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始终坚信,在隐秘背后,会无限放大所谓的恶。直到这个恶摧毁了当初并不想摧毁的,它们才会停止。

我看着梦幻辰风姜辰的一篇文章《键盘最后的正义》的最后一段,不由得发出几分感慨,原来在这个世界上,当我们戴上面具之后,便是一个充满了无限可能的人,无限可能的善,以及,无限可能的恶。

在这篇文章里,讲述了一个离奇的故事,据说来自现实,而我,则真的希望是来自姜辰他自己幻想,他自己的杜撰。可是事实告诉我,这一切都是真的。让我一瞬间,在思考着许多,我担心,我害怕,我成为了其中的一员。

直到,故事开始,在我身边的故事。一个让我害怕的,离奇的,希望是姜辰杜撰的故事。

那天,雨滴如泪,从天空中点滴的落下,啪嗒......啪嗒......轻触在地面上,它原本晶莹圆润,但是却莫名其妙的跌落,砸在大地上,碎裂,在痛苦中,消失。

“老妹,快开门。”我敲着门,用手擦拭着头上的雨水,然而却无人应答。

“怪事,这个点,这丫头早就放学了啊,咋?没回来?”我嘟囔着,十分不情愿的拿出钥匙打开了门。进门,地上的鞋子赫然昭示了她在家。我今天应该没有得罪这丫头,怎么不来开门?

“老妹,咋地了?不给你哥开门?”我高声的呼唤,同时也在一旁换着鞋子。

我走到她的闺房,那推开门的时候,我真的希望这一刻她跳出来对我说,“哈~吓到你了。”

可是没有。我看到躺在床上的她,而她的电脑桌上,摆着一瓶药,或者说,只剩下几个药丸,以及一个偌大的瓶子。我看着躺在床上的她,我冲过去,晃动着她。我希望,这个时候她醒过来对我说,“哥,你干嘛?吵人睡觉。”

可是,没有。

我打了120。我给爸爸妈妈打了电话,我一个人无助的蹲在地上,不知所措。

妹妹走了。

在她走的七天里,我每一夜一直在床上辗转反侧,我相信这一切不是那么简单。我的妹妹阳光开朗,怎么会选择自杀?

她头七的那天,我彻夜未眠,我走到她的闺房,打开她的电脑。尝试了几次输入不对密码之后,我选择用PE强制删除了原密码。

打开浏览器,在历史记录里,我看到好多关于“97少女”的网页,我一一打开,发现都是谩骂“97少女”的帖子。我不明白,这与“97少女”有什么关系,那一个脑残的该死的......

我叹息的摇摇头,打开她生前的QQ,看着空间,不由得点进去,然而,在她的QQ日志里,那些锁的日志,我似乎明白了。

“97少女”据说是一个比较乖张的女孩,她开发了一种可以混淆网络信息的程序,可以让人伪装上网状态,同时做到加密。

然而她性子比较怪,总是喜欢把别人的东西复制过来,然后加到自己的东西里,或者逆解析别人的东西,而自己从来不开源。

她圈粉圈了很多,同时,也树敌了很多。就我个人而言,我很喜欢她的这个程序,然而不开源,让我一直不敢使用。

后来,网上莫名其妙的骂声一篇,我知道她有粉丝,可是,那又有什么用?她已经被塑造成道德败坏的,只知道抄袭的,不知道开源分享的人了。

当然,我也是这样认为的。而且,我也曾发帖这样说过。

有一天,我妹妹问我,怎么看“97少女”,而我,也将自己的想法告诉了她。那一刻,我感觉到她的眼神很奇怪,可是,却又说不明白哪里奇怪,直到今天我才明白,那是痛苦,是绝望。

后来,程序开源了,但是对“97少女”的骂声,反而增加了。那一刻,我也不明白为什么,直到有一天问一个人,他告诉我,“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但是一天在现实中受呢么多气,总是要发泄一下的,反正踢猫嘛,啊哈哈哈......”

笑声好刺耳。

我看到我妹妹最新的一个日志,落款是七天前。

居然把我家人信息人肉出来了,这个程序是我这么久的心血,我又怎么可能开源。可是,连我哥哥......
开源吧,无所谓了。
可是为什么我放弃了我依然那么多骂我的?诅咒我的?让我去死的?是不是只有我死了,这一切才会好起来?
我真的想死了,不能让他们伤害我的家人。
可是,我真的想不明白,为什么啊?

我曾以为一切都是天降正义,所谓的“出道”(参考恶俗百科用词),是无奈中的以暴制暴。那是如同蝙蝠侠一样的世界之外的执行者,将无知和脑残,打回原形。

可是,这一瞬间,我感觉到好多不对,原来在以暴制暴的背后,有那么多不知所以的人,他们不辨是非,只知道一味的跟着,对于他们来说,更多的仅仅是发泄自己心中的不满。

那些不满,来自于现实,当他们戴上面具,走到网络世界,就可以肆意的发泄了。

原来我妹妹是死在我们这样的人渣手里!

我登陆我的账号,进入了那么论坛,在论坛里,我发了一个帖子,《谢谢你们,让我妹妹“97少女”走进了天堂,你们和我都是凶手。》

在那个帖子里,我把一切内容写的明明白白。

我看到了一些回复,他们说,“对不起,我们也不知道会造成这样的结局,对不起......”

还有回复,说,“该死的东西......xxxxx”

没错,谩骂。

后来,事情被证实是真的,可是,他们的道歉和谩骂又有什么意义?

我花了我攒的所有钱,买了DDOS攻击那个论坛。对我来说,一切还有什么呢?对与错,又有什么意义?那不如,一切都去死吧。反正在你们的键盘下面哪有什么对错?

在妹妹彻底安葬之后,我选择休学一年。然后告诉父母说出去散散心,我带着我妹妹最喜欢的瑞士刀,以及Sharp Bother给我的一些信息,那些所有谩骂者的真实地址,我想,去散散心。

在那个列表最后一个,我知道,是我。

我始终坚信,在隐秘背后,会无限放大所谓的恶。直到这个恶摧毁了当初并不想摧毁的,它们才会停止。然而让他们摧毁的,又有多少美好?

键盘最后的正义

End

本故事纯属姜辰虚构杜撰
全文完 [ 喜欢本文,打赏作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