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城,雨夜,木子正哄着孩子睡觉,随着孩子慢慢睡着,她的嘴角也慢慢的洋溢出幸福,喜悦,满足。结婚之后,相夫教子,作为一个小女人的她,心中是十分满足的。此时,她的两个孩子已经七岁了。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就在此时此刻,防盗门突然开了,闯进来一个一身黑衣的蒙面人,在木子惊愕的刹那,已经将她打晕。

醒过来的时候,木子浑身赤裸,如同一个“大”字躺在一个四四方方的木板上,双手双脚被死死的反捆在上面,难以挣脱,似乎只能等待一个人来解救她。

而她在哪,没有人知道,似乎在这里,已经没有了活路。

“你好,木子。”黑衣人突然出现,从仅露的双瞳中,看到的是冷漠,是戏虐。木子惊恐的双眼看着他,牙齿在上下碰撞间暴露出了她的恐惧,“你......你究竟需要什么?”

“首先,你可以很清楚的知道你并没有被我侵犯,所以我并不是劫色。其二,你看到这个吊灯了吧?我想你应该认识,是欧洲最豪华的之一了,所以我并不是劫财。至于我想干什么?我只想做一个实验。”

随后,黑衣人慢慢离去,房顶慢慢出现了一面镜子,可以让木子清晰的看到身边的事情。她如同一个“大”字,赤裸裸的躺在那里,如同待宰的牛羊一样,似乎就是在等待着什么,或生,或死。

而周围,躺着两个孩子,两个孩子在那里熟睡着,安详,宛如在母亲的怀抱,而她们母亲,躺在那里,等待着......

继续扩散的看过去,周围已经成了囚笼,将她们三个囚禁在这里,而另一处,放着食物,而食物旁边,放着刀,锋利的刀闪耀着冷峻的光,让人寒毛竖立。

许久,孩子醒过来的时候,听到一个声音,熟悉的声音,“你们好,那里有一份食物,够你们一个人吃。但是,你们需要在这里待一个月。这一个月里,水可以无限为你们提供,但是食物只有这一份。希望,你们能够活到一个月后。或者,你们三个,两个活着出来。”


毒辰走出校园的那一刻,伸了个懒腰,拉着行李箱走向客运站,准备回家。

这一刻,终于毕业了,在走上工作岗位前,还有四个月的假期。在这个假期,他打算去一趟X城,散散心,解解闷,以及,最后的出门。

“即将将自己戴上枷锁去为君王唱赞歌,不如,敬自己一杯。”在X城的当晚,我对着面前的半疯子说着这个“风筝人”的话题,不由得苦笑几分。

“咳,其实你也可以为苍生说人话的。”这个狗嘴不吐象牙的家伙让我一瞬间不知道怎么接。

“你还真是个疯子,你去说吧。”我无力的吐槽着。

他举起杯子,一饮而尽,笑着说,“我是疯子,不是傻子。”

随后,只见他眨眨眼睛,几分狡黠,“我给你讲,我做了一个实验,关于人。可能,我没机会完成了,不知道你愿不愿意?”


我邻居好像今天要叫几个朋友来聚会,似乎,实验可以进行了。

“你们三个有一个选择,两个人合作杀了另一个,然后两个人相互厮杀,活下来的就可以出来。放心,这场大火会把一切痕迹掩盖掉,什么都不会暴露。”

“如果你们觉得麻烦,不如猜拳决定吧。当然,只有最后一个才能出来,大吉大利,今晚吃鸡。”

《致命邻居篇:你的选择》里,这就是实验的最后。


两个孩子一瞬间哭了起来,随后她们跑过去抱着自己的母亲,木子咽了口水,说,“孩子别怕,别怕,警察......”

其中一个女孩子说,“妈妈,不如,让我......”

另一个女孩子只是哭泣,泪水从脸上滑落,滴在地上。

许久,许久之后,整个房间已经完全黑了,黑到几乎的看不清人了,而在食物那里,慢慢的出现了两个手,两个手碰触的一瞬间如同触电一般。

而此时,木子也没有睡,而她发现,自己的手脚已经松开,似乎可以自由活动了。

随着清脆的一声响起,那是盘子被打落的声音,一瞬间,灯光亮了。木子在刺眼的光下艰难的睁开眼睛,发现两个孩子在争夺着食物,那一瞬间,一个孩子拿起了刀。

而另一个孩子看到了母亲,跑了过来。

木子跑了过去,发现自己被自己的孩子推了一下,那一瞬间,她感觉到那个虎牙有点让人发冷。

End

你没看错,我的确挖坑就跑了。😂

全文完 [ 喜欢本文,打赏作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