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不觉,时间过了这么多。我在这段旅途中,时而迷茫,时而低落。我不知道我最近怎么了,低落时只想躲在自己的世界里:晒着太阳,忘记一切。
听着耳边响起的曲子,我痴痴的看着前方,静静的在写着文字。
明天过了,就是四模了。四模,我不知道怎么面对,一模、二模、三模,我将一场场考试当做战斗,写下的《风云起》,到最后却是“二模伤神为哪番?”、“三模失利又如何?”……
不谈学习,谈了都是多少郁闷。在实力为尊弱肉强食的世界,没有实力,你只是路边的石砾。在别人的戏里,你不会是主角,只是连龙套都不如的路人甲。
极端,或许我正在变得极端,在极端的眼光里看着这个世界,我似乎想明白了很多事。看透了很多,很多人的面目,让人看着真的有点反胃。
一堆螃蟹,当有一只螃蟹往上爬时,总会有那么几只用钳子钳着它的后腿。当它爬远了,那两只螃蟹钳子够不到时,它会在那两个螃蟹的圈子里,成为最负面最负面的……螃蟹。或者说它离开了那里之后,它就无法再回去了。如果那个螃蟹被扯了回去,那么这个螃蟹就成了一个笑话。
就像曾经,一个人说着“傲世舞梦?还傲世?你就一个笑话!舞梦?你就一个舞娘!”……
“就他?这题就他能答出来?哦哟,算了吧……”
“他?就那样的人。人不球行……”
似乎,整个世界的矛首都指向他。
可是,当重演一切时,就像他推演象棋时,他笑了。
他只是一个想爬到自己世界的螃蟹。
此时此刻,情深根种的爱恋注定与他无缘。等待他的,在高考之前的,只能是情深缘浅或者是流水有意换得落花无情。但是对他而言,这些,都化作了在火焰中起舞的文字,在那梦中的火焰之后,只有余下的灰烬,随风而逝。
他笑着,流着泪的笑着。他有苦时,没有人能倾听,他也没有向任何人能诉说。
打开通讯录,一堆人里,他却在翻页中停下了手。因为,不知道有谁愿意倾听?毕竟,每一个人,都有着属于自己的事。父母,他不愿意说,他不希望父母为他的事操心。他在心里,一直倔强的认为自己长大了。
登上QQ,发现在线的,或许并不在线。不在线的,或许是自己隐身,或许是对他设置了在线对其隐身。就像他一直像一个幽灵的隐身着。或者,有一些已经把他删除了,毕竟,他是一只想爬到自己世界的螃蟹。他蹬退了那些钳子,他在逃离……
他爱吃奶糖,甜。至少可以暂时忘记一些事。(事实上他是忘不掉过去的)

写完了这篇文章,这篇在无数思绪中写下的文章,却发现夜已深了,该睡了。
晚安,世界。

姜辰
2015.04.12
全文完 [ 喜欢本文,打赏作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