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一年的迎新晚会,此时此刻,惠远广场已经人山人海,在欢声笑语中,举行着迎新晚会。我本可以是观众,但是,我已经在桌前提笔,想要随着自己的感觉,去记录一点什么。就像这一篇文章,随着性子,随意地写着,直到地老天荒而停笔。


惠远广场,一眼看过去,都是新生。——毕竟只有他们穿迷彩服。

我骑着车子,从角落中穿过,然后消失在尽头,在夜幕之中,销声匿迹。突然间,感觉到一种人生,那就是隐匿。高调的人生啊,终究还是学会了沉默,沉默到无人问津,一个人,寻找自己的梦。也不对,身边总是有人的,或许她并不知道你的梦是什么,甚至于你自己都不知道,但是她却是义无反顾的支持着你。

随后,我到达宿舍,伏在桌前打开电脑,进入了MarkDown界面。我想,是该写点什么了。


大学的军训终于进展到一半了,我身上的迷彩服有了几分灰尘,还记得自己在《微生活(3)》中,写道:“一切的故事,终于从现实开始,不断走向远方。

似乎就是这样,我看着教官,教官带着我们,到了惠远广场,由于我作为班长的疏忽,没有通知大家带凳子来,于是,我们四散而去,到教室里,偷偷的运了一些凳子来坐着。很幸运,我就是那个没有拿凳子的人。

我挤出人群,在外围踮起脚,看着节目。

一会,接到电话,原来是几个同学出去吃饭没带钱。无巧不成书的是,我也没带钱,然后我也去了。

在那家烧烤馆里,有酒,有烧烤。

只是很遗憾的,都没有带钱。(军训服带钱不方便。)

等待,等待学长的到来,然后返回。至于节目?我似乎在朋友圈看到了,据说那个时候,惠远广场连网都连接不上去。——人多,都在发朋友圈,节目精彩,我都没看到。


学弟学妹们来了,然而遗憾的是,作为大二的我,却在上晚自习。从窗户中看向外面,灯光闪烁,音响里的声音,震耳欲聋,坐在教室里,又有几个人有心思看书复习?

于是,有了几个借口上厕所的,左转右转,就到了惠远广场,还是那个地方,还是那个时间,然而节目已经不同,我们也由观众,变成了不相干的人。

而这一次的节目,我在表白墙推测出一二了。当然,我都没看到。


实习回来,看着时间还早,就去看了看圈圈,转了转圈圈,吃完饭回来后,发现又到了迎新晚会。

从自行车上站起来,看着,火辣的开场舞之后,在震耳欲聋的声音里,我看着圈圈找到她的玩伴,我便从阴影中走了,如同光影一样,消失在尽头。

当初作为新人都不曾欣赏,如今已经不再是新人,又何必去欣赏呢?


突然间,我恍惚看到了一个自己,那一刻,我也幻想回到过去,然后再重新选择,就像自己,如果重新去看看这个晚会,或许会有不一样的感受?而不是,三年从未看过。

一点没看过吗?或许是对其中的精彩已经完全忘记,完全的化作尘埃消失在自己的时间的尽头,倏尔,我似乎在眼前又重现了所有的精彩,歌,舞,如梦如幻,在灯光的闪烁间,我努力的抓住自己错过的一切,随着音乐终于到达高潮的那一刻,一切归于黑暗,以及,无限的寂静。

似乎抓不住啊,我低头苦笑,抬起头节目依旧,一切如故,身上迷彩,我还在人群中间,似乎正要出去一样,我停住一切,转过身,挤到第一排,席地而坐。

姜辰写于2017.09.29凌晨

全文完 [ 喜欢本文,打赏作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