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含标签 【小说】 的文章

文字售卖店

作者: 姜辰先生分类: 小说幻境 20220818
文字售卖店 这是一个神奇的世界,在这个世界上每说一个字,便需要去「文字售卖店」去购买那个字,随后,才能说出那个字。倘若不是「文字售卖店」购买了那一个字,你是永远也说不出来的。有的人家财万贯,出生之日便可以滔滔不绝,谈天说地;有的人潦倒一生,张口难言。因此,在这个世界上普通人买的最多的词语,是“行”、“好”、“不...
Tags: 此文20人评 

慕若曦的第三个故事:毛月亮

作者: 慕 若 曦分类: 小说幻境 20220325
慕若曦的第三个故事:毛月亮 下午和同事出去采风,等回来已经快晚上八点了,拉上同样饥肠辘辘的阿姜直奔夜市。 这边新开的这家“福茂隆”,据说是祖上几代传下来的手艺,烤出来的羊排外皮稍稍起酥,附在上面金黄色的油脂仿佛随时要流淌下来,三点脂肪和七点瘦的绝美配比,光是闻着味就足以让人哈喇子下流三尺。配上几个酸萝卜小菜,这滋味真是让人...
Tags: 此文16人评 

第二个故事:赛博朋克下的坚守(一)

作者: 姜辰先生分类: 小说幻境 20220323
第二个故事:赛博朋克下的坚守(一) 序 环城,弘掌柜鸭爪爪特色火锅店。 初至此处的我,也终于见到了老牧的真容。在火锅升起的雾气之中,我也懒得客气,开始大快朵颐。 夹着鲜嫩可口的肉片,在火锅之中肆意熬煮,不用担心过老,也不用担心太嫩,随心去吃,随心去煮,给人一种返璞归真的质感。香味浓厚的麻酱略微带点儿甜味,进一步激发了肉的鲜...
Tags: 此文8人评 

精神病人的故事(3)不写就会死

作者: 姜辰先生分类: 小说幻境 20210817
精神病人的故事(3)不写就会死 不知道为什么,我成了精神病人。 其实这个世界上,谁没有点精神病呢?在每一个笑容的背后,不知道真正的是什么表情。在人格和面容撕裂的刹那,其实大家都是病人。只不过,他们撕开了,我没有。最重要的是,我关在这孟尘精神病院。而他们,都在所谓的正常世界。 ——摘自《精神病人的故事(序)》 孟...
Tags: 此文12人评 

精神病人的故事(二)借刀

作者: 姜辰先生分类: 小说幻境 20210709
精神病人的故事(二)借刀 不知道为什么,我成了精神病人。 其实这个世界上,谁没有点精神病呢?在每一个笑容的背后,不知道真正的是什么表情。在人格和面容撕裂的刹那,其实大家都是病人。只不过,他们撕开了,我没有。最重要的是,我关在这孟尘精神病院。而他们,都在所谓的正常世界。 ——摘自《精神病人的故事(序)》 护...
Tags: 此文14人评 

精神病人的故事

作者: 姜辰先生分类: 小说幻境 20210613
精神病人的故事 不知道为什么,我成了精神病人。 其实这个世界上,谁没有点精神病呢?在每一个笑容的背后,不知道真正的是什么表情。在人格和面容撕裂的刹那,其实大家都是病人。只不过,他们撕开了,我没有。最重要的是,我关在这孟尘精神病院。而他们,都在所谓的正常世界。 ——摘自《精神病人的故事(序)》 “...
Tags: 此文8人评 

每一个人都是小丑

作者: 姜辰先生分类: 小说幻境 20191226
每一个人都是小丑 laugh...... Why so serious! 一个面目狰狞却画着笑脸的小丑,拿着刀,慢慢的逼近着风慕容。小丑一步一步的靠近,风慕容一步一步的后退,直至贴到了墙边,无路可退...... 1 天微凉,风慕容便已在梳洗。最近老是做一些奇怪的梦,比如:被小丑追杀;比如,自己突然在一处山村工作;比...
Tags: 此文12人评 

由生入死

作者: 荣毅仁分类: 小说幻境 20191219
由生入死 不知何年何月,忘记了时间,才能得到永生,时间在物理学中的一维坐标中,于我们则没有多大关系。什么是时间,他望着墙上钟表嘀嗒嘀嗒如水落入平静湖面的钟表,在这个闷热的如一潭死水的房间,他转动着发白的眼珠和黑色的眼仁左右重复摆动。咚!整刻已到,老旧钟表发出振聋发聩的声音,伴随着窗外突起的雷声,在床单上留下一...
Tags: 此文22人评 

庸碌岁月向自由,谁知长河谁渡人?

作者: 姜辰先生分类: 小说幻境 20190806
庸碌岁月向自由,谁知长河谁渡人? 吐鲁番的热,是将你放在了火炉上。炙热的沙子在你脚底让你践踏着的同时,也在用钻心的痛楚告知你它的存在。 来到这里时,我们看着附近的人都在举家迁徙。毕竟不止于酷暑难耐,还有动辄失去性命的风险。 这里,有一个女妖精,而她自称是铁扇公主。 什么公主嘛,其实就是一个被抛弃的可怜女人。大师兄去骗芭蕉...
Tags: 此文10人评 

左手梦想,右手爱

作者: 咖 菲 猫分类: 小说幻境 20180327
左手梦想,右手爱 静谧的阳光给这座沿海小城镀上了一层暖暖的外衣,将这座城市的影子拉的好长好长………… “来,大家干杯……” “咱哥俩谁跟谁……来,喝,今夜啊一醉方休……” “干嘛呢呀,把酒都满上……老板,酒呢,怎么还不把酒拿来啊……” 热闹的大排档上,永远不会停止人群的躁动。 “哎,你们说,我们就这样毕业了啊?...
Tags: 此文18人评 
展开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