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图

立秋十几天了,在静默的日子里,感受着光影在周围转瞬。

看看窗外,秋雨渐落。

背包里的衣物已经不再适应这有几分寒意的时间。将脚裹在被子里,躺在床上,还要将窗户关好。那一个热情似火的日子又到了过往。风扇在床边放着,放着,似乎对于它来说如同是现世修了屠龙术的少年,却不知世间已经没有了龙。

深夜,钻进外套溜出门去,在茫茫夜色里,掏出手机想拍一幅星空,却在漫天的光污染之中一片茫然。

茫然,却发现秋雨正击打着窗,诉说着来自天与地的问候。问候,紧随着日子的渐行渐远,却看不到自由的时刻。随着一切遮羞布的撕去,赤裸裸的在秋风秋雨之中,颤抖般的等待着温暖。而这样的温暖,可望而不可即。

我摸着电脑,风扇已经故障的电脑带动的热量在指尖跃动,而那点点温暖尚未到心田,便已经与凉融为一体。慢慢忘记了自己曾经的温暖与炙热,在日渐的寒冷之中,早已经习惯,习惯到忘记了曾经。

我在家中,尚未等到外出的消息。在二月与三月的日子里,我还关注着这一切,在黑与白的交融之中,提炼着我所需要的东西。可到了现在,却发现对那些再没有任何的兴趣。一来慢慢明白生活才是自己,忧国忧民终究敌不过衣食住行,敌不过果腹所需。再高雅的人也免不了吃喝拉撒,再正人君子也放不过权财色欲。二来罚酒三杯之后的沉默与修正,实在是让人难以接受。既然无法接受,那还是沉迷于文字与游戏的世界,忘怀于自己。


在沉默的时间里,我用两天看完了东野圭吾的两本小说,《从前我死去的家》和《危险的维纳斯》。

但是却发现这样的剧情流之后,看的时候很精彩,但是之后便索然无味。

寻找点“干货”,却发现完全看不下去。在无数的屏幕之中,文字成为了最难吸引人的东西。而曾经,文字是我所有的灵魂。而现在,我发现我已经如同行尸走肉了。

正经人不写日记,但是正经人也不看书。

还好,我不写日记。

不过,我看书。

而看看自己,还好,也不怎么正经。

翻翻以前的文字,发现还真是激昂少年,如同三国杀里的孙笨一样。不过好像到了现在,也只剩下了自己。

每天看着群消息,在沉默与水群之中,看着一切过去。在Minecraft中,为自己添加点虚无的成就感。

呆得久了,那一份的麻木,终究还是要在别处寻找到解药良方。


赋闲在家,总是有几份工作在身旁陪伴。毕竟若是只有游戏与故事,总是会让人不舒服的。倘若自己舒舒服服看着别人,那是最好不过。而反过来之后,总会是想与子同衣的。人们永远都是同情与别人的不幸,却没有人愿意去携手共进,毕竟最好的痛楚就是在别人身上。

我很久没有看过电视,甚至于也渐渐不再关注新闻。当用生僻字构建的新八股文成为了满分,说了和没说一样的议论成了议论文的标杆,感觉没什么好看的了。所谓的写作,都在无病呻吟之中徘徊辗转。

不过,若是为了灵魂的吟唱,倒也是值得去提笔一二。每一个枯燥的灵魂在深夜之中总会有不同的哀伤,每一具肉体总会在午夜时分不自主的翻腾,每一只舞曲总是在冷风之中摇曳,才发觉,属于蝉鸣的夏日已过,留下的,只是秋日的炎凉。

而这样的炎凉,每日,都是一样。


摸了摸胡子,发现比起昨天长了一点。

看了看头发,比昨天又长了一点,还少了几根。

看看外面,太阳似乎很暖,但是在早上感受不到什么温度。

时间还很漫长,但是时间又很短暂。

感受到时间的漫长,是因为时代的这一粒灰尘,至今还在身边,呛着我们难以呼吸。

感受到时间的短暂,是摸了摸口袋与灵魂,好像一如既往的空荡。

看看日历,秋天到了。

看看天气,秋雨落了。

穿好衣服,继续前行。

毕竟再冷,我们也要生活。


你好,我是姜辰。好久不见,如果感兴趣,可以考虑关注下俺的公众号:梦幻辰风(menghuanchenfeng),想与我聊聊天,可以添加我的微信:imjiangchen。梦幻辰风的姜辰,随时都在。

全文完 [ 喜欢本文,打赏作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