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突然添加了王鹏老师的微信,打开他的微信朋友圈,从过去走到现在的时间长河里,看到他生活的影子。与此同时,我看着自己的朋友圈,清清静静,寥寥几条。恍惚之间,我看到自己在一夜之间删除所有的朋友圈,亦或者,一夜之间删除所有的动态。

回想起以前,在高中的时候,有着每日的倒计时,每一天都是一百来字的随笔,然而在高考之后,一切都化作了碎片。

后来到了大学,还经常写点什么发在朋友圈,或者发在QQ空间。我曾记得,有一段时间,梦幻辰风三百篇,QQ空间一百篇。

后来,一夜之间,删的干干净净。

从那以后,朋友圈发了就删,或者等待几天就删,究其原因,一来是自己强迫症作祟,二来是习惯了看点赞和评论。或者说,有不和谐的评论,或者,没有评论。

在博客圈发布文章,慢慢聚合的是会看或者会评论的人,而不是在QQ空间,微信朋友圈那样,点个赞或者直接无视的路过。我们在社交平台发布的讯息,每一条,一是为了记录,二是为了分享。分享的没什么人关注,记录的被冷嘲热讽,于是,就慢慢停歇了。

记录,我发布在梦幻辰风的每一篇文章,数据都在我自己手中,我需要时,可以随时恢复。

分享,我分享在我的站点,你来关注来阅读来评论,皆有你意。但是呢?如果冷嘲热讽,我可以直接删除,甚至屏蔽。

于是,我拥有自由。

在微信朋友圈分享的,如果有一条不合乎规范一二,那么会被和谐,而在自己的站点里,我随心所欲。有违大陆的法律,我可以搬迁到海外,有违海外的法律,我可以搬迁到更加深处的Tor或者ZeroNet中去。

于是,我拥有自由。

在生活中,我将自己慢慢的分割成了两个人,一个是喜欢网络或者在周围人眼中的电脑玩家的理工男,另一个,则是活跃在虚拟世界的一个文青。前者或许是一个理工的语文老师,后者,则是追寻一个不存在的梦的向往远方的文青。

在生活里,我很反感有人在现实中对虚拟的我指手画脚,比如,如果生活中有一个人直接问我,“梦幻辰风的哪篇XXX,你写的XXX,是xxxx”。

每一次这样的交流,我都是不耐烦的,甚至于反感的。属于虚拟的,本就是虚拟,我所写的或许是真实的世界,但是它存在于虚拟的文字中,既然如此,又何必将我自己聊进去?就像,生活是一部小说,我将其写在了虚拟的网络世界。

我发在朋友圈的点滴,若非有着特殊的纪念意义,恐怕早已经删除了。

这是十九岁生日的:

2016年9月25:
十八道轻描淡写,又一笔渲染而过。
信步征途,岁月如故,问心有甜无苦。
聚万种风情,任由飘舞。

这是去实习前一天,实习的第一天就是我讲课的第一天。

2017年9月6日:
十年寒窗苦读,终执教鞭而为人师。
笑文墨涛涛却难倒出点滴。

这是在实习期的一天拍的,那一天我的指导老师委托我一件私事,于是起早过去,而起的过早,校园里空无一人,于是,拍摄一张,写下点滴。

2017年10月20日:
这么久以来,一直都是匆匆忙忙。我疾驰而或奔走,不过是追寻一个虚无缥缈的答案。然而在一个起早的上午,在空无一人的路上,看着秋叶而落,看着远景模糊,原来,真的错过许多,快的世界里,也应有慢的生活。浓茶淡饮,开卷提笔。😌

匆忙 骑车 梦幻辰风

在实习结束之后,我重复发布了这一条,有照片,也有三国杀里sp姜维的台词,我最喜欢的一句。

2017年10月27日:
纵使困顿难行,亦当砥砺奋进!
——在23小实习的日子结束了,感谢一路老师指导。

纵使困顿难行,亦当砥砺奋进!

在实习回来之后,感冒了,而感冒的日子里,闲在惠远广场上的椅子上,闲拍一张,然后,晒着太阳。

2017年11月14日:
给时间以希望,祈岁月之芬芳。
寒日暖阳,悠哉流年。

寒日暖阳 梦幻辰风 姜辰

除了这些,或许还有许多有纪念意义的,然而,却已经被删除的干干净净。而一直没有删除的,也就只有我的梦幻辰风了。

我为什么很少发朋友圈?

或许,朋友圈里,每一次分享,我都是为了继续去创造自己的形象,去分享一个我所想分享的我。既然如此,还不如不发,毕竟那么在乎别人的看法和评论,不如不发,一切安好。

如果以后发朋友圈,你会发什么?

真实的自己 or 一个虚构的自己?

在乎冷嘲热讽?在乎是否分享?

不如,静默的当一个观众,将自己想写的,写在自己的站点,在自己的世界里,不用在乎任何人。

毕竟,你就是唯一的你。

全文完 [ 喜欢本文,打赏作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