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随写的短短两笔《离别时·风送雨》,在今天又默默回味许久。两个蒙古兄弟也在下午回家,没有送别,没有相聚,只是祝着,人在远方,一切如意。

他俩与我不同,我定向,如同风筝一样有着归属,即使挣扎,也逃不出其中的束缚。而他们,有着自己的未来,在风起云涌之中,纵使漂泊,虽有沉浮,但活得是自己。

我羡慕着他们的未知,似乎他们也羡慕我的已知。如同围城一样,相互望着,可望而不可即。

和茜茜看完电影回来后,在宿舍,看着凌乱的宿舍,以为进贼了一样,发现却是老王和猴哥收拾书,看样子,要用一麻袋的书买回一个麻袋的节奏了。

五楼,我们班八个男生在这里。而现在,只有两人了。叶尔米克带着东西离去,如同当初多斯说的一样,结婚再见。而这个日子,遥遥无期,却又咫尺天涯。

本想靠着快递拖上一些日子,然而也在今天,完成了离校手续后,也拿到了逆风的快递。买的新鼠标到了,又可以继续我的世界了。可是啊,即将要去这个新的世界,对于旧的世界,我又恋恋不舍了。

我曾经抱怨过,曾经无奈过,曾经愤怒过,曾经感动过,曾经……无法忘记冬天扫雪被埋在雪堆里,也无法忘记一起以班级或者小组参加活动时的合作,也无法忘记看着让人厌烦的勾心斗角,也曾看着一切让人寒心……

似乎,恍如,明天再也见不到之后,却又有几分想念与不舍,随着年龄的增长,似乎对别离反而别样的在乎。

小学的毕业不同,那不过的懵懂无知;初中的不同,那或许是人生的分界岭以及高中还会相遇一些;高中的不同,那不过是换个城市未来也许还是那些人……

而大学,却似乎是千里的相聚,只等待这一别离的时刻。

天明之后,我建的那个离校生统计群,那个说好离校一个就退一个的群,又要开始少人了。

目前,8人。

我等待到最后,那里,只有我一个人。

群

待续……

全文完 [ 喜欢本文,打赏作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