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播放器加载失败

提起笔,我知道这又是“我”消失在网络上的日子。这一次,或许流下汗水的我未必能够坚持多久,但是我希望这是浇灌出我自己草原的开始。记得曾经我写的微生活,但是更多的折射的是自己现实的写照。我记得有人说是云端生活,可落到实地,却是滴血的心。

在这个世界里,生,容易;活,容易,但是生活,不容易。每一个人像陀螺一样旋转,为的都是那红色的钞票,那拿在手里是实在,枕着睡着是踏实,出门在外是底气,面对熟人是面子。

我敲击着键盘,妄想逃离这一切,我改变得了我IP,但是改变不了所在的世界。曾经自诩为“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现在倒是觉得“修身”不易,毕竟在滚滚红尘中保留自己的初心早已经是难上加难。我横渡生活的大海,却发现自己越走丢的越多。看似冷静的自己实际上已经慌乱如麻,看似毫不在意的自己早已经如坐针毡。曾经文艺的高歌几曲,到现在面对电脑敲击的只有代码。这一切我似乎只能说“当时年纪小,喜欢装文艺,现在病好了。”

从放假到今天,这段时间我像菟丝子一样缩居在电脑前,看着不是自己的几根白发无动于衷的敲击键盘,原来,很多难以表达的东西才是痛苦。

慢慢的启程的心出现了,启程回家。可家是哪?有父母的地方就是家,那父亲在苏乡,母亲在71,分隔两地上百公里也只是为了那红色的钞票,用自己在烈日下的汗水去浇灌一些嫩草来喂养尚未出圈的小羊。

叹口气,我背上自己的包,踏上回苏乡的路途。在烈日下,挤出几分自己的汗水,换他(她)们的清凉。大学几年弹指过了,我等着工作独立的自己。那样,再也没有人为我去留下汗水,耗去鲜血。

然而,母亲却说,等我成家立业再退休。

对此,我只能先做现在的苦行僧,用我自己的汗水浇灌出我自己的草原,否则,到哪里养下一代的羊?虽然,羊圈需要另一个人和我一起砌。

不谈这些,还早,还早。

但,子欲养而亲不待。

姜辰

2016.7.14

全文完 [ 喜欢本文,打赏作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