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底了,也想为自己写一篇年度总结,纪念下自己这一年来的所有点滴。同时,也好好想想自己一年的所有。

篇幅很长,请向看一个老太太笨拙的生柴火一般看着吧。或许会慢慢浓烟滚滚,也或许会突然蹦出火星让你感受到温暖,也或许会从头到尾什么都没有,留下的只是错愕的笑容。

1月

2020年的1月,注定难忘。

我当时感冒了,重感冒,发烧至四十度。

开着车,在发烧的时候去诊所看着,在医生为我测温后,那个诊所并没有为我医治。随后,回家,换哥哥开车带我去县城的一所诊所打针。毕竟一个高烧的人开车,并不安全。

最后,还是扛了下来,活了下来。

脑袋里似乎有这如同立交桥一样的高速公路四通八达,而在这一刻,感觉其中所有的车都在脑袋顶上的高速路上撞了起来。用意识努力挣扎着控制着让车停下,却发现撞击一次又一次的愈发凶猛,龇牙咧嘴的我几近忍不住喊出声来,转过头,看着自己拿上来的“999”还在一旁,便撕开包装将冲剂倒在了嘴里,又把保温杯里的温水倒进嘴里,大口大口的努力嚼了两口后咽下,重重的砸在了床上。

在当时写下这些文字时,我甚至于差点写下了自己所有金融账户的账号、密码、二次验证问题的答案了。

可能是对自己生命力的自信,便在当时没有留下这些。也许留下的时候,则会是真的没有了坚持的力量了。

那一次重感冒,也是我的幸运。因为在月初、年初。一切的风起云涌,在这热土上,还尚未开始。我所热爱的土地,在那个时候,尚未开始如同现在一般的梦魇生活。

不过值得一提的是,在月中,我还在集中培训。而我到家后几天,便开始了封城。

倘若封城早上几天,我可能会在别的地方过年。有的时候人生总是很巧妙,几天的差距,便是不同的人生了。正如有人说条条大路通罗马,不同的在于有的人步行,有的人自驾,有的人开飞机,有的生在罗马。

在培训的时候,所住的地方有很大的油漆味,于是茜给了我一小包口罩。在当时我正活跃于不同的网络世界,在外面的声音里,有人说囤口罩。

很遗憾,我并未重视。似乎错过了一个管吃管住的机会。

毕竟在2019年的时候,我们网络的声音里,嘲笑着谣言,嘲笑着病毒的不自量力。

而2020年一开始的序幕,便是雷霆一击,直入我们的脑海,留下的是我们的震惊和恐惧。

当然,即使到现在,我也没有弄明白,在当时,究竟是“108亿还是18亿,或者是108万?18万?”这些数字,在现在已经没有了热度。毕竟在时间的长河之中,一切都会慢慢失去热度,在所有的生活里,只求岁月静好,家人平安。而倘若看看其它,看看这浮生百态,只感觉这世事一过成为历史便如同云烟而去。毕竟,我们都是健忘的。

2月

整个二月,我都蜗居在家。

在我哥哥家,我们一家人都在那里。

家人,只有聚在一起,在会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安全感。而这样的安全感,会给予人向上的希望,不论逆境多么艰难,在这样的安全感之中,便都可以熬过去。

在二月的日子里,我写了很多文字。也终于明白,什么是“家国不幸诗家幸,语到沧桑句便工”的意味了。

当时的许多文字,在公众号、头条号并没有机会发出来。而发出来的东西,都是删删减减,看不到原来的模样了。那些文字,或许有些激烈、平和的批评。时至今日,我依旧认为是对的。倘若世间只有一种声音,千万种沉默也失去了意义。

在现在,在日渐透明的互联网上,我们的嘴也渐渐明白了什么能说,什么不能说。而想说就说的,甚至数十年想说就说如一日的,在东八区的时间里,我所知道的,可能也只有他了。(可惜,也只是我知道他,就像我知道胡歌一样。)

他是谁?我好像并不能说。毕竟他的名字,便会是发不出去的缘由。我还想靠这几个字骗你们来看看这里,让我来几毛广告费的。不管是梦幻辰风还是头条、公众号,当你看到这些文字,沉浸到这里,我还是会有几毛钱收益的。所有写文字的人,终究离不了柴米油盐酱醋茶,离不了红尘的烟火味道。

在二月,梦幻辰风为数不多还在写文章的小姑娘@咖啡猫也发布了几篇。毕竟随着时间的消失不见,在自己这一条非盈利的写作之路上,总是孤独的。有一两个不同的文字,总是会给你一点点新鲜感的。

就像,在我们两点一线的生活之中,总要有那么一点不同的面孔。否则,看着总是会枯燥的。而在枯燥的生活里,我们日渐的重复之中将其称之为稳定,然后安然度日。

六周年的纪念视频,也在二月发布了。题目是《星光是你,星空也是你》。对我来说,是自己内心的旁白,对你们每一个路过的朋友来说,是多个视频慢慢剪辑拼凑的画面。

唯一值得开心的,那就是梦幻辰风存在六年了。

我坚持了一个不会实现的东西坚持了六年,不问始终,只在坚持。

坚持未必会有结果,但是不坚持,肯定没有。在不久之后,我懂了这一句话。

在整个二月,读书、思考,成为了我为数不多的选择。而剩下的,便是将《铁齿铜牙纪晓岚》的一二三四看了一遍。居家赋闲,满足了视听与口腹之欲,人生便是满足快乐,便没有了外出的心思,也会渐渐没了思考的想法。

在读了《永久记录》后,我为自己做了很多对大家来说没什么意义的事情:

  • 避免使用国产软件,如果必须要用,那么使用其国际版的。
  • 电脑上的国产软件,要么是uwp版本的,要么是绿色版的。

为什么要这么去做呢?

个人对于互联网公司来说,至少先要能保证一点:

我可以裸奔,但是你不能强奸。

很遗憾,我们很多人将这一种强奸当作了最舒服的人性化科技产品,甚至还想多来几个姿势。

3月

三月份了,外面的阳光很暖,直勾勾的盯着阳光,让光芒沐浴在自己的面庞上,是抚摸,也是唤醒。无数的人被囚禁在楼宇之中,也有无数的人逆风而行。在声声呼唤里,三月翩跹而至。有人问我什么时候才是真正安全出行的时候,我沉默许久,那一天,便是一处开会以后。

——《三月,春暖花似开,芳华待谁来》

会当时没开,但是三月的中旬,我还是去上班了。

在三月里,我看着基层工作人员的辛勤,看着万众一心的力量,我只感慨于这一个五千年尚在麻将桌上的玩家,所拥有的便是这世界之林里任何一个玩家所没有的力量。

时至今日,我依旧为此而骄傲和自豪。

在三月里,是我这飞檐走壁能力提升最大的一个月。毕竟在三月里,有许多东西让我不得不重新学习,重新布局。从Nginx的无数次失败的喊出“PR_END_OF_FILE_ERROR”到Caddy的一次成功,我终于明白不是东西越强大你就能使用,相反,会用才是王道。

我并不会用Caddy,但是架不住有人的脚本里有配置好的文件,我可以抄。而传闻有“后门”的脚本,我可以不用。

除了折腾,便是自己在那里喃喃自语。

总谈梦想,却不知梦想要么一文不值,要么价值连城。而现实的巴掌,总是告诉我们,一味的等,只能如同麻雀看着大鹏,大鹏展翅千里肆意,麻雀原地踏步抓耳挠腮免冠徒跣以头抢地只能发疯。那么就抓住机遇,可是真是的我们却只是在泥潭日渐固化之中苟且偷生,聊以自慰。

若总是聊以自慰总是不甘心的,脚踏实地一步一步前行总是抑制不住好高骛远的心,总想如同大鹏展翅九万里,却不知大鹏展翅需要多大力量,亦需要有大风相助。本以为在这趴窝的时间,会积攒许多东西,缺慢慢发现,只留下空渡的时间与净增的体重和日渐稀少的头发。

而关注着当时的资讯和新闻,在当时掀起热议的“外国人因其他正当理由需要在中国境内永久居留的,可以申请永久居留资格”一条到了现在,也没有了声音。

我原本以为三非的尼哥会将民粹的高潮在世间得到演绎,却不曾想,一切都败给了时间。在时间的旅途之中,一切都渐渐平息。

除了这些的日子,在家的正经工作,便是直播上课。

给大山深处的孩子们。

孩子们上线未必准时,甚至于我们彼此的作业都是应付。所幸运的在于,这样的网课时间不长,这样的网课也只是昙花一现。

当时,我是十九线的男主播。无人打赏,无人关注,甚至于面临了一次无人观看的尴尬。李老师打电话给我,询问了原因,我也只有苦笑一二。

毕竟对于孩子们来说,屏幕里的老师,早已经失去了畏惧。更何况,与老师相比,游戏不是更有意思?

在那一学期,在那一段时间,我见证了不同的孩子,走在不同的道路。世间或许会有弯道超车,但是不可否认的是,更多的车在弯道翻了出去,车毁人亡。

三月里,有一个诗人纪念的日子。

我为他写了一首诗,但是在看到最后,我觉得仿佛写的是我。

在庸碌的生活,想起那一个姑娘,便写的《嘿,俗人,可好?》。

我不知道她好不好,她说“写文的时候就不好了。”

而我,不写的日子,才是不好的日子。在平凡和平庸之间徘徊,我尝试看着自己生命最后三天的选择。

可是看到最后,我仿佛是看着自己在做着各种各样的方案和预案。

本以为到了春天,将会是慢慢走向温暖。

却渐渐发现,风雪交加的日子才是常态。

匆匆忙忙,才发现风将自己的头发吹乱。

慢慢的明白,旧时的年华在一去不再来。

三月的寒冷,终究还是熬过了。

4月

愚人节,一如既往,发布关于梦幻辰风关闭的消息。

有的朋友信了,有的朋友发觉连配图都是去年的。

有的朋友发现几年了,连内容都日渐同质化了。

很尴尬,“同样的招式对圣斗士是没用的。

我沉吟许久,似乎需要新的花样了。我们的生活在日渐重复之中,也渐渐熟悉了一切,我也渐渐从一个刚活好的面团成为了一个锃光瓦亮的油条了。

老朋友笑忘书写了一篇《离开博客以后》发布在我这里,在近些日子在慢慢发觉,他已经选择了他所需要的生活。而我,还在这之中探索着、求生着。

毕竟,直接换关重来,这对于我来说,太过于奢侈了。在人与人之间,奢侈和普通,便是一线之隔、一物之隔,也是一个选择的差距。

在四月的文字,和以往一样,常出现的枷锁,成为了我莫名其妙的音符,在我的文字之中,发出着属于它的声音。在四月,我写过的整改报告,比我在这个位置上两年写过的总数还多。毕竟,在这疫情的乌云之下,处处小心才能长久。而每一个孩子的背后,都有着一个个家庭。在一个个家庭之中,将孩子在这乌云之下送到学校,其中的信任却又不是人人可以背负。

所能做的,似乎就是尽力去完善吧。

四月里,大山深处也正渐渐迎来春暖花开。我也曾溜达到山里去询问着春日何时到来,我也终于明白什么是图片仅供参考,我也终于明白生活里的欢乐更多是需要自己去寻找。

而寻找快乐,那就去寻山问水,在大自然之中,寻找着快乐。

5月

五月是梦幻辰风值得纪念的月份。

在五月里,我在@慕若曦的帮助下,实现了梦幻辰风对一个省份的精确屏蔽。这至少,让梦幻辰风活到了现在。

在五月里,我很想念一个人,我说:“月亮很圆,我很想你。”

可惜想念只是想念,除了点缀起来几个文字,不会有什么新的意味。我也不能如同偶像剧一样直接驾车到身边去陪伴。更何况到了现在,我已经没有去陪伴的机会和资格了。

五月里行记开始,我走了很多山沟。所有的距离加起来,也没有离开伊犁州的范围。

一来,是不能;二来,是不能。

在伊犁州内,在这5.65万平方公里之中,我还是有很多去处的。

并且,我也开始尝试去拍摄延时了。真正有意义的延时摄影:

2020年5月9日的《延时·你好,这是新疆夏天蒲公英花开的一瞬》。一分钟的短片,渲染了一个小时。在那一瞬间,我终于见证了花开。

是的,蒲公英,花,开。

在这个忙碌的生活之中,文字与山水,便成为了我灵魂的慰藉,成为了我枯燥灵魂的解药。

每时每刻都是忙忙碌碌,但却不知道自己究竟为自己创造了什么。我用笔墨匆匆忙忙勾勒一切,渐渐发现原来自己的生活里早已经是干涸单调的墨迹。我转过身,看着过往的一切,回过头,看着未来的前方,沉默着,静默着,推翻了自己的一切,却又用最快的速度将一切物归原位。颤抖着,不敢于抬头,却又不甘于低头,最终,我选择的只有自己,在欲海与梦乡之中,我选择的只有寒冷的星辰。

生活没有给我去勾勒的机会,而我,却尝试着给自己一个去描写的机会。

5月29日,《生活很忙,但也请给自己生活一个挑战》,我开始了最后一次的挑战:在六月看完两本书,写九篇文字,剪一只Vlog。

不用猜我是否完成了,倘若您是陪伴姜辰这六年的老朋友应该知道,我的Flag,从来都是打脸的。

有意外吗?我似乎还没见过。

6月

六月是一个值得纪念的月份。

有儿童节,我们每一个人,似乎都是过期了十几年的孩子。

我喜欢吃糖,因为甜是我所有味道之中,最爱的一个。

而在沉痛悼念东莞扫黄已过2309天的日子里,我写了《深夜,写给青年时代自己的韵律》,很简单,因为:

“如果为此会耗尽我的生命”

“我也在所不惜。”

“每一个青年都应为自己的价值所前行。”

“而不是在乎自己究竟是否对错。”

“毕竟对错只是后人的评定,而我们,只要现在。”

倘若青年失去了为民请命的热血,失去了不惧黑暗的勇敢,那么青年,也将毫无意义,只是一个六十年后被焚烧的废柴罢了。

六月的时间里,温泉成为了我最常去的地方。

生活很累,若是自己没有了解忧的能力,那么迟早也是一颗被替换的螺丝钉。

六月的日子里,我记着五月的Flag。而到了月底,唯一没有完成的,便是那一只Vlog了。没有合适的拍摄者,也没有何时的被拍摄者。我一个人的单打独斗,在蹉跎之中,还是选择了明日。

而明日,却是一个让人无奈的东西。毕竟所有的天纵之子,都在明日里沉沦了。我非天骄,但每每仰望星空,只求不负所学。遗憾的是,在明日之中,我也无数次难以自拔。

我尝试去写写真正的生活,在百般无赖之中寻找到一丝丝的趣味。

可惜,最快乐的,还是等待着放假。

六月的时间,一瞬间便成为了历史。


该七月了吗?

未完待续。毕竟五千字了,有点多了。

全文完 [ 喜欢本文,打赏作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