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含标签 【成长】 的文章

高考之后

作者: 慕 若 曦分类: 随想随笔 20210616
高考之后 (一) 那天早上,或许是因为打了降雨弹的缘故,天空灰蒙蒙的。如果是阅读理解,肯定要画上横线考一考,这样的天预示着作者什么样的结局。 最后一根绷紧的弦,随着考试结束的铃声,发出“啪”的一声轻响,整个人好像卸下了几万斤的担子,不知道是头先磕到桌子,还是屁股先着的地,发出一声沉重的闷响。人还在考场...
Tags: 此文11人评 

向阳举觞,敬死而生

作者: 戴眼镜的肥驴分类: 小说幻境 20210428
向阳举觞,敬死而生 酒水从瓶中慢慢倒出,一点一点落在杯中。一只手攥紧了杯子,将所有的酒水,一口闷在了自己口中。感受着一种来自灵魂的辛辣,如火一般,从小腹窜上喉咙。下意识要用一杯凉水来压压酒,却又忍住了,继续感受着这莫名的滋味。在那一瞬间,有一点反胃的冲动。 他叫姜辰,我看着他,自斟自酌。 “姜辰,没必要这么拼着...
Tags: 此文32人评 

不知道写什么题目的文字

作者: 姜辰分类: 随想随笔 20210220
不知道写什么题目的文字 天亮后,便启程返校了。 看看寒假,也终于要结束了。 闭上眼睛,感受着时间的流逝,一个月里,放弃了自己的思考,所有想做的,都在自己的惰性与颓废之中选择放弃。 如果有什么是我做的,要么是被逼着去做的,要么是自己兴趣而来去做的。七周年的视频,本来准备好了去录点什么,可是到了最后,只是把文字稿改...
Tags: 此文34人评 

七周年,守护最后的梦

作者: 姜辰分类: 分享成长 20210210
七周年,守护最后的梦 七年前的今天,我在一部手机上,通过浏览器开始了这一个站点,取名为梦幻辰风。所有的开始,都源于那里。一个高中生在夜里,突发奇想所开始的故事。究其原因,我只是想给自己写过的文字,有一处栖身之所。 在此以前,我写的东西,除了作文本,那就是我丢在垃圾桶里。而现在回味一下当时所有的文字,也只觉得,一个高中...
Tags: 此文44人评 

开学前的忙碌(无内容)

作者: 姜辰分类: 随想随笔 20200905
开学前的忙碌(无内容) 对我来说,倒是有些头疼了。毕竟我救火多了,也渐渐有点放火的想法。但是遗憾的是火还没放,自己就到了烤架上呆着。那也无妨,铜皮铁骨经过了岁月雕磨,对一切已经是司空见惯。我虽然境界不到如此,但也是习惯了火焰的炙热。 而极致的炙热,倒也迎来了极致的寒冷。炙热与寒冷相遇,本有几分尴尬,但是当尴尬的制造者都...
Tags: 此文0人评 

一路·不复

作者: 姜辰分类: 随想随笔 20191007
一路·不复 从大山里开车出发,在新修的省道上放飞着自我。一路,一人,无话。困倦几分,掐着自己大腿让自己保持清醒,两个小时左右,到达了苏乡。我在无数篇文章里提起的苏乡。 我无数次路过苏乡,但是却一直没有回到过苏乡。上一次回,还是那次买了车,回家路过。再上一次,好像是几年前。 苏乡没有什么大的变化,但却又有...
Tags: 此文20人评 

孤独的诗人(4):远去的江湖

作者: 姜辰分类: 诗词如梦 20190813
孤独的诗人(4):远去的江湖 在天亮之后即将去培训十天的我,入夜时分,想写点什么,翻了翻梦幻辰风的文章,发现,原来此时此刻,一个人在电脑前的我,那一颗没有人真正了解过的心,在这一次,是孤独,但却不是真正的孤独。 这是一位吟游诗人关于江湖的吟唱。 毕竟,所谓的江湖,早已经变味,甚至于,消失。 1 提刀策马 却...
Tags: 此文32人评 

围城大学毕业记(二)

作者: 姜辰分类: 随想随笔 20190719
围城大学毕业记(二) 毕业许久的我,再一次回到了这一所围城大学。在混迹十来天的日子里,我不知道我收获了什么,但是在汗流浃背的日子里,我看着自己混汗如雨,借助着网络小说来打发时间,任凭汗水从脸颊划过,听由我自己的呼吸在课堂之中消音于讲师的课中。 时间,很快。明天天亮后在四个小时里将卷子做完便完成了任务。所学的是什么?不清楚...
Tags: 此文22人评 

大山深处的日子(6)

作者: 姜辰分类: 随想随笔 20190509
大山深处的日子(6) 在电脑前沉默许久,总想写点东西,但却发现笔墨有了几分干涸,所有的言语,逐渐消失了声音。不论,墙里墙外;不论,是非黑白。 在下午下班后,开车到了79团转转,虽然没有找到我想要找的,但一路上,与车渐渐熟悉,也有机会,偷偷看看外面的景色,拍或者看,皆有我意。 有车的日子,莫过于可以随心所欲的去往自...
Tags: 此文8人评 

思念入骨 # 第23天

作者: 姜辰分类: 随想随笔 20190323
思念入骨 # 第23天 有一句话,叫做“熬过异地,便是一生”。习惯于别离,便更加珍惜于相聚。时时刻刻地思念,牵绊于两人,纵然天南海北,但依然牵挂对方。时时刻刻,分享彼此的喜怒哀乐,纵然千万里,也是咫尺间。 本来说这周去看茜儿的,但是却因为自己在尼勒克县培训而没有机会前行。所谓的培训,只是为取得安全生产许可证,这个有什么...
Tags: 此文28人评 
展开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