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像我从9号之后,就没写什么东西了。作为闲人一个,天天在虚拟的世界里沉浸自然不是什么好事,更何况在刷刷刷的时候就不知不觉将一天荒度,突然间想起,曾经一位著名的博主自称是尽量不在互联网上看视频的,而是尽量去阅读文本,因为文本的阅读速度可控,而视频不能。(然而我一直觉得是他网速问题。)

于是,索性快进了自己的时间,恍然间便是今天了。与过去相同的是,又是凌晨。然而在凌晨的自己,总是有几分冲动的,比如我又想体验下Linux家族中的elementary OS这个发行版,毕竟,1.39G,小;桌面,仿MAC,对于长期在win下有审美疲劳的我来说,漂亮;Wine,可以运行一些简易的Exe。

Elementary OS

最后在双系统与重装纯Linux 之间,我选择不弄。

好多时候,我们似乎总是因为一些莫名的原因,有着冲动的想法,然而却从未考虑过是否现实。如,深夜看着淘宝冲动的网购着一堆不需要的东西,Kindle买回来后书没读多少倒是真的成了泡面盖子,买一件衣服不因为其好或其特色而简单因为自己有了半价的优惠券,或换一个新的平台只因为其颜值而不考虑其它......

冲动的自己,在冷静之后却觉得可笑。以win为主要生产力的我,对于linux,一直保持着体验,但是未必能够当主力,除非有一部新电脑的想法将Linux的发行版留在虚拟机中品味。

冲动的时候,多用凉水洗脸,可以预防感冒,还可以避免破财同时免灾。

毕竟,Linux 我只会一招,sudo rm -rf /* 来为系统加速。(坏笑脸)

前面说最近沉迷虚拟,或在陪着茜茜玩“我的世界”,或研究如何在服务器上搭建我的世界pe服,经过我的仔细研究,我发现我的电脑网速不够快。以至于Xbox经常出现无法登陆的情况。(当然,服务器1M的小水管也实在撑不住。)

思前想后,用了微软的DNS(4.2.2.2),登陆是不错了,但是访问别的感觉就不给力了。

于是,便在DNS们之间一个一个的切换,通过ping这个完全不怎么可靠的方法来确定。而在此之前,我一直用着DnsPod(腾讯)的DNS(119.29.29.29),速度而言,在手机上感觉很快,而电脑却不怎么敢恭维。

随后,我先后测试了谷歌的(8.8.8.8)、微软的(4.2.2.2)、阿里的(223.5.5.5)、CNNIC SDNS的(1.2.4.8)、清华大学的(101.6.6.6)。

至于114或百度的,因为时间等关系就不测试了。反正感觉邻居家的网,ping 101.6.6.6是速度相对而言比较好的。在电脑上启用之后,打开Xbox秒登陆。看样子,我选对了。

DNS

好的东西,当然要分享,单纯分享怎么行?还要让它用。毕竟我认为好的,你也必须说好,不好就不是XX人。于是我分享给手机,设置好DNS后,怪哉,我好像连看视频都不行了。

既然看视频不行,那我们就看看论坛,看看杂七杂八。事实证明,我想多了。于是又切换回DnsPod的,手机上体验倒是不错。既然这么稳,那我还是用这个便好。似乎在经过无数次测试之后我们好像寻找到了适合自己的,便迫切的分享出来,然而最终的结果告诉我,好像,并不是所有的东西都需要分享让别人用。

我记得以前在Steemit茶馆上谈特供这个话题时说到了Adobe 的 Flash,在某毒瘤代理后,还想在某大陆捞上一笔,于是在那个时候我卸载了我电脑上Adobe原版的软件,如Air。而后面由于看了几天三国杀的游戏视频,导致我又想重新回到游戏中听听那经典的台词,如“纵使困顿难行,亦当砥砺奋进!”

将Adobe添加到Proxy规则列表中,然后打开Air的下载界面,咦?怎么是中文?如果是中文,自然有问题。清缓存,再打开,还是中文。左思右想,将浏览器的首选语言设置为英文,看样子ok了,也没有推荐下载的4399的游戏盒子。

似乎很多时候,和流氓沟通,换一个语言就好。

打开了火绒,看到说已保护我的电脑278天,看样子,上一次重装系统,是278天之前了。曾经总是喜欢新奇,喜欢体验不同,从xp到7到10到vista到8又回归到10,在Windows系统里溜达许久又体验了Ubuntu和Linux Mint,结果又对elementary OS跃跃欲试,然而这快一年来,终究还是按捺下了这些,将它们塞到了虚拟机中。或就像曾经手机在Flyme仅有的一点点自由之间还要各种版本来一遍然后装Xp框架改这改那到现在刷个国际版拿个Root权限就放置一旁了。

虚拟机列表

是游戏存档制约了我折腾的动力还是我已经懒得动弹了?

或许,这就是传说的年轻的养老了。

全文完 [ 喜欢本文,打赏作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