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意摄影.jpg

我是一个行走在互联网世界的游魂,在浑浑噩噩中寻找那一点点真谛。
我从不奢望爱情,那对于我来说,那是一个奢侈的东西。在无数冷眼熏陶之后,我已经习惯冷漠的去对待一切。正如曾经,我将自己命名为“冷情”。然而我是期待的,期待遇到对的人,期待自己心灵因为感动而颤抖的那一刻。不过看情况,或许很难。
在无数个黑夜降临的瞬间,我喜欢将自己埋藏在屏幕之后,那微弱的光芒,颤动的字符,能够让我暂歇。
随后,我得到写作这个技能,在那一刻,姜辰出现了,但是他在挣扎,在奔跑,却永永远远逃离不了那个漩涡。他用游戏麻痹自己,然而到最后却厌倦了游戏。他用阅读麻醉自己,到了最后却发现再也无法静下心去阅读了。
曾经看着蓝天白云,一个下午就是眨眼之间。但是每一天却记得清清楚楚。而现在呢?满满当当,却再也想不起昨日了。写日记的习惯随着从广东回到新疆之后就在也没有了,就像,从未出现过一样。有那么一段时间,我发了疯的想找到曾经的记忆,然而只是在熊熊大火中见它妖娆而舞,咫尺的距离却远若天涯。一切都模糊了,在火焰中那些身影彻彻底底的消失了。
然后呢?在“十四年形同木偶,十九年行尸走肉”中,我成为了“好”学生。我并不明白我所做的意义在于哪里,我也不明白这究竟是不是我的选择,我的目标,我的愿望,我的未来。这倒是有点可笑了,在每一次彻底断片的时候,我便在怀疑一切。我期待那时有一个拥抱告诉我我所做的是正确的,但是没有,也不可能有,不会有人拥抱仙人球的。那一种被刺的痛,是不会有人愿意主动承受的,我支棱起的刺终究化作苦酒,由我自酿自饮,味美而甘。
不过,好在这一刻我是姜辰。至少,我还是一个半文青。我倚着栏杆,在似坠不坠间,在自己人工铸造的悬崖边缘,写着自己的梦。有可能我10年内无法去追寻,但是我坚信,在遥远的未来,或许有那么一丝机会。念念不忘,必有回响。相信自己有能力,或许真的会有。我不写鸡汤,但我,在这一刻,却期待未来。这一刻,距离梦幻辰风的十年之约,还有八年。而我,尚未起航,在扬帆之际,我并不知道,是我一人执剑而行,还是有人相伴。不过,这都不重要了不是吗?
姜辰
2016.11.01
全文完 [ 喜欢本文,打赏作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