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个人都有一个疯狂的灵魂,只不过,在平日里已经深深的隐藏了起来。然而当到一定的机会,便会被激发,彻底的癫狂。我叫影子,喜欢玩弄这些,而这一次,我将会为你展示,将三个人,彻底改变。也就是,让盲人看清,让聋子听清,让哑巴言语。

01

“你好,请问,看到我的狗了吗?”一个戴着墨镜的人向我问道。他是个盲人,但是我知道他一定是向我问话,毕竟,这四周只有我一个人。

“唔,没有看到。您的导盲犬跑开了吗?我可以送您回家。”彬彬有礼,几分温和很容易让人放松警惕。

他咧嘴笑了笑,有点腼腆的说道“真是不好意思,麻烦您了。我家住闲人小区4单元201 。”

我点点头,我知道他看不见,但是,如果还有别的人看呢?

我扶着他,一路走向闲人小区。在走的霎那,我默默的看过倒在草坪中的一条狗,那条狗口吐白沫,中毒一样,昏死在那里。或者,已经死亡。

在不断的聊天中,我知道,他叫寒梦,寒冷的寒,梦境的梦,这是他在失明之后改的名字。之所以改成这个,是因为在失去了视力之后,自己的梦想,彻底的碎了,心,也寒了。在寒与冷的世界,他只有一个新的目标,活着。就像梦一样不切实际。而他的职业?目前,属于待业。在远离家乡的这,这个苏城,他举目无亲,而自己失明的事情,也从未告知家中。毕竟,他只是慢慢的等待着死亡的降临。

到了他的家,方方正正的布局让一个正常人也可以闭着眼睛找到任何想找的东西。我看到桌子上有一个路由器,惊愕的问着,“你家安装路由器是?”

“哦?路由器啊,这个只是为了让我用手机可以方便的控制一下东西,毕竟,家里的很多东西都是物联网设备,连接的网络都被我改装成路由器这个局域网。而手机呢,依靠语音助手可以实现控制。呵呵,我失明之前,是物联网工程师……对面那家以前也是物联网工程师,只不过出了什么事,房子一直空着。唉,真想他们。说道想,我有点想家的父母,但是现在这样……

怪不得,我一直觉得这个瞎子的收入很高,原来这就是他即使坐吃山也不空的原因。

趁着这个瞎子不注意,我偷瞄了一眼路由器的pin。在和他告别之后离开,在确认他没有出来时,我又折回他家门口,测试出了他家的Wi-Fi

回到家后,我仔细想了想,经过一天的准备,我一直借着快递哥和外卖哥的身份,观察着这个瞎子的起居。每天固定的10点到12点,他都会去散步,路径基本是我和他相遇的公园那里。

完美。

在通过一些忽悠之后,我打开了他家对面邻居的房门。除了厚厚的尘埃,一切都是“家”的样子。

连续两天,找了三四个个开锁匠,终于把这个瞎子他对面邻居的门打开了。虽然开锁都要提供身份证房产证这些,但是假证呢?尤其是,一脸着急的我催着开锁人,似乎再不完成我就错失了什么一样。之所以换了那么几个,是因为有那么几个非要去派出所登记。

完成这一切的我,当天夜里就到了他邻居的家住下。打开笔记本,通过pin登录路由器。略作修改。

然后,精彩就开始了。

“儿子?”瞎子听见这个声音一愣,回答道:“爸爸,有什么事吗?”

“没,就是好久没联系了,你最近咋样?”

“还,还不错。你呢?身体咋样?要不要我最近给你打点钱回去?”

“不用,就是,你啥时候有时间回来看看呗。”

“最近有点忙,等等吧。”

“可你都半年没回家了……

“没,今年一定回去。爸,我这有点事,先挂了。”

寒梦挂了电话,抱着膝盖慢慢蹲下,不断啜泣着。自己已经是一个废物了,又有什么脸面回去?

“你这个魂淡,都变成了瞎子?完全是一个废物!”

声音突然从手机中传来,这个是他父亲的声音,虽然有几分生疏的感觉,但确确实实是父亲的声音,寒梦惊愕的张着嘴,没有任何反应。

“你就是一个废物,除了吃和睡,一事无成!什么都不行,看看别人家的孩子,你呢?完完全全的渣滓!我怎么有你这个儿子?我没你这个儿子,一天到晚就知道玩电脑,什么用都没有,你就是一个废物!妈的,劳资又要拿棍子来揍你……

这一刻,寒梦清晰的看见自己的父亲拿着棍子向自己走过来。一路走一路骂骂咧咧,寒梦大喊一声从门口冲了出去,从楼梯滚了下去,然后,也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不过,他切切实实的看见了自己的父亲,那样的清晰,就像自己孩童时候一样……

那个时候,自己一无所有,没有任何人的理解,活在自己的世界。等到拥有机会飞翔,却发现翅膀已经断裂。断裂的翅膀,又回归到曾经的梦魇,又有谁能坚持自己的理智?

02

瞎子看到了。看到了过去的痛苦。

下一个目标,是聋子。

然而在去寻找的目标之前,我学习了开锁技术。同样的公园,我发现了目标,在经过跟踪之后,我知晓了他的家。

很巧,还是闲人小区。只不过,是4单元801。顶楼的幸福就是爬楼。闲人小区有一个特色,就是没有电梯。而对面802,据说是人民教师姜辰的家。

突然对姜辰有了几分兴趣,遗憾的是,这次目标是这个聋子。

他很喜欢在微信聊天,似乎是因为微信可以将语音转换成文字。他原来工作于DJ酒吧,由于强大的噪音污染,以及一次意外事故彻底失去了听力。他叫冷情。

冷情一如既往的回到家,他原名叫孔飞凡,然而在失去爱情之后,便改了名字叫冷情。冷若无情。

在意外失去听力后,他的便做了一名绘画者。在拼搏几年后也有了自己的成就。然而不知所以,他依然住在闲人小区。

不过,我似乎知道原因了。我的绘画能力一般,但是我打印了一些贴画。毕竟我这一次,是要让一个聋人听见声音。正如,上一个盲人看清一样。

冷情打开门,却呆在了门口。整个家的布局已经变成了红色,血液一般的鲜红,如同曾经。在那如同摆设的音响在这一刻突然有了声音,而冷情之所以知道有了声音,是因为上面的灰尘在震动间落下。冷情刚刚向前走了几步,门自动关上,而墙上呢,则出现了一个人像,那个样子,正是冷情的女友。前任女友。

……冷情浑身发抖,想要跑开却感觉自己的脚已经被定在地上。一种宿命的感觉涌上他的心头。

那时,自己没有钱,一无所有却爱上了她。

就像一个卑微的屌丝爱上了女神。

那是他第一次动情,也是最后一次。因为爱一个人,真的不容易,短短一生,能爱几人?

他开始追求她。

然后呢?

她永远的离开了他。或许这个现实的世界,需要的是现实而不是虚拟,需要的是金钱而不是爱情!

他依然清晰的记得她那个骄傲的面孔,他依然清晰的记得她离开时的模样,他依然记得她看上珠宝而自己没钱时的窘迫……难道普通人就永远无法拥有真正的爱情?只能望尘莫及,然后等待被羞辱?

似乎,就是这样的。

那个声音,那么清晰,“我要的爱情,很简单。可是,你给不了。”

“我怎么给不了?我现在给不了吗?”冷情大声的喊着,这一刻,他听清了音响的声音,那是惨叫,那是哀嚎。

聋人听清了。他听的很清楚,自己当初所想的,是那么清脆,那么清晰,清清楚楚的从他的耳朵,进入他的心。

他听清楚了。

03

“你看,我们家的孩子就是这样,不愿意说一句话,和哑巴一样。我们这样也是为了他好。可是……

一个消瘦的孩子在我面前,他的父母焦急的和我说着。

然而他只是淡淡的看了看我,就低下眉头。顺从至极。

忘了说了,我是心理医生。我叫影子,独一无二,我前面的两个案例,你已经知道了,这个孩子,将会是我的第三个案例了。在最后,我会把前面你的疑惑一一为你解答。

“他学习怎么样?”我让孩子出去后对他的父母问道,他的母亲有几分苍老,无奈的对我说道:“他学习不好,我已经愁了很久了……

“你也说了很多次吧?”我笑着对她说道。

此时此刻,那个孩子的父亲急着说道:“对,就说了他呢么几次,也是为了他好,前段时间他有网瘾,就让他去杨永信那里治疗了,回来后好了,等到又两次考试之后,成绩没什么提升,我和他妈就说了他几次,然后,就这样了,去医院查不出原因……

“孩子叫什么?把他留在我这里三天就好。”

“他叫……墨承。拜托你了,影医生,拜托你了,我们这真的是为了他好。唉!”

终于清静了,我看着他,正如他看着我,我笑了,“你父母走了,没必要了。”

他看着我,眨了眨眼,一脸无辜,不明所以。

我拿出怀表,把他催眠。在他耳边播放了一段段早已经准备的声音。

“你这是搞什么嘛?和你学习无关,你的主要任务就是为了学习……

“孩子,我们这是为了你好,你只有学习……

“儿子,听话,好好学习,如果不学习你以后干嘛……

“你怎么又没考好?有什么用?看看邻居的孩子,他们能会你为啥不会?你不学习是吧?再把你送到杨永信那里去……

墨承感觉自己在一个黑暗的世界里,无边无际,如同牢狱,然而喋喋不休的唠叨却绝对不会断绝,一句又一句,灌入耳朵。躲不开,逃不了……

只有慢慢的麻木,忍受……

或者,变成他们所期待的样子,可是我不愿意改变啊!墨承大喊了一句,从此,便闭上了嘴巴。再不言语。

从黑暗中慢慢苏醒的墨承看着影子,只见影子在纸上写了两个选项,一个是“继续”,一个是“改变”。

然后听见影子说:“你可以说话了,你选择哪一个?我给你方法。”

“改变。”

End

有一种软件叫“Morph VOX”,还有一个叫叫“Audition”,可以对声音做出改变,但是改变的和原人声音一模一样,还是有点难的。通过窃听寒梦的电话,知道了他父亲的大概声音,然后将后面的一段话转变好发给他。

也就是这样,有了几分生疏,但是,寒梦失明时间不算长,听力还是一般。

通过同样的手段到了冷情家,借鉴社工手法得到他的信息、历史。然后呢,改变了他家的配色,贴画。音响上播放这来自恐怖片的声音。

最后的墨承,只是简单的催眠唤醒。其实前两者,也是如此。

每一个人都是癫狂的,只不过,隐藏在了灵魂深处。

姜辰

2017.01.17

全文完 [ 喜欢本文,打赏作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