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含标签 【吐槽】 的文章

再见,互联网中最珍贵的记忆——快照

作者: 姜辰先生分类: 犀利刀笔 20220801
再见,互联网中最珍贵的记忆——快照 8月1日下午消息,百度搜索的快照功能因不明原因“消失”,据内部知情人士透露称,“百度方面确实已下线了快照功能,主要是由于网页技术的发展及代际变迁所致。” 目前,除百度搜索外,搜狗搜索的快照标签也已无法在搜索显示页上看到。 与快照功能接近的,是互联网档案馆(英语:Internet...
Tags: 此文32人评 

半个月,好快!聊聊生活与网站。

作者: 姜辰先生分类: 随想随笔 20220719
半个月,好快!聊聊生活与网站。 时间真的是最快的东西了。在不知不觉间,半个月的时间“唰”的就没了。对于姜辰来说,沉浸在小呆瓜的陪伴、短视频的冲刷、FC游戏的回味之中,颇有一种乐不思蜀的感觉。 日历已经七月了,与小呆瓜独库之旅一直搁浅,在下周下周的推脱之中,变成了也有可能在下个月。看了看日程,每一个周末都有所安排,猝不及防之中,...
Tags: 此文44人评 

关于Kindle离开大陆市场的随想

作者: 姜辰先生分类: 随想随笔 20220208
关于Kindle离开大陆市场的随想 前言 2022年1月4日,Kindle突然上了微博热搜。有消息称Kindle的中国硬件团队已经在去年被裁撤,而Kindle如今大面积缺货或许预示着亚马逊电子书业务将要退出中国市场。不过很快Kindle自营店官方客服给出了回应,称Kindle只是单纯缺货,并非下架。Kindle中国的官方微博则是一...
Tags: 此文34人评 

暮希:当抑郁成为一种潮流

作者: 暮 希分类: 随想随笔 20220206
暮希:当抑郁成为一种潮流 抑郁,曾经对于我们来说,是一个很陌生的词,可是随着时间的推进,这个词在我们身边愈发的普遍起来,于是,这个词语成为了一种潮流,一种人们逃避的借口……而这个潮流,似乎对于我们来说自己没有抑郁,都和别人没有了共同语言。因而说实话现在的抑郁的成本太低了,去医院挂号,告诉医生自己抑郁了,开单子,交钱,做问卷,...
Tags: 此文4人评 

慕若曦:还能怎么办?卷呗!

作者: 慕 若 曦分类: 随想随笔 20220130
慕若曦:还能怎么办?卷呗! 这是我发表在公众号(大学生的电脑课)的第 200 篇原创文章。 过去的 2021 年,是比较糟糕的一年,疫情只是很小的一方面,更多的是生活带来的压抑。 是的,我选择用一个词来形容:压抑。 如果大势是内卷 去年一整年,内卷掀起的岗位竞聘热浪席卷了大江南北。 好多人和我说,现在真的卷...
Tags: 此文8人评 

精神病人的故事(二)借刀

作者: 姜辰先生分类: 小说幻境 20210709
精神病人的故事(二)借刀 不知道为什么,我成了精神病人。 其实这个世界上,谁没有点精神病呢?在每一个笑容的背后,不知道真正的是什么表情。在人格和面容撕裂的刹那,其实大家都是病人。只不过,他们撕开了,我没有。最重要的是,我关在这孟尘精神病院。而他们,都在所谓的正常世界。 ——摘自《精神病人的故事(序)》 护...
Tags: 此文14人评 

精神病人的故事

作者: 姜辰先生分类: 小说幻境 20210613
精神病人的故事 不知道为什么,我成了精神病人。 其实这个世界上,谁没有点精神病呢?在每一个笑容的背后,不知道真正的是什么表情。在人格和面容撕裂的刹那,其实大家都是病人。只不过,他们撕开了,我没有。最重要的是,我关在这孟尘精神病院。而他们,都在所谓的正常世界。 ——摘自《精神病人的故事(序)》 “...
Tags: 此文8人评 

随写高考与内卷

作者: 姜辰先生分类: 随想随笔 20210607
随写高考与内卷 今天看到@慕若曦的《高考之后》与@李毛毛在朋友圈分享的《互联网行业,再卷就卷没了》后,不知道为什么,在这大山深处,正值雷雨时分,非要想写点什么东西,调侃下自己的灵魂与生命。 高考,对于我们普通人来说,是一个改变自己的最便捷的途径。世界上没有什么辍学的白手起家的故事,有的更多是底层的自我安慰与上层...
Tags: 此文22人评 

云深不知处,岁月之外的随写

作者: 姜辰先生分类: 随想随笔 20210514
云深不知处,岁月之外的随写 我看着天渐渐暗了下来,遮盖这一切的是那些失去了颜色的云彩。开着车走在山路之中,感受着点点的雨滴溅落在尘埃。 这一切恍然如梦,我努力睁开已经看不清的双眼努力看向车外,感觉嗓子眼里压抑着什么东西,我想大喊出来,可是,这一刻,我仿佛被扼住了喉咙,在渐渐安静的日子里,渐渐习惯。 失去了颜色的天空 ...
Tags: 此文25人评 

向阳举觞,敬死而生

作者: 戴眼镜的肥驴分类: 小说幻境 20210428
向阳举觞,敬死而生 酒水从瓶中慢慢倒出,一点一点落在杯中。一只手攥紧了杯子,将所有的酒水,一口闷在了自己口中。感受着一种来自灵魂的辛辣,如火一般,从小腹窜上喉咙。下意识要用一杯凉水来压压酒,却又忍住了,继续感受着这莫名的滋味。在那一瞬间,有一点反胃的冲动。 他叫姜辰,我看着他,自斟自酌。 “姜辰,没必要这么拼着...
Tags: 此文32人评 
展开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