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4月26,大学最后一节课终于落下帷幕。如同往常一样,我只是感觉迎来了五一的假期。似乎是这样的,可当我走出班级门的一刻,心中却感觉怅然若失。

入校,离校,转瞬之间,即将从学生变成老师。也即将,从海洋走向星空,在进入更深的黑暗之前,印象里,浮现了一身白衣入校,离去时,粉红衬衫一抹忧郁。

该写点什么,纪念下这匆忙的日子?我翻翻历史,打算从旧时尘埃中,寻觅自己的影子,每一点影子,都慢慢如同流水一样流出,然后析出一点浓墨,慢慢地描绘出自己。

2015年9月22,《大学,梦幻,愿得一人心》(节选)
我就读于“塞外江南”,不管远近,这对我来说,就是新的开始。于是,在头脑一热之后,我开始了前所未有的尝试:高调的面对世界。
于是,我终于如愿以偿的参与班级管理事物。这对我来说,是全新的挑战。形形色色的人,形形色色的事,察言观色力求每件事都让所有人满意——结果是都不满意。
我很郁闷,尤其是我自己不满意。于是,我默默的徘徊在自己的路上,想寻找一味解除烦恼的药房。
我找到了,我不能让所有人满意,但我可以让一大部分人满意,让我自己满意,让我自己问心无愧就行了。做好自己,毕竟这个世界,人是一种奇妙的生物。

那似乎我是网站备案完成后在大学的发布的第一篇博文,随写风云的我,写下那点文字,便匆忙的行走在校园里,那时,似乎很忙,可是回味一下,忙的是什么呢?

或者说,真正学到的是什么?我不知道,我空洞的双眼里,没有一点点神采,毕竟,其中空空如也。

如果你问我是否后悔当初的选择,我当然不会后悔,已经都已经成为过去,即使懊悔,也再无机会。躲在自己回忆里逃避是懦夫的行为,很不幸,我可能不是。从小到大,我如同木偶,而在那一段日子里,我在慢慢品味自己的木偶,慢慢撕裂自己,慢慢的,将自己完全的剖开。

2015年10月6日,《姜辰微生活》(1)(节选)
我从2015.9.4步入校园开始,就知道自己新的旅途开始了。当时我穿的白色衬衫,以及一条淡蓝色的牛仔裤。当然现在我是穿的一身纯色,比如纯白色,卡其色。
我并不知道我为什么要这么穿,就像我并不知道为什么要剪掉自己的“长发”一样。
“我知道什么?”
我知道我在大学里每一天都是疲于奔命,但是我喜欢这种感觉,碌碌无为属庸人。我想改变,因为曾经的我厌倦这种状态。当然,包括现在。
然而,假期来了。十四天的假期摧毁了还在树立的“姜斌”,但是激发了隐匿的“姜辰”。
很多人都知道姜辰仅仅是我在网络上的名字,百度一下的结果也就是我的博客“梦幻辰风”。说句实话,我最想从事的职业是与互联网相关的。哪怕天天让我去做文案……
不过来到了师范后,加上协议的缘故,我90%的可能会成为一名人民教师。想起来曾经在《梦幻日记》中对“人民教师”的控诉,我怕我会成为新的那种“人民教师”。
除非,我能摆脱那种束缚——金钱。
金钱是一个好东西。让一个“吴忠”由“无动于衷”变得积极向上的好东西。甚至于一位小数都可以让你寸步难行的好玩意。尤其是在生活中为它而活的并不在少数。
写到这里,想讲的讲完,停笔。我走出自己的“小黑屋”,来到院子里,听着羊咩咩叫,看着它们啃草,就像我们啃着父母一样,从年轻啃到老,直到把根啃完。而有能力的羊,已经到了草场。
有印章的啃印章,有纸张的啃纸张,什么都没有的只能啃自己,咬几个虱子勉强糊口,每天仰望星空也只是算计明天的牙口。在井底之中寻找一点水源,即使受到污染也开心的认为是甘露。殊不知出了井口,就是山泉。
环境束缚了我们,网络解放了我们。在现实中瑟瑟发抖的我们,在网络中大放厥词的我们,汇成了生活这两个丰富多彩,涂着黑白两色的世界。直到最后,交融成灰色。
我笑着背上背包,踏上新的旅途。不管遇到什么,我都会代表上帝原谅一切,代表人皇记住一切,代表撒旦感谢一切。前者是当时,中者时间,后者是未来。

2015年10月29日,《姜辰微生活》(7)(节选)
生活中的嬉笑怒骂,每一刻,都紧绷着神经,没有人知道下一刻,是明枪还是暗箭。我不知道此时此刻我写下的字符,又会被谁记在心中?昨日的挑拨犹在耳边,今日又勾肩搭背,无数的笑脸之后,竟然都是一把把寒冷的刀锋。
本来寄予一切到幻想,由假写真。然而却发现,真到假了。

我看着@5258在下面评论说,“这么多人都来了,怎么能少的了我呢?看了这篇文章看来你对你的评价确实是的。无病呻吟。。。。。。”

淡然一笑,他说的也没有什么错,梦幻辰风里,我一共写了656篇文章,哪一篇,又不是无病呻吟呢?真正病痛的时候,不都是抱着自己在角落里为自己疗伤吗?又有几人愿意将真正的伤口撕开,撒上盐,任人观赏?

一撇一划,踌躇天算。我写意的过去,又有几人能够明白其中的缘由?似乎并没有几个人关注过背后的故事,也没有人知道其中的风韵,对一切而言,似乎真的是无病呻吟了。

2015年11月13日,《回溯之后的之后》(节选)
我只想静静地写一段内心深处的话语,不为让谁看到,只求问心无愧。
大学的生活不知为何,让我渐渐的寻找不到方向,就像黑暗中一叶孤舟,见不到天际的北斗,在飘零中只留下几分胆颤与心惊。
日复一日的忙碌,体重从66降到64,然而在忙碌之后,只能躺在床上,默默地回想到失眠,想倾诉却不知说给谁,想奔跑却已经没有力气……
不说这些,当我把电脑抱过来时,就已经打算慢慢再用文章来记录一切,然而内存条没到,在龟速下还是选择沉默,在沉默中慢慢回味,就像牛羊反刍一样回味,留下了几分渣滓,转头吐在没人的地方。
吐完之后,还要谨慎的盯着周围,慢慢的将那残渣埋在黑暗的大地中,埋到无人问津的世界,就像在网络世界中“犀利陈锋”的消失一样消失到只做“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毕竟越来越怕了,尤其是一切都已经公开透明之后,当快递贴上自己身份证号码时,我就知道,此时有无数个“姜辰”的身份押运着四五件货物到达新疆。

忙碌,终究会厌倦,然后一脸丧的躺在床上。然而,这个世界不会去管你是不是丧,是不是厌倦,人永远都是顾着自己的利益,当你违反了他们约定之后,他们会所有人对你指手画脚,对你厌恶至极,对你露出恶心的獠牙。

而一开始就没有准守约定的,他们则避在一边,毫不敢言语,因为你善,他们认为你应该遵守他们的规则。于是,又何必去做一个善良的人呢?

你的善良,不过是别人无所畏惧的资本。

但是,我依然祝你善良。

2016年1月14日,《回望大学初体验》(节选)
一个人,慢慢地走在求学的道路。在不知不觉间,已经迷迷糊糊的忘记了当初的目的。不过,在走完一段路时回望,却觉得,我没有走弯是多么幸运。在前进的道路上总有无数的岔路口,我奇迹的选择了这里。
不要说这是鸡汤。因为我会告诉你,其他的路已经被折断,被摧毁的连渣滓都没有。我只能在所谓的光明落下去之后,在黑暗的尽头,用冷漠的心,重温那一缕温暖。前进的道路上,未必会有支持,但会有无数来自权威的剪刀,剪去你的枝条。让你,在黑暗(光明)中,走向所谓正确的彼岸。以至于你不知道是爱是恨,只能自己一个人,默默地责怪着自己。或许会在无限遥远的未来,你又会重复成为所谓的“权威”……

师范学院惠源楼

如果,你真的觉得自己适合是什么,真的觉得自己能去做什么的话,那就去追随自己的内心吧。

权威为你所选择的,或许会让你衣食无忧,可那并不是你所喜欢的,若是未来在夜里惊醒的时候,可不要懊恼。毕竟,你从未抗争。

**2016年3月20日,《我要的大学,追寻我的梦》(节选)
净化灵魂的洗浴没有去,去图书馆借书的计划没有实现。一纸文书将五年青春押在教书育人的责任上,我不知道我所做的是不是自己所爱的。就像曾经自己写的,如果我成为一名人民教师,我会怎样教书育人?可能会莫名的带上去屈先生的影子。
梦,飘渺而又难以捉摸。写作为了钱和生存,我是写不出我所爱的。而为了生存而放弃自己的爱好,只有在痛苦中快乐和幸福。我记得说技能多了不压身,这点倒是不错,然而多而不精,又有什么用?语文教师,在这里已经感觉到一种接近饱和的感觉。而社会的生存之道,将会越来越多。营销的策略,代码的编写,文章的写作,每一项都是艺术的存在:难做到极致,但是到了极致绝对有票子。这个世界或许再不会由梵高那样的艺术——死后而成名。

似乎就是从这一刻开始,我才开始去慢慢寻找自己的梦想。

也正是这个时候,我才开始去思考,我究竟需要什么。

可惜,从开始到结束,我隐隐约约只看到了“自由”二字。空洞,空乏,不知所谓,不知始终。

从这一段日子开始,我开始迷恋去写意生活,甚至于将生活写成故事,比如,《算尽天机,算不尽你的心》。时至今日,拥抱着茜茜的我,也依然,算不尽女儿心。

或者说,我从未看清过,任何人的心灵。

……

曾经年少轻狂过,却终究学会了低调沉默;
曾经桀骜不驯过,却终究学会了磨平棱角。

幸运的是,这一段的成长之路上,从开始到结束,不负曾经的勇敢与昔日的骄傲。结束了,开始了,我,还是我。

风起云涌几番愁,喧嚣一隅寒与幽。
恍惚一梦初来时,别样青涩深情眸。
念来去,几人知?剑舞惊鸿,梦碎他乡,从此故园再无人。

深夜挑灯一人,咫尺天涯红颜,空城。
醉里江湖无痕,回眸转瞬嫣然,空城。

三言两语,一切终休,只是不负曾经。

全文完 [ 喜欢本文,打赏作者! ]