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终于肯开始收拾我的书与衣服。至少,不会让它们与尘埃相伴。
不是我懒,只是我不愿意。三年时光如水涤荡,留下的书本,只有10本。其中,还有一本笔记本。之所以有10本,是因为数学,有三本,语文两本。不管那些,我那些衣服,慢慢折好,校服,收好。校服的质量不行,这一点世界公认。但我,却想保存。不是怀念学校,而是怀念那些,那些留在我记忆中的人。喜也好,忧也罢;爱也好,恨也罢……过去就过去,难道我还能让它从头再来?不能……
毕业照,档案,高考准考证,团员证,各种复印件……我全部一起,一起放到我的旅行箱里,锁好。钥匙,就放在锁的旁边。
所谓的锁,锁住的,只是我那忘不掉的记忆,钥匙在旁边,需要时,随时可以开启……
手机里的照片,录音,视频,我都一一压缩,有时间,放到我的网盘上。那里,有433宿舍最后一晚的声音,有433宿舍象棋大战的影像,有对高三(一)班那些人的摄影与照片……
翻来随笔本,我又怎么会忘记,曾经写下的韵律?
“相遇之时互不识,
时光流水愿相知,
亦婕一笑梦寐里,
却叹离别话语迟。”——《赠刘亦婕》
“梅花一朵尽白素,
婷婷玉立一轻舞。
寒风且过红尘世,
见卿依在梦深处。”——《赠梅婷》
“一点淡眉柳叶飘,
轻盈几步莲亦妖。
胡蓉轻笑似芙蓉,
指间轻转故轻佻。”——《赠胡蓉》
“杨柳雨后翠欲滴,
艳阳泛起起羞意。
若问为何牵人心,
墨染倩影惹人迷。”——《赠杨艳》
“音容笑貌眼中现,
花羞闭月惹人怜。
三载轻飘有谁闻,
谁见风朵起缠绵。”——《赠巴音花》
“梦里周游天地间,
只见晏然一蹁跹。
谁晓六年易逝去,
娇容倩影尽心怜。”——《赠周晏》
“巧遇之时有谁知?
梦茹梦若春风里。
两年相知时虽短,
谁能不知此颜意?”——《赠陈梦茹》
“谁晓熊猫名孟安,
一笑春风愿元满。
待到卿卷风云后,
放眼天下尽云烟。”——《赠孟元》
……
还有好多,但我不愿意再写出来了,毕竟……
毕竟都即将离别,索性忘记一切,让我们慢慢成长。
这一切,且让我们自己去品。这旋律,且让我们自己去听。

姜辰
2015.06.17凌晨
全文完 [ 喜欢本文,打赏作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