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班随写》这个系列写了很久,所写的更多的是自己的牢骚。生活之中,似乎除了牢骚,就少了很多东西。遗憾于此,本想像芦苇大叔说的一样多写写孩子们,却遗憾能写的实在是太少,亦或,太多。

关于这个职业,对我来说虽然不是自己所选择,但是跪着也要走完这五年。五年之后,希望自己的心性、能力、文笔均有提高,而不是在日复一日的忙忙碌碌之中,将一切消耗殆尽。

至于有朋友留言说教师工资高,亦或者可以补课有意外收入什么的,对此我表示可能你们想多了。在职教师不得参与补课的任何活动,同时,经商什么的短暂而言也是不可能。甚至于偶尔看看墙外的风景也是违禁,不如安心一隅,写春花秋月。

以上,是为前言。


封面

我的教学进度而言,是比较慢的。而练习册什么的,学生做的是惨不忍睹。或许会有人说,是不是教学能力的问题?也许吧。

有时候在训他们的时候,我都在担心他们能否听懂我说的话。甚至于我都担心,我训斥了半个小时之后,孩子们完全没听懂几句。这并不奇怪,离开了学校,在家中他们几乎都没有国语的环境。正如,我当年学英语一样,离开了英语课......这个类比并不是很恰当,但是事实也几近如此。

作为一名人民教师,本应忙碌于教育,在带着两个不同年级的班,三年级与六年级的同时,兼顾是难的,与此同时,两个班的水平却也是出奇的相近。

比如,基础好点的,如汉语水平高点的寥寥可数,而更多的,勉强可以交流,甚至担心会听不懂我的课。

在大力发展的现在,他们或许已经跟上了互联网的脚步,在一个个都会抖音老神曲“学猫叫”的他们,不论是跟着什么慢慢接触,但是归根到底,文化的素养在这里的积淀实在是让人难说。

2018年10月17日,降雪。

雪

2018年10月18日,大雪。

曾经觉得狭小的校园在这一刻也终于变的庞大起来,孩子们推雪的劲头几乎高过于上课的劲头。毕竟简单地说,一个可以玩,而另一个,则是几分乏味和无聊。

课程的进度表我一直没怎么做出来,上课也是随心所欲的慢慢前行。习题放在那里,将答案的传达很是容易,可是无法理解其中为什么的他们,再一次遇到,哪怕换一个说法,可能也未必能够做出来。

周五,入户。周六,回家。

装工资的麻袋还空着,同事结婚的请帖已经送达。周六,对我而言似乎可能没有时间过去。从新源县到尼勒克县,漫长的距离让我难以前行。可能,又只能礼到人不到了。

周四,护校。穿着厚重的军大衣,在雪天走了几步便累到不想动弹。等待,等待最后一节课上完,上午最后一趟护校巡逻走完,便回宿舍好好休息一二。

kindle又出新版了,而我的老kindle,一直在茜茜那里放着。书单停滞,等候我的阅读。可是每一天的碎片时间,只想休息。工作上要补的很多很多,可我却累的不想动弹。

叹息,等待。只希望在好好的休息之中,能够还有力气,继续前行。说什么奋勇当先威名远扬,其实到头来已经是疲乏至极,只想大醉一场,睡上几天。

遗憾,时间不足。

未完待续......

全文完 [ 喜欢本文,打赏作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