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号教师节,带着学生们搬入了新的教学楼,打扫卫生。

11号,停电,带同学打扫卫生。而我,也终于搬入了宿舍。不用借住在哈萨克老乡那里了,不过说真的,马奶子很不错,有时间应该多尝尝,但是容易醉人。

12号,暂代三年级和六年级语文。虽然不知道如何写教案,因为我不可能同时备两个班的语文,反映之后,决定等教务主任回来开会后决定。

黑板,尚未完全安装。因为旧教学楼的刚拆,而11号停电,无法安装,一切只能停滞。

12号,有电,停水。准备请假,周五到伊宁市进行现场确认。课?送给田老师了。落下的课程,早已经不在乎这一节了。反正后面还可以慢慢补上来,孩子们的底子有点薄,需要的是扎实,而不是速度,况且,进度也慢。

这里是哪里?塞外风景独树一帜的地方,面朝大山,秋风萧瑟,扎根于基层,随写于梦幻。

本来要继续补政治学习的笔记,但最后还是提前跟着田姐和杨在教师餐厅等着吃饭。

尚不能顾自己周全,又谈何桃李天下?只看松散,却道无奈。正如,风轻云扬,身陷囹圄,看白云苍狗,试问鞘中长剑,何时可用?

无问静候便可。

全文完 [ 喜欢本文,打赏作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