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望

岁月悠悠,从时间的起源再到时间的尽头,是继续还是毁灭,似乎无人知晓。然而在漫长而又悠久的流年韶华之中,唯有他,从荒古走到了现在。

他轻声吟唱,歌颂岁月的力量;他轻声吟唱,赞美时间的锐利。他大声歌唱着整个世界,苍凉,而又独孤。


那是荒古

那是孤苦

那是一个人的路途

那是周围没有任何人的孤独。

说,只能说与天地

写,只能空写意气

听,只能聆听静寂

那是举世茫茫只有一个人的迷茫的雾气。

大声的哭泣

泪流到了天际

也只有一个人的土地

耕种时一个人拉着自己的犁。


那是荒古

那是旧都

那是徘徊在门外的嫉妒

到头,只是现在的路途。

美其名曰,成长。

海
全文完 [ 喜欢本文,打赏作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