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奘抬起头来,望望天上白云变幻,说:‘我要这天,再遮不住我眼,要这地,再埋不了我心,要这众生,都明白我意,要那诸佛,都烟消云散!’”
这是摘自《悟空传》第六章的内容。我花了3个小时,读完了被誉为“网络第一书”的《悟空传》。当看完结局,我又重读了一遍。
开始,就是结局。而结局,又是开始,在后现代主义的写法下,唐僧师徒四人被颠覆,悲剧英雄的色彩染上了天空。孙悟空与紫霞的情意,猪八戒与月的眷恋,白龙马与唐僧的爱情,沙悟净一心想回天庭的执念,以及漫天神佛的丑陋、自私……当这些交织起来,短短的二十章,八万左右的字数,描绘的悲凉,却让人有些窒息。
当孙悟空慢慢恢复记忆时,今何在是这样写的:
“痛,这样一种痛。勒入你的头骨,勒入你的灵魂。锁链!穿过了琵琶骨。那又怎样,那又怎样,我还能站立啊哈哈哈。狂雷,击碎了血肉,那又怎样,那又怎样,我还能狂笑啊哈哈哈。可是这样痛,它穿过了身躯,它牵着我的血脉,我笑不出来我站不起来我失去了身体,我也自己也不能有不能有啊。”(第八章)
于是,在再次反上天庭时,孙悟空与“自己”(六耳弥猴)大战时,在后现代的手法下,他与六耳弥猴又重回过去,去须菩提那里拜师,而须菩提化作酒壶,当酒壶哈哈大笑之后,唱曲一首:“天地何用?不能席被,风月何用?不能饮食。
纤尘何用?万物其中,变化何用?道法自成。
面壁何用?不见滔滔,棒喝何用?一头大包。
酒壶越唱越快,越唱越高兴,从地上一弹而起,空中变成一只大肚子胖熊,拍打着自己的肚子嗵嗵作乐,唱:“生我何用?不能欢笑,灭我何用,不减狂骄。
一时间,天地间竟应他的拍打鼓声大作,一时间,天上的飞鸟,地上的树草,连石块都在蹦跳着应和:“从何而来?同生世上,齐乐而歌,行遍大道。万里千里,总找不到,不如与我,相逢一笑。芒鞋斗笠千年走,万古长空一朝游,踏歌而行者,物我两忘间。嗨!嗨!嗨!自在逍遥……”(十六章)
在最后,孙悟空打死了六耳弥猴,佛祖说孙悟空是六耳弥猴,捏死了悟空,紫霞把一块石头种在花果山……
一切,又重头开始……

命运的轮回,又开始。悲剧,又再次渲染。
难道我们注定无法挣脱轮回?永远都是当权者的掌中之物?逃不脱那五指山?
就像沙悟净一样,一心拼齐的琉璃盏来赎罪,最后却仅仅是王母的嘲笑?

不甘心。
500年后,我依然会从花果山打上天庭,什么时候挣脱了命运,什么时候停息。

这就是我看《悟空传》的读后感。有可能,我希望你去看看。
全文完 [ 喜欢本文,打赏作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