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含标签 【姜辰】 的文章

寒冬将至

作者: 姜辰分类: 诗词如梦 20200330
寒冬将至 0.前言缘起 本以为到了春天,将会是慢慢走向温暖。 却渐渐发现,风雪交加的日子才是常态。 匆匆忙忙,才发现风将自己的头发吹乱。 慢慢的明白,旧时的年华在一去不再来。 1 路与归途 车,随着盘山公路 我,独自走在归途 风,肆意吹过日暮 笔,挥毫洒出大雾 2 ...
Tags: 此文10人评 

春水花月夜,旧时流年随风起

作者: 姜辰分类: 随想随笔 20200321
春水花月夜,旧时流年随风起 春江潮水连海平,海上明月共潮生。滟滟随波千万里,何处春江无月明! 江流宛转绕芳甸,月照花林皆似霰。空里流霜不觉飞,汀上白沙看不见。 江天一色无纤尘,皎皎空中孤月轮。江畔何人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 人生代代无穷已,江月年年望相似。不知江月待何人,但见长江送流水。 白云一片去悠悠,青枫...
Tags: 此文10人评 

返校前随写:时机虽未到,咫尺天涯把墨飘

作者: 姜辰分类: 随想随笔 20200313
返校前随写:时机虽未到,咫尺天涯把墨飘 将两个多月的野蛮生长的头发剪回了原型,也将胡子刮去。从一个颓废不知何所似的大叔,变回了曾经的青年。想一想今天,从接到通知,到出门理发,办理健康证,以及最后将所有物品装在车里,回到房子里,等到明天的到来。 明天天明,若是没有别的通知,没有别的意外,将一人一车,再赴大山之中。离我而去的,则是w...
Tags: 此文24人评 

我们究竟要怎么活着?观《爱,死亡与机器人》E07 《裂缝之外》随写

作者: 姜辰分类: 分享成长 20200228
我们究竟要怎么活着?观《爱,死亡与机器人》E07 《裂缝之外》随写 昨晚看了《爱,死亡与机器人》E07 《裂缝之外》(又名《天鹰座裂缝》),看完之后,突然想扪心自问,“我们,究竟要怎么活着?” 在黑客帝国里,人类成了机器的“电池”,你可以选择去面对现实,也可以选择继续在幻境之中活着。 而在E07 《裂缝之外》,汤姆成为了《黑客帝国》中的Neo。我不是指他有超...
Tags: 此文18人评 

六周年:星光是你,星空也是你

作者: 姜辰分类: 分享成长 20200210
六周年:星光是你,星空也是你 哔哩哔哩视频播放器 等了好久,终于等到今天了。 2020年02月10日,唯独对我有点纪念意义的日子——梦幻辰风建立六周年。 每过一周年,我都会为它庆祝下。也是为我自己庆祝,庆祝于我的坚持。 一直看我博客的朋友都知道,我的执行力和拖延症完全成反比,而拖延症几乎一直都是占上风。在梦幻辰风...
Tags: 此文28人评 

庚子年,立春后的随笔

作者: 姜辰分类: 随想随笔 20200205
庚子年,立春后的随笔 庚子年戊寅月丁丑日,立春。 我宅在家已经很久了,久到从我的房间到了我哥家的书房,这最大距离,竟然在一个小区之中。在这足不出户的日子里,若非有几分工作上要报的表格,或者有人联系我,我可能完全不会与外界有点交集。 梦幻辰风六周年视频已经完成了录音、拼凑剪辑、上传等项目,只需要等2月10日整点发布...
Tags: 此文8人评 

Excel打开一个表格卡顿怎么办?来个最粗暴的解决办法。

作者: 姜辰分类: 分享成长 20200131
Excel打开一个表格卡顿怎么办?来个最粗暴的解决办法。 友情提示:先备份文件!先备份文件!先备份文件!因此产生的后果存在不可预料性,后果自负,请先备份文件!先备份文件!先备份文件! 上级领导号召我们为共同抗击新型冠状病毒捐款,发来了一个统计表。我打开一看,就几行,但是特别卡顿,仔细一看大小,居然有1MB左右。看样子,这个表格有问题。 这个...
Tags: 此文18人评 

孤独的诗人(5)红尘的赞歌

作者: 姜辰分类: 诗词如梦 20200122
孤独的诗人(5)红尘的赞歌 写在前面:本文纯属虚构。 当规则被碾压到不留痕迹,如同车轮碾在京砖上留下惊愕的眼球;当善良等候的是迎面而来的菜刀,划过手掌毁了救命恩人的一生;这红尘千姿百态,让我们不禁为其高歌一曲...... 1 “那里你就不要去了。”一个严肃的中年大叔看着年轻小伙,劝阻道。 而那个年轻小伙...
Tags: 此文10人评 

围城大学毕业记(三)

作者: 姜辰分类: 随想随笔 20200114
围城大学毕业记(三) 冬天到了,又一次出现在这大学的校园里。为期一周的学习之中,睡着最硬的铁板,感受着自己的腰慢慢不属于自己,也感受着,那一种僵硬的世界,一种僵硬的人生。 在这所大学毕业之后,每一次回到这里,都有一种不一样的感受。这一次,却感觉比起以往,更加的大了许多。在暑假时,还能将车子混到学校里停着。而这一次,围...
Tags: 此文20人评 

病中的错觉

作者: 姜辰分类: 随想随笔 20200101
病中的错觉 头剧烈的疼痛起来,挣扎着坐了起来,却又无力的砸在了床上。灯还亮着,身上的冷汗告知着我高烧似乎下去过了,而现在的感觉,则是一种来自于灵魂的痛苦与战栗。 脑袋里似乎有这如同立交桥一样的高速公路四通八达,而在这一刻,感觉其中所有的车都在脑袋顶上的高速路上撞了起来。用意识努力挣扎着控制着让车停下,却发现...
Tags: 此文32人评 
展开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