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没有想过,一切来的这么快。

    无论是自愿还是被迫,终究还是跨入了这个行列。

    大一的上半学期就这样过去。不想去说一些类似心灵鸡汤的话,会吐。就像我最初说的那样,我只是个情感的抒发者。

    周围的一切都是那么寂静,寂静到,听到自己此刻打字的声音都是那么的刺耳。我知道天亮之后还有一场考试在等着我,可此时此刻我无心入睡。

    一直都觉得自己是个矛盾纠结的物种。无论是写小说,还是写的每一行文字,只有我自己知道,纠结一直如影随行。

    记不清何时认识了梦幻,也不记得在那个如梦似幻的虚拟中,吐露过几分真情,又演绎了几分假意。在梦幻,我只是个微不足道的投稿人。用“咖菲猫”这个似笔名非笔名的代号,尽情书写着2016后半年的感悟。

    长大,意味着分离。意味着独自面对生活中的一切。没有人告诉我,什么是对,什么是错。对错,也只是自己心中的衡量杠杆。

    独自一人面对陌生的环境,周遭是陌生的人,说着陌生的话。将一切陌生的东西,变成熟悉的模样,可我知道,一切只是表象。我很怀旧。天知道,重新接受这一切,抛开之前所有的认知,对我来说,就像是岩浆岩经过高温融化变成岩浆。

    记得曾经对一人说过,别靠近我,我有刺。他说,那我就把你的刺拔了。我说那我会死。

    刺是我的外衣,褪去外衣的我,不知道在这个陌生的国度里,还能存活多久。任何一个性格的形成,必是经历了一番滋味。各中滋味,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不敢说,大学的第一学年,学到了什么,但我知道,我抛弃了什么。在自然法则中,适者生存是普遍原理。

    朋友说,在我看来,你现在是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我笑了。不予置评。
    网友问我,如果注定是苦逼一生,你又能否不忘初心。我看了。不予回复。

    短短数月,却仿佛是对过去的自己,一个彻底的否定。是什么?我把它归纳为“三观”。我一直都很相信,世界观的差异,决定一个人处事方式的千差万别。

    蛇每隔一段时间就会退一次皮。然后长出新的蛇皮。尽管过程会很痛,但却是必经的经历。

    谙世故,不流俗世故。可真实的人性,又会是真的那样么?也许只能是:虽不能至,心向往之。

    生命是一袭华美的袍,上面爬满了筛子。在太阳升起的那一刻,笑容依旧。

关于本文

    本文由作者咖菲猫(QQ:1390707249)投递。本文同步发布于今日头条,如果您喜欢,您可以通过多种渠道订阅本站或许最新文章。如果您有好的文章,欢迎向我们投递。

    ——常驻梦幻,关注辰风:订阅

    ——以我之笔,写我之心:投稿

全文完 [ 喜欢本文,打赏作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