醒到。
……”霍芷芯精致的妆容上,此时写满了不耐烦。
再等等吧,已经派人通知了,她不会不来的。霍府的当家人霍纲发话了,场面瞬间安静了下来。
不知过了多久,远远的听到马车咕噜的声音。待马车停下后,从车内走下一位清秀佳人。
雪嫣见过爹,二娘,大姐。走上前的雪嫣,一一打着招呼。
恩,来了就好,我们走吧霍纲微微点头,就率先向宫门内走去。
哼,让我们等那么久,霍雪嫣,你这架子摆的够大的啊
恩,辛苦大姐了,等了我那么久。霍雪嫣转头微微一笑说到。
霍雪嫣,你……”
“……
咳咳一看女儿情景不对,陈桂芳连忙拉住霍芷芯的手,朝她递个眼色。
雪嫣啊,你这多年不在京城,待会见了皇上太后,及各位娘娘,可千万要小心谨慎,别说错了
呵,这是在变相说我家小姐不懂规矩是么?小香很是气愤。
二娘说的是,雪嫣记住了就是对于陈桂芳的讽刺,霍雪嫣仿佛充耳未闻。之后几人缓步进入宫内。

第十四章

因是夏天,太后又极其喜欢花,所以皇帝特意将寿宴,摆在了御花园,最显眼的中央。
此时的御花园,人声鼎沸,因宴会还未正式开始,各位官员及女眷们,三五聚在一起,肆意畅谈。
刚走进御花园,看到如此热闹的场景,雪嫣一下子有些不知所措。此时她有些后悔来这了,她现在需要一个安静点的地方。
想着,她就对陈桂芳说道二娘,现在宴会还没开始,我去其他地方走走。
陈桂芳巴不得她不在身边恩,去吧,要不要找个熟人带你?
多谢二娘好意,我从小便在这宫中玩耍,相信没人比我更熟悉了说完,不等陈桂芳反映,便转身离去。
小姐,夫人太过分了,她怎么可以这样。
雪嫣知道,小香这是在不满陈桂芳对自己的暗讽。正欲说话,只听有人朝自己走来,似乎还在争吵些什么。
雪嫣诧异,虽说这御花园人很多,但自己为求清静,已经经量避免人群了,怎么还会有人?
哎呀,四哥你等等我嘛……你听我说啊此时齐珍追在齐明轩的身后,嘴里还在不停的喊叫着什么。可走在前面的齐明轩却罔若未闻,自顾自的走着。
因为此时的他,心中有着一团怒火。提前入宫拜见母后,可不曾想,却因为提及选妃一事,让他与惠妃,差点吵起来。
“……
哎呀,四哥,你怎么突然停了啊,撞的我好疼可怜的齐珍,摸摸撞的发疼的鼻子,埋怨着。

第十五章

可一会,她就发现情况不对,四哥站着不动了?在看他的表情,一脸的凝重,却又仿佛夹杂着一丝丝的喜悦。
顺着他的眼神望去,只见在不远处,站着一位姑娘,双眼水灵,眼里似乎蘸满了泪水。两人就这样呆呆地隔空眺望着。
额,现在是什么情况?齐珍左看看,又看看,还是没搞清楚,到底是什么鬼……
明轩……”
你还好么天知道,问出这句话,雪嫣费了多大的勇气。努力克制眼泪,可眼泪就是不受控制的滑出了眼眶。迷糊了双眼。
怎么,难道没人告诉你,你该叫我一声靖王么?齐明轩冷峻的声音,在雪嫣耳边回荡着。散去了不少的炎热。
丞相大人,就是这么教育千金的?不知道见了本王和公主要行礼的么?冰冷的语言,再次透过空气,刺激着雪嫣的内心。
暗自平复心情,恢复正常后,雪嫣身体欠身,眼眸微垂民女霍雪嫣,拜见靖王,公主。
哎呀,没事的,快起来吧。我和皇兄不会怪你的一看情形不对,齐珍忙出来打圆场。
虽不知道,两人之间到底怎么了,但从两人看彼此的眼神中不难看出,他们之间一定发生过什么。
多谢公主。
恩,宴会快开始了,你们赶紧过去吧,晚了就不好了。
是公主,民女先行告退。说完,不在看齐明轩一眼,转身朝御花园中央走去。

关于本文

本文由作者咖菲猫(QQ:1390707249)投递,长篇小说《彼岸花》,期待您的关注。本文同步发布于今日头条,如果您喜欢,您可以通过多种渠道订阅本站或许最新文章。如果您有好的文章,欢迎向我们投递。

——常驻梦幻,关注辰风:订阅

——以我之笔,写我之心:投稿

全文完 [ 喜欢本文,打赏作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