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此同时,暗网世界。

风先生上线了,他留下了一条讯息:我并不是盗窃银行的毛贼,对于我来说,盗取金钱毫无意义。我更期盼破解系统。然而这条讯息之后跟随的是谩骂一片,很多人都认为这是在向当局屈服。更有甚者叫嚣要爆料风先生详细IP以及个人资料。于此同时,“感激死者风先生”丢出了一个IP段以及属于他的新的签名2UIP段锁定的位置恰好是风先生所在的真实区域。这下子,许许多多隐藏在暗网的探员激动起来了。他们坚信,“感激死者风先生”一定是一个正义的黑客。

风慕容退出了游戏,拿出手机,收到来自那里的问候,嗯,如果没什么不要联系我好吗?

看起来是我打扰你了,真的对不起额。风慕容叹息着,垂下眼皮,闪过一道狠戾。

在这个世界上,我们可以轻而易举的喜欢上一个人,也可以轻而易举的毁掉一个人。风慕容背上笔记本,又拿出一个新的U盘,出门走了。

作为一名工程师的贱二叔此时此刻心中是怒火熊熊燃烧,一道道来自陌生地域的请求更是让他手忙脚乱,接单维护这个系统对他而言是这辈子最大的错误。毕竟,程序员,钱多话少死的早,用户需求改的多。

贱二叔默默的吐槽着,然后不断的修复着系统的漏洞。同时也悄悄打开了网页看了看新开的双色球,这一看不要紧,发现自己中了大奖。

老板!我不干了,中奖了!贱二叔冲到老板办公室对着惊慌的老板说着,随后转头走了。在听着贱二叔哼着小曲中老板慢慢反应过来,原来贱二叔中了双色球头奖。

结束了工作的贱二叔躺在沙发上,标准的葛优瘫。

风慕容此时此刻正在图书馆中敲击键盘。图书馆的三楼是电子阅览室,风慕容利用自己携带的工具架设了一个平行网络。这样,在不知不觉间,就会有一些使用者,可能是学生,也可能是任何人在使用这个图书馆的网络时进入他的世界,成为他的跳板。这不过这一次,风慕容并没有完完全全像曾经一样隐匿自己,在无数个代理的背后,他的IP慢慢被定位到了一个地方,那个地方,是他电话无数次打过去却被无视的地方。

是的,他要利用的是风先生这个ID,他自己并不是暗网中的那位风先生,他只是顺着风先生的思路,盗窃了一笔资金,虽然没有新闻上说的那么多,但是足够他潇洒的度过后半生了。

我是风先生,我盗窃了银行的信息,但是我正是为了公开这些秘密,那就是当局者的贪污与腐败!来吧,看吧,免费分享这些当局者的大额资金,高到仅凭他们工资需要从秦朝开始干到现在!

风慕容写下这段信息,再次隐匿。他知道这就够了。在无数个节点经过的一个节点,那就是使用者所在的地方,而这一次,这位使用者却隐匿在了更加黑暗的背后,他在挂上无数个代理后利用电子阅览室中一台误打误撞进入他的平行网络的倒霉鬼,再次连接上无数层代理进入他所需要的那个节点,他所想陷害的地方,在那里重新架设节点。

就这样,三层洋葱之后,他坚信没人能够找到自己。

与此同时,另一个地点。

卧槽!谁这么……”发出这个声音的自然是风先生,看到来自那个假冒者的信息后他倒是松了一口气,这下,刚好可以扔出自己的包袱。然而扔出包袱不久之后,风先生就被警方抓获。

在不明所以中,他发现,那位假冒的风先生,使用的IP被定为到最后是自己的小区,计算机的名字,居然是自己女儿所使用的计算机……

贱二叔听着警铃大作,看着警方冲了上来,在那一刻,他的心脏几乎骤停,差一点冲上前去自首。是的,他顺着风先生的路子,盗窃了一笔资金,恰好,和双色球头奖的数量一样多。

不过还好,贱二叔学过社会工程学,也正是因为那个,他冷静下来,等着警方进来,不过,很不幸的是,警方敲开了他邻居的门。贱二叔愕然,后来慢慢反应过来,自己经常用的,貌似就是邻居的wifi……

贱二叔抽了一口烟,突然发现,原来自己泄漏了风先生的IP,其实,也泄露了自己……

在警方走后,贱二叔以最快的速度清空了路由器的信息。

风慕容回到家后,听说楼下邻居被警方抓走。风慕容默默的摇头一笑,在百度中下意识输入IP时看到那些数字让他差点跳起来,原来彼此离得这么近……

而被吓着的风慕容,也再次进入了路由器并清空了里面的信息。

在这个虚拟的网络世界,我们无法确定另一端究竟是什么样的人。在无数次隐匿之后,也终究会有浮现的时刻。

很多时候我们离着爱的人很近很近,但是却因为一点点不知所以的伤害,让彼此原来越远……直到最后,再难相遇。

当局并未追查巨款的下落,对他们而言,那些数据才是重要的。于是,这个世界依旧风平浪静。

不同的是,警方发现路由器被清空两次,这使得警方注意了一下网络,在调开监控之后,一串串漫长的数据中,FJ开头的两台主机引起了警方的注意……

在这个世界,没有人能够隐匿。

风慕容突然想给她道歉,但是电话打过去,漫长的彩铃之后,得到的是: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无人接听……”

#END

本故事纯属姜辰妄想虚构。

姜辰

2016.08.08

全文完 [ 喜欢本文,打赏作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