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夜,一皎月;对月共饮,花好月圆。轻风拂,梦飞扬;谁人云端舞,倩影迷人?皓月当空,万里亦咫尺,心中人相伴,皎月舞轻风。

——姜辰,写于2014年9月8日,中秋。

在中秋节拿到了kindle的保护套,封面是梵高的星空。在这星空之下,我也渐渐将马伯庸的《显微镜下的大明》读完。随着看这些历史小说,我渐渐的喜欢上了历史,也渐渐的喜欢上了,翻阅和审视自己。

我从不认为自己是一个好人,亦不认为自己是一个正人君子。不论外表如何,我所想做的以及我所愿意去做的,都是随心所欲,在所谓大的规则下,由我去继续。

夜,我在窗前看着外面漆黑一片,在朝令夕改的日子里,我闭上双眼,任凭自己沉浸其中。天也好,地也罢,都在不断的旋转,在旋转之中,都在不断的徘徊直至消失。直到,只有我一人。

从这一学期开学以来,我的惰性愈发的严重了。若非在9月13日接到了自治区网信办的电话,我可能都已经忘记了我在注销备案申请,也都快忘记了,我还有着一个叫做“梦幻辰风”的自留地。在这一片荒凉乃至荒芜的岁月里,我用书本将自己的枯燥时光慢慢打发,将自己彻底的沉在卑微的尘埃里,学习、观摩,提升自己。等到风起的时刻,随风而起。

于是,所有的生活都成了过客,而我自己,也成为了这梦的过客。岁月悠悠,又有几人能够在过客之中成为一方主人,款待过客?

无妨,无谓。

这岁月,枯燥的让人发怵。但同时,却又有趣的让人开心。每一个人庸庸碌碌,在日出和日落之间徘徊往复,追求于看不见的虚无,追寻于抓不到的前程。如同韭菜一般不断地长大变粗,又一次次的被割断,看着大好蓝图继续成长,循环往复......

月夜下,一头猪仰望星空,它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仰望星空,或许每一头看着天空中月亮的猪,都是天蓬元帅。但是天蓬元帅只有一个,至于是那一头猪,这不重要,重要的是,仰望星空,就有可能是天蓬元帅。当然,更有可能是一头猪。

一阵风,吹起了尘埃,将云雾吹过,在月光如河之中泛起了涟漪。整片天地,在这一刻属于皎月。在皎月之上,似乎有人随风而舞,各自飘零。不论是否天各一方,不论是否岁月同在,不论是否梦碎他乡,不论是否有无晨曦,在此时此刻,都举头而望,邀寄一切。

我将窗帘拉上,转身躺在了自己的床上。想要完全的放空自己,却发现在信息流的世界里,我逐渐的将自己的一切变得快节奏,直至于失去了思考。可是失去思考的感觉,如同像木偶一样任凭牵线,而我,却慢慢地享受其中。

如同,曾经仰望星空的我,将自己当作了天蓬元帅,却不想,或许仅是一头猪。

我闭上眼,思绪化作了漫天长卷,而长卷慢慢开启的那一刻,我仿佛看到一轮明月升起,在无尽的漆黑夜里,突然爆炸,散作了一片星空。

月·图片来自Bing2019年9月13日背景图

图片来自Bing2019年9月13日背景图
全文完 [ 喜欢本文,打赏作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