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9月12号起,莫名其妙的喜欢上了写这些关于上班和周末的随笔。似乎随着日子慢慢过去,写这些生活变得更加容易。

——一点一线之间,逐渐丧失了思考的能力。

这一个周末,要求入住贫困户家中。幸运的是躲过一劫,因为我暂无贫困户。当然,不幸的在于,未来或许会有。“ 一年稳定,二年巩固,三年常态化 ”,又不知将会有着怎样的挑战。

只期望,越来越好。

在年纪轻轻的时间里,我就选择了养老一般的生活。或者是,有着想养老的心,却没有养老的时间。在昨晚看着通知周日早上11点准时上班,检查“三进两联一交友”的材料,我蓦然许久,却又无可奈何的自嘲一二。

这一个周末,终于回家了。周六乘坐着从乌拉斯台的车到了71团,316省道通畅之后,也终于可以更加便捷的回家了。回家,也从七个小时的奔波变成了一个小时的短暂。

这周六,母亲的生日。在上午到家后休整了一会,吃过午饭便去了新源县定做了蛋糕。遗憾的是,一个足够十个人吃的蛋糕,却只有四个人在。——母亲,嫂子,侄女,我。

在购买蛋糕时发现不能刷卡,让我瞬间几分尴尬。因为从上班到现在,我已经接近于山穷水尽了,靠着一张信用卡的周转勉强度日。300多元一次性居然拿不出来,而此时茜茜便给我转了300元过来。

不过也是感谢微信,没想到微信付款码可以用信用卡支付,于是这个蛋糕,也当作是我和茜茜一起买的。(原来茜茜发给我的,已经还给了茜茜,然而她又给我发了些过来。)

或许,你会在想,信用卡用了都是会还的,难道我不担心?

并不。虽然上班至今工资一直没下来,但是我倒也不发愁。从9月10日凌晨一点半到达学校时,我便已经做好了三个月不发工资的准备。只是唯一没想到的是,钱会花的比较快。虽然大山里有钱没地方花,但是去了几趟伊宁市,来回奔波于两个县城,钱还是不够用的,时间也是。用信用卡去还信用卡,哪怕只有一张信用卡;用命运去改变命运,哪怕只有一条命。

会计叶尔江老哥很确定的告诉我说最晚十一月二十号之前会发工资,发九月和十月的。对于我来说,也终于可以解我燃眉之急了。虽然并非人生第一笔工资,但却是人生独立的开始。

回溯到周五,陪着依斯卡提老哥和叶尔江老哥去入户转转,本来说是山的那边,开车过去却发现此路不通只能下车步行。在半个小时后,终于看到了点点灯光,听着狗叫声仔细看去,狗没有绑上绳子,似乎对于山上的牧民来说,放着,才是最好。

周六,母亲生日。

周日,准备返程。顺路补点东西。

对于我来说,时间真的是一个不够用但是又忍不住浪费的东西。一天困倦,但却很难睡个尽兴。昨晚也终于肆意的玩了那么几局三国杀,对而我言,游戏是什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终于能够躲进小楼成一统,管它春秋夏与冬。

然而人闲下来总是可怕的,又莫名其妙的想将win10变成debian。在与林海老师的交流之中,我还是决定放弃使用debian,或者说,将linux桌面当作主力。

似乎对人而言最难的,可能就是习惯的改变。

未完待续......

全文完 [ 喜欢本文,打赏作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