庸碌岁月向自由,风花雪月写翩跹

天亮之后,就要准备出发了。这一次,区区百余公里路,回到尼县。

曾经说,我如同风筝一样,不管飞的多远,终究还是会有落地的这一刻。而落下的地方,据说在尼县。

五年,留在这里的一隅。本回来说顺路看看朱哥,却发现一曲空城之后他已然在了南疆。

我在县城呆了六年,却也多年没有好好在县城走过了,一切的景色让人期盼,但却又担心失望。本以为洒脱的自己如同认命一般的无畏,到头来还是几分期盼,不甘。

在这短暂而又漫长的等待之中,终于等来了结果。巧的是,我5号出发,给妈妈买的手机,JD说六号到。本想顺路帮母亲把通讯录什么的数据一次性全部转移过来,看样子,只能等待了。

不巧的是,在这等待之中,本想去市里看看茜茜,却发现因为踌躇而未去。

山路九曲十八弯,总有几弯没信号。

——担心因为失联而导致自己失去了工作。

其实,我也不过如此,胆小,怯懦。在每一次准备勇敢的面对之前,一切的负面情绪总是在心头荡漾着,激起的波澜险些推翻了理智。

想逃避,可自己的命运,又有什么理由逃避呢?

面对,纵然一无所知,纵然身陷囹圄,也依然要面对。

天明之后,恭喜自己成为了真正的人民教师。当然,也恭喜,得偿所愿。

嘿,准备出发。

全文完 [ 喜欢本文,打赏作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