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这东西,流逝的很快。不知不觉间,太阳就已经落下。而手机,用一个精彩的世界,让你,在泛滥的,无用的信息世界里沉沦,就像,就像一叶迷失在海洋里的扁舟,醒悟时,却已经白云苍狗。
晨时,太阳的光芒通过我那个黑屋东面的窗户照入,温暖的光芒,告诉我新的一天已然开始。不论昨日如何,是喜是忧,是乐是愁,都已经离我而去了。旧日如水去,谁知何日返?
看了看手机,已经11点多了,在内地的话,此时应该去吃午饭了。尚好,西北边陲的苏乡,并不算晚。
家里,少了几年前那些绿色的生气,但却平添了几分萧条的滋味。爸爸回家了,早饭也正是他准备的。
杀了一只鸡,爸爸打算按“血鸭”的做法做一只“血鸡”,于是在杀鸡时,我便需要接下血,并不断搅拌,免得它结块。要不怎么“上血”?
洗了衣服,看了《奔跑吧兄弟》的重播,也到了吃午饭的时间了。老爸拿出了酒,索性也陪老爸喝了一杯。只可惜我怕一下午昏睡在一边,就没多喝。倒有点扫父亲的兴。
下午,看着数学的周报,耍着手机,温习了曾经的《骆驼祥子》。
在网上乱窜时,发现自己运营的冰诺云盘(Bingnuo.Org)一个空间崩溃了,赶紧到主站关闭接口。等明天,估计又可以再上线两个储存空间。
时间就是这样流逝,回想起过往却全是空白。是啊,在蹉跎中流逝的时间,有什么是值得记忆?
打开X-plore,发现还有两个文章没写完,索性一一补起,发布到博客上。
手机终于又快没电了,这一篇文章也终于写完了。但它却又没完,因为时间,不会停止。

姜辰说:当有一天我们再次相逢,我已不是昨日的我,而你,能否给我昨日的微笑?
姜辰问:当尼勒克县交警暗设摄像头来抓车罚款以完成上级任务,这样的事件,是否在演绎曾经的历史?那推动1991年底的红色事?
姜辰问:我想获得温暖的拥抱,为什么总会得到现实的鞭笞?
姜辰问:我像一个高三的,即将高考的孩子吗?
姜辰问:我还能坚持我的梦吗?


……


姜辰
2015.05.16
全文完 [ 喜欢本文,打赏作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