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日出西方雨,有口难辩是谁语?

在酒馆里看着贴的这一行字,我不由得陷入了几分沉思。一来是酒精上头几分晕晕沉沉,二来则是几分不解。

在梦城,城的正中不是城主府,却是一个酒肆,这离奇的一点让我已经是几分惊讶了。而这酒肆,却是几分破破烂烂,让人不敢恭维。古色古香,尽显我天庭传统本色。进来之后,一位小二,一位台前美人。除此之外,皆在幕后。

此时正是夕阳西下的时分,当我刚刚走进酒馆时,店小二迎了上来,说道,“客官需要什么?”

我眉头一皱,看样子这店还是有点名堂的,“咦?你这不是酒馆嘛?难道除了酒还有别的?”

店小二随后擦干净一个桌子,熟练到让我以为他是生来就是为了做这些事的一样,“小店美酒有竹叶青,女儿红,千里苦,孺子泪,恍空渡,笑来生。美食有甜无心,蜜无忧,禄待羊,两味豆腐,无味七素菜,花生米。”

听着他说完,我不由得好奇的望着他,只看他继续说道,“我看先生也是远道而来,风尘仆仆,不知是否能够暂留六日,品小店六日浮生?”

在我好奇的眼神里,只听他说,“小人这么多年见的人多了,唯独没有见过先生这样的忧不忧,喜不喜,五味百态心中藏却在眼中漂,眉头皱起少忧愁,所以,如果客官愿意多驻留几日,小店倒是可以免那么几天的房钱,同时也希望客官能够品小店的六日浮生酒。”

我的深情还没有什么变化,只看他继续说道,“先生应该是辰先生吧?小人陈天宇,和您虽然算不上本家,但是有人命小人一定要款待好您,希望您……”

看起来,这里有着什么戏,不如,慢慢的观看一二。我索性大大方方坐下,“好,那今日,便品尝你们这里的浮生六日。”

“好嘞。”他兴奋的将毛巾往背上一搭,然后朝着后厨喊了一句,“辰先生要六日浮生,先上竹叶青,甜无心。”

然后他转过身来,一脸笑容地对我说,“辰先生稍后,这几日,我们一天一酒一菜,望先生慢慢品味。”随后,他向前台美人喊道,“千晓圆,来陪辰先生喝几杯。”

在我的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只看他已经如同小旋风一样的跑进后台,端上了一壶酒和两个酒杯,同时还有一道菜。

而千晓圆也几步婀娜的走了过来,我看着她,两眼晶莹似多情,丹唇喃喃细风撩人,手指润白如玉,直叫人心底不由得喊一声“妖精”。

随后,只看她斟酒轻盈如幻影,丹唇细语道,“辰先生,这甜无心,乃是七十七道甜品黏在一起,在蒸煮之中反复烹制而成,您吃一口,会如同将年少的所有甜蜜一口闷在口中一样,而这竹叶青,几分苦涩,但是用这甜无心押酒,却是相得益彰,美妙至极。”

青绿色的竹叶青,一口饮下,从喉咙处开始,一种苦涩的气息一涌而上,而当一口甜无心咽下的时候,我仿佛一瞬间回到了小学时代。

妈妈用手牵着我走进了那所学校,我好奇的看着那些人,他们与我在此之前接触的人都有着完全的不同,比如说,他们没有叔叔的胡子,但是个子比我高,还有好多和我一样高,更多的,则是与我相同的惶恐。而在这惶恐之中,彼此慢慢熟悉。

我本以为童年的赤子之心是那么的纯真,可是那一刻,我看着当老师们去迎接教育局来检查的时候,在明令禁止了体罚学生之后,那几位好学生,那几位熟悉的同学,那几位老师夸奖的几位好学生,默默地将一根棍子放在讲台上,然后作势捂着手,等待进来的领导……

恍惚之间,我摇摇头,想要醒一醒酒,却发现千晓圆又将一口甜无心喂进我口中,下意识的我端起酒杯一饮而尽,面前的人,依然是一个好学生,而她悄悄地对我说,她在给老师帮忙,给几个同学录成绩,然后,将她讨厌的人的成绩改了……

我正想问她,只听她说老师信任她,不会怀疑一切。她们几个学习好的都是玩的很好,整人完全没问题……

突然间大汗淋漓的醒来,天已暮,月如初。

明明,是甜,怎变得如此了?

……未完待续……

全文完 [ 喜欢本文,打赏作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