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2/18 00:24 更新:将博客中“大致”的指出的其中问题已经修正。
2017/12/17 12:41 更新:将博客中“大致”的指出的其中问题附在末尾,感谢大致发现的不足和逻辑漏洞。
2017/12/16 13:56 更新:修正一处小坑。
2017/12/16 13:20 更新:对一处细节修正,因为忘了交代几个人物的关系。另外,这并不是一篇。

谁,杀死了谁?.jpg

客栈,五个人一齐而来。到达的时候,已经是下午。

每一个人做的每一件事,都有着自己的理由,无论在别人那里正当与否,合适与否,对自己而言,只要能说服自己,一切都是正当的,合法的,应该的。

风慕容篇

从公司离职之后,我便打算出来闲玩一段时间,一来是放松自己,二来,则是摆脱自己心中的噩梦。

从西域到滨海,沿途而来的景色让人流连忘返,每一处,都有着让人沉醉其中的魔力。而心中愁绪,心中的梦魇,以及心中的愤懑,终究还是让自己没有关注这些。一切,如同浮云一样从眼前划过,我在列车上看着一切的景物在眼睛中一闪而过,从开始到结束,一瞬之间的故事。

到达滨海之后,我发现钱包里的钱已经所剩不多。卡里尚有一些余额,如果不开始新的人生,恐怕,就要流落街头了。

而不知道为何,无论在滨海哪一处酒店,我的身份证去开房,永远都是被拒,比如,客满。

或许,从对于滨海来说,我这个身份证号所处的地区,对他们曾经造成过伤害,而这,也让我们这些无辜的人品尝到来自他们无脑的恐惧。

我在论坛发帖吐槽这事,我看到一位网友“秀珑”的回复,建议我去闲人客栈那里。低价,安全,不问来去。

一路上,凭借地图绕过了许多莆田系医院已然不易,寻找到那里的时候,已经晚上了。而在闲人客栈门口。我仔细看了看闲人客栈,几分古朴的气息,门前的石狮子,有几分凶兽的模样,但是,却又让人无尽的亲近。横匾上用狂草写着“闲人客栈”,两边垂下来的灯笼,昏黄的光,映出来几个字,“不问来去,来去不问。”

在门口,我遇到了四个人,他们拖着大包小包,匆匆忙忙。他们与我相同,但又不同,隐隐约约之间,似曾相识。

不过无妨,我们一起走进这几分古朴的客栈。

秀玲珑篇

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说过校园欺凌?

我永远都无法忘记,我五年级的那天,我坐在我的位置,他和他,踢我的桌子。

我坐在上面,眼中含着泪水,低着头,默默地忍受。

他和他,有权有势,学校里,老师不曾管过。

而我,一无所有的家,让我在这个校园里,没有任何人关注过我。

如同影子,如同幽灵。哪有什么人关注。

后来,桌子终于散架了,我再也忍不住,哭着,去找班主任了。

班主任让他和他,给我换了个新的,然后,一切如故。

我发誓要摆脱这些,我发誓要去“复仇”。高考,落榜;再考,落榜。

我的故事,到此结束。

然而结束才是开始。

贱二叔篇

“无情者伤人,有情者自伤。”

三国杀里张春华的台词,倒是映出了我的心境。从被伤到伤人到自伤,我终于明白,最好的爱情,就是能相伴才相爱。而不是任由爱情冲昏头脑,到头来伤人伤己。

从大学之后,我完成了工作协议之后,便辞职,从西域来到滨海。从送快递到现在开了一家自己的客栈,似乎已经颇有成就了。美中不足的,是迄今为止,一直没有遇到一个自己心动的人。

我开的这个客栈时,正值Steem大涨,一瞬间,我已经坐拥千万。当时在给客栈取名字时想了很久,突然间,发现自己已经离家很远很远,在举目无亲的地方,如同闲人一样活着,自生自灭,于是,这里就是闲人客栈。

每一天来去的人很多,我没有如同别的宾馆旅店一样排查每一个人的身份,而我,无所谓他们的身份,无论是谁,付钱,就住。

有关部门约谈几次,后来无疾而终。

而所有的故事,终于从这一天开始,也在这一天结束。然而一切如同太极八卦一样,开始,便是结束。

风慕容篇

闲人客栈真的是一个让人觉得别具一格的地方,与青年旅馆相似,但又不同,这里完全复古的风格,让人感觉如同穿越一样。

当晚,我们在大厅一起吃饭。

左顾右看,加上客栈的老板,我们一共六人。我突然间敬佩起老板了,毕竟没有任何一个服务员,但是整个客栈,干净的一尘不染。这不由得让人侧目不已。

晚宴,六道菜一汤,以及每人六杯米酒。

晚宴上,我听噶辉高谈阔论,与木森谈古论今。

晚宴上,我看着那个女子(玲珑)以不善饮酒为名,把酒给了噶辉。在那一个媚眼之间,噶辉一饮而尽。

在晚宴结束之后,一位客人说想看电视,拿出手机。却发现没有网络。他疑惑的问了问老板,老板笑着说,“这里,完全的古风。没有现代化的一切。”

释然,老板把一切收拾妥当之后,拿出账簿,算盘,开始核对账本。

也就在这个时候,我们一一自我介绍,我也知道他们是谁,打算干什么了。

我尝试整理一下,大致如此:

  • 玲珑,女,25岁左右,没工作,但是很有钱,而且,身上都是奢侈品。
  • 噶辉,男,青年,没工作,但是出手阔绰,举止之间,有着世家公子的范。
  • 雷旺,男,青年,工作不详,和噶辉一起来的。
  • 木森,男,中年,人民教师,离职。
  • 贱二叔,男,中年,闲人客栈老板。

最后,再加上我,风慕容,现在的无业人员。看样子,我们六个人,都是没有正式工作的,也不对,贱二叔属于个体。

在大致知道之后,玲珑提议开始讲故事解闷,不过,要求是来自自己的生活,而且是自己后悔的故事。毕竟,睡的时候尚早,而我们在这里没有任何现代化的设备,也着实没有什么去解闷子的。于是,这一个提议得到一致拥护,尤其是木森,他据说还是一位语文老师。

在玲珑突然致歉需要去方便一下回来之后,故事终于开始了。

贱二叔篇

故事开始和结束的夜晚,来的五个人开始在我那里讲故事。说来也好笑,他们几乎是完全没有见过的,而在这里,却突然如同多年未见的朋友一样。

在他们开始时,我感觉到卫星电话振动了一下。在这里没有什么信号,但是卫星电话,还是可以照常使用。但是价格收费太高,并不是每一个人都愿意为自己配备。而我,追求自由,便为自己配备了一台。我低头打开一看,是一条讯息,我叹口气,看来需要做的事情,终于到了。

我起身走出客栈,做完需要做的事情之后,便回来了。而此时,已经到了风慕容的故事。

只听风慕容了叹口气,在场的所有人都叹了一口气。

那个故事,我凭借记忆复述给你,

我曾经就读于一所学校。作为转校生的我,在那里和几个一样是外地人的朋友一起玩的很开心。
可是后来,发现那里有着一种欺压,有钱的欺负没钱的,由背景的欺负没有背景的,有权利的欺负没有权力的。不过还好,那一学期之后我就转校了。
从沿海回到了西域。
可是,我印象最深的是,有一天他们在欺负一个女生,他们踹碎了一个女生的桌子,而我,却没有任何举动。
冷冷静静的旁观着,明哲保身。
如果现在在遇到,我真的不知道会怎么去做。

秀玲珑篇

风慕容讲完故事之后,我的眼圈有几分红,唉,果然是女孩子,真的多愁善感了。

随后,我讲了一个故事,属于我的故事。

我是一个来自西南贫困地区的女孩,后来到达大城市之后,我选择通过援交去赚钱。

其实,这不是一次开始的,而是循序渐进的。最初,我只是一个打工妹,后来,我看到别的女生都有那么漂亮的衣服,那么豪华的奢侈品。然后,我与她们一起去了。

当时我19岁,和大学生差不多。于是,我们就冒充大学生去援交,在这个过程中,每一次结束的时候,我都默默告诉自己,明天,明天一定不来了,认真工作,找一个老实人嫁了。

可是,躺着就能挣钱,这是最简单的事情,我已经慢慢习惯这些了。工厂里的工作,我也辞了。

没有文凭,高考几次落榜,让我没有任何有用学历。

后来,在会所,我遇到了他,然后,被他保养。

如果一切重头开始,我会放弃我的念头,或者选择不跟随父母出来,一辈子在西南的一处山村带着,永远不出来。

我说给你们,是因为,我们天亮之后,再也不会相遇了。

贱二叔

我看着他们听完风慕容的故事之后,噶辉有几分触动,那一种神情,有嘲讽,以及几分嬉笑。而雷旺,则是一种无所谓的态度。似乎一切,都是家常便饭。

而木森,则是几分沉思。

随后,听完玲珑的故事之后,雷旺和噶辉,多了几分不可描述的神情。

人啊,生来的贱骨头。

明知道自己的选择是错的,但是为了达到目的,却依然不顾一切的风雨兼程。明知道是火坑,却永远的抽不出身了。

而此时此刻,木森终于开始他的讲述,一位人民教师的自述。

在他的故事里,我听到的是对良心的谴责。他在一所学校,在那里,有不公,有欺压,在踢猫效应下,他对家中无权无势的学生有着特殊关注。

后来,他选择离开,他说,是良心过不去了。

或者说,是熟视无睹的麻木之后,终于厌倦了。

雷旺和噶辉所讲述的,则是没有什么水准的话语。而此时此刻,我却感觉到玲珑的目光已经冷了好几分。

风慕容篇

听完所有故事,我突然想离开这里。

妓女,人渣,以及两个不知深浅的人,还有一位神秘莫测的老板。

我瞬间感觉到几分不对。

不过,一切无妨。难道在这光明的天空下,还会有着黑暗的枝丫?

等到天明,离开这里,继续去寻找自己的梦。

突然间,我看着玲珑从包中掏出了一把刀,刺向雷旺,而雷旺,却没有躲开,刺中了胸口。

瞬间,血流如注。

我想动,想跳起来躲开,却发现浑身没有一点力气。

摔在地上。

与我一起摔的,是木森,噶辉,雷旺。

而老板风慕容这个时候走了过来,对玲珑说,“不可出人命。”

只听玲珑癫狂的笑着,一切的因果,不都应该在今天结束吗?

然后,她一刀刺向噶辉的喉咙,鲜血如同喷泉一样,喷射在灯上。一瞬间,这个大厅已经变得鲜红。

另一刀,则捅向木森。

此时,我看着玲珑喃喃自语道,“当初的事情,就是噶辉和雷旺。虽然,他们已经忘记,而我,永远不会。而当时的班主任,就是木森。而旁观的同学,我印象里最深的,便是你风慕容。”

我战战兢兢,一个名字一瞬间脱口而出,“秀玲珑!”

秀珑,玲珑,秀玲珑。原来如此。

然后,玲珑刺向自己,她似乎放过我了,而我,似乎逃过一劫。

而此时,贱二叔抓住了她的手,说,走吧。

只看玲珑跪在地上,说,“去哪?”

贱二叔叹口气,说道,“哪来的,就回哪里。”

“我不想当情人了。”

“我没说那里,我说的是最初的地方。”

然后,只看贱二叔到柜台后面,拿出桶,倒出水,冲在玲珑的身上。

玲珑哭着,笑着,癫狂的离去。

贱二叔篇

我是贱二叔。

我是客栈老板。

我开的店是黑店。

这里,一切自有。

我看着风慕容,笑着说完这些,只看他战战兢兢,瑟瑟发抖。

然后,一刀结束了他。

处理完一切之后,我等待明天开张。

有关部门不会来处理的,毕竟玲珑的情夫,便是滨海最大的管理者。极权之下,一切安然。

在许久之后,我得知玲珑已经不再当小三,而是到了西南的一处山村,当着乡村教师。

高中毕业的她,我不知道会给学生教什么。

不过,与我无关。在一切罪恶开始的时候,每一个人都是凶手。岁月的轮回之中,终究会有一个结局。

End

姜辰:突然间写这个故事,是今天看了一些新闻。我取材与自己的曾经,然后借用以前写的小说的几个人物,然后开始了这个故事。比如,贱二叔,比如,风慕容。不过,我更想说,如果,遇到了不应该发生的罪恶,无论你是不是当事人,你的沉默,便是一种罪恶。

旧闻重提:

来自“大致”的评论:

第一,十多年而已,四个同学一个老师,除了两个一起来的以外,竟然互相都没认出来,不合理。
第二,老师和两个霸凌者出现在客栈没有合理的解释。尤其是那两个有钱的。
第三,“没有现代化的一切”,电灯算什么?
第四,风慕容来自“西域”,而秀玲珑却来自“西南”,那么他们是怎么跑到同一个小学念书的?

其中问题解答:

一,这的确是一个bug。
二,这也是一个bug。
三,这真的是一个bug。
四,这是其中的疏漏,因为风慕容和秀玲珑都应该是转校到一个小学的。文中没题,也是bug。

感谢每一位读者的指正,您的批评和建议,是我成长的动力。
全文完 [ 喜欢本文,打赏作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