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不觉已经九月底了,我看着日子,发现自己上班已经到第三周了。在这三周里,每一天都曾想过动笔,看着站点里不断新增的评论,一直说等待自己提笔后就赶紧回复,然而不幸的是,回复一是都是想象,从未进行过。

在大山深处的语文老师,我看着孩子们的底子,慢慢的明白,六年级或许与四年级无异,而三年级,则是让人心忧。

我没有上过低年级的课,三年级是我这么久以来唯一一次带的低年级。班里活跃着,但又沉寂着,读起书来几分困难,让我的进度走的也是难受至极。

六年级的孩子或许还好一点,但是我却不知道如何加快进度。因为对于一些六年级本来知道的常识,似乎没有什么老师给他们讲过。在我之前,语文是没有的,他们学习的是“汉语”。

这里,曾经是一所以哈萨克语为主的“哈校”,而现在有了语文,六年级的孩子不知道怎么学,而我,也不知道怎么教。

困难似乎总是暂时的,因为未来会有更多的困难让你应接不暇。九月末的山里日渐寒冷,一层秋雨一层凉,昨夜风雨交加,今天只感觉凉意满满。

看到@大致 说一周二十节课是怎么来的,其实,这要感谢于曾经的汉语课,毕竟,添加了语文并且将汉语替换成为了语文。

课时量已满,不过无所谓,好歹全是上午,下午我终于可以乐得清闲的写写政治学习的笔记以及教案。

你问我为什么不改作业?我好像在上午早读便已经改完了所有的作业。

假设我不写博,那么我可以一个下午看看天,如同我哥说的一样,与大山相伴,与日月为友。

待续

全文完 [ 喜欢本文,打赏作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